【今非昔比】偽科網股價值被嚴重錯估:例如 WeWork 只是一間戴上科網公司面具的地產公司

Happening

673

股價正處於下行階段的IPO巨頭如Uber、Lyft以及Peloton,或是波幅較大的股份We Work與2000年科網股泡沫有著驚人的相似地方。

第一,同樣地,消費性電子科技產業投放大量金錢在宣傳與廣告上以及找不到轉虧為盈的正確方向。

第二,同樣地,一些誇大其辭,稱其能改變世界的公司突然承認公司缺乏營運資金。

第三,同樣地,在幾個星期的時間內,這些曾聲稱自己為科技企業的估值減半。

第四,同樣地,過千在曾經前途無量公司工作的員工已做好失業準備。

Photo form Reuters

可是,若你仔細觀察,現今的調整其實與互聯網泡沫不盡相同。事實上,至少在兩個重要的方向反映出來,現今的情況恰恰是互聯網泡沫的相反。

首先,在2000年的互聯網泡沫中,散戶被操控以及瞞騙;現在,散戶才是主動從中拿好處的一方。

在1995年8月9日,網絡瀏覽器Netscape 上市。這是互聯網泡沫的開端,即使該公司錄得虧損,其股價仍在數小時由$28飆升至$75。在當今的市場,情況恰恰相反,沒有盈利的獨角獸連入閘的機會也沒有。

Photo from Bloomberg

以WeWork為例,當投資者卻步於其巨額虧損,其估值大幅下降逾8成。Peloton、Lyft以及Uber 亦難以向公眾證明其價值以及發展潛力,該股價均在首日上市下跌。機構投資者以及散戶均拒絕承認獨角獸企業的價值,尤其是Uber、DooeDash 以及WeWork 主要資金來源軟銀集團,與私人投資者期望相違。這不是集體狂熱,群眾能夠在私人市場中準確地判斷出當中的問題,這證明公眾是清醒的。

其次,主要產品純為軟件的公司沒有太大危機的跡象。

從大多數新聞來判斷,你可能覺得科技公司度過了艱難的一年。可是,在過去兩年,科網初創公司股勢強勁,摩根士丹尼市場及投資策略主席Michael Cembales在10月7日的研究上寫道:「只要你買的是真科網公司。」。

Cembales 說的真科網公司是指主要的產品為軟件的公司。換句話說,WeWork 只是一間戴上科網公司面具的地產公司。你可能未聽聞過這些真科網公司:Zscaler、Anaplan以及Smartsheet。因為它們主要銷售B2B軟件或雲端服務。然而,所有真科網公司的交易量都超出招股價一倍。真正有問題的是那些非純科技的公司,如健身單車公司Peloton,同時銷售硬件以及軟件,或擁有電子化市場地位的公司,透過網上平台供使用者在現真世界交易產品和服務,如Uber、Fiverr以及Lyft。這些偽科網公司的交易量都都低於招股價。

消費者型科技吸引大部份人注目;企業型科技卻吸納大部份盈利。幾乎所有人都知道Amazon 是主要的網上銷售平台,但是他們不知道Amazon三分之二的盈利來自於雲端服務。從利潤的角度來看,說Amazon 是雲端儲存容量的供應商,副業為電子商務也不過份。與此同時,Google 的雲端業務增長迅速,而Microsoft的雲端計算產品Azure 亦令Microsoft 成為世界第一大的公司。

科網股的問題並非軟件不能賺錢,最主要的問題是最受觸目的獨角獸並非軟件公司。受到現實世界的制肘,Uber 以及Lyft 深受人工成本困擾;WeWork 的問題則是房地產成本。另一邊廂,企業型科網公司銷售軟件予不同企業賺取龐大利潤。我們所見到的並非互聯網泡沫重現,而是偽科網股泡沫浮現。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Sparkle Hong Kong ESG Index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