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黃花?|余文樂主理潮牌MADNESS驚傳執笠 天貓旗艦店停運北京門市未卜 多次惹抄襲疑雲

Feature

214

多間內媒報導,余文樂主理潮流品牌「MADNESS」天貓旗艦店近日停止營運,頁面的店鋪終止營業公告顯示,將於本月29日自主終止運營。小紅書及微博上,有網民稱MADNESS位於北京三里屯太古里的旗艦店亦將於租約到期後停運。《北京商報》也了解到,該店租約即將到期,或將不再續租。

《界面時尚》就MADNESS三里屯店疑將關閉一事查詢品牌,惟未得到回應;該門市店員則在電話上稱目前正常運營,暫未收到停業通知。另有店員向《北京商報》回應天貓旗艦店停運一事,指以後不做這條線,主要以官網和店鋪為主。

品牌官網正常運作,Facebook、Instagram、微博及公眾號等社交平台在數日前亦有更新,一同於11日發帖宣布MADNESS CNY SPECIAL一款牛仔褸將於16日10時在三里屯門店發售。

惟原定於1月16日發售的該件MADNESS CNY SPECIAL限定商品並未按時到店。門店歸因於物流未能及時到貨。

余文樂在2014年創立個人時裝品牌MADNESS、2016年帶領它進軍內地,品牌名稱有着「MADNESS BREEDS MADNESS」的概念,即每個人都應該擁有的神經與瘋狂特質,孕育出像他一樣能夠創造藝術的同道中人。

主打工裝風格、軍裝迷彩和牛仔元素,MADNESS以藍為主色,融合美國和日本的街頭潮流文化。MADNESS多年來與不少品牌發表聯乘系列或單品,合作對象有源自歐美的跨國品牌如Timberland、Vans、New Balance及adidas等,亦有對余文樂品味影響甚深的知名日牌如WTAPS、Neighborhood、PORTER及A Bathing Ape等。

多次惹抄襲疑雲 被嘲是「COPYNESS」

《界面時尚》稱,正因為如此,MADNESS不乏爭議,有消費者認為其工藝水平在國內主打工裝的潮牌中能被列入中上;也有人指責MADNESS的設計抄襲WTAPS、Neighborhood等日本潮牌。

早年有網民在Instagram開設「COPYNESS」帳號,把多件MADNESS單品逐一與它們的疑似抄襲來源作整合比對,「苦主」包括潮童們熱捧多年的Supreme,還有曾在香港引起炒風的日牌visvim、以及法國品牌Pigalle。以下是部份例子:

MADNESS在內地實際上是捱到最後的一批?

《界面時尚》指出,MADNESS北京專賣店成立的時候,正值街頭潮流席捲時尚行業的開端,而「國潮」概念的火熱,也讓MADNESS作為中國本土潮牌,獲得大量消費者關注而。鼎盛時期,成立不到5年的MADNESS便能和N.HOOLYWOOD等知名日牌聯名,每次新品一出都是炙手可熱,吸引消費者大排長龍搶購。《北京商報》就提到,一名網民在2017年曾發帖表示,要排隊一個多小時才能進去,「實在是太火爆了」。

《界面》報導形容「屬於MADNESS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是最新一個倒下的國產潮牌」,指出疫情後街頭潮流在全球範圍內退熱,紅如歐洲的Vetements和美國的Off-White能夠引發的討論聲量已經大不如前,而曾經在街潮最火熱時重新翻紅的日本潮牌,如今又逐漸回歸小眾,國產本土潮流品牌亦未能逃離大趨勢的影響。

進駐北京三里屯太古里的潮牌版圖,其實已幾歷滄桑。香港潮流買手店Popcorn已經撤走;而近廿年來不論在演藝界娛樂圈、還是潮流界也跟余文樂互為瑜亮的陳冠希,他創立的多品牌潮流集合店Juice在當地經營7年後亦已關門大吉。如今僅剩MADNESS和FOSS等少數趁着街頭熱潮而來的品牌還在營業。

另外《北京商報》也報導,台灣樂隊五月天主音阿信和插畫家不二良創立的潮牌STAYREAL也結束了北京西單大悅城門店,指出明星做潮牌落得不了了之的例子並不少見。

另一死症:官方自己帶頭炒衫

除了街頭風退潮的大環境因素影響MADNESS的銷量,《界面》也提到網上有消費者批評指,每次新品發售排完長龍後,就發現店員早已經將限定新品提前賣給黃牛,炒高市場上的平均價格,影響觀感。

內地電子商務市場研究機構要客研究院院長周婷向內媒表示,品牌聯名需要基於品牌自身的價值和優勢,品牌自身有競爭力才會有「1+1>2」的效果,否則只剩作秀、收消費者智商稅。現在消費者越來越理性,靠明星效應忽悠消費者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余文樂曾透露有意結束品牌 坦言影響演藝事業

抄襲疑雲、黃牛爭議外,政治風波也一度困擾MADNESS。品牌官網在2018年把港澳台地區列為「國家」,引起內地網民強烈不滿。余文樂發聲明道歉,承認監管品牌不力,絕不容許類似錯誤再發生。

未料品牌在2020年3月又推出一款紅色衛衣,因印有「5+1」手勢而再被內地網狙擊,質疑余文樂支援港獨,令他事後需要多次「補鑊」挽救形象。他在自家製作紀錄片系列Inside Out其中一集坦言面對公關災難心感無奈:「終究這公司是自己的,所以我覺得不管錯誤是出在誰的身上,我覺得最後還是要回到我來面對,我要來承擔這個責任」、「最讓我猶豫要退出公司的點是這個」。

余文樂在該片中坦言是為了興趣才成立MADNESS,拍戲之餘要撥冗兼顧開會、每周六小時來回香港同廣州工廠等繁瑣的營運工作,令他身心俱疲,多次萌生結束品牌的念頭,當中最怕、最苦惱的情況就是品牌「出事」,波及藝人的正職:「那一次的出錯真的是影響到我的演藝事業,你出錯了我永遠是最前面的那個,他也不會說MADNESS的員工出錯,他只會說余文樂出錯。」

周婷表示,明星對消費的影響力正在減弱,甚至在某些層面,明星品牌不是加分項,而是減分項。她指出,產品創新能力和供應鏈,是明星做潮牌要克服的兩大障礙,僅僅靠明星效應帶動,並不是長久之計。

Source:綜合報道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Fortune Insight 聯乘 《華爾街日報》推出全新訂閱計劃「FI Prime Plus」,只需輸入優惠碼「FIP30free」,即可免費一個月暢讀《華爾街日報》全網內容和Fortune Insight大部份收費內容
按此訂閱:https://prime.fortuneinsight.com/web/wsj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rtune Insight Prime x《華爾街日報》全新訂閱計劃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