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治國】澳洲記者公開自己離開中國的真相,指控中國政府以其14歲女兒作要脅。

Happening

3,157

澳洲廣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ABC)一名記者打破沉默,向公眾透露他和親人在2018年的時候如何被中國政府脅逼,其中包括向他發出警告,指他14歲的女兒將可能被帶走到一個未公開的地方。

澳洲廣播公司前駐華分部主管Matthew Carney稱,當時他和妻子被控違反一系列的簽證條例,位於北京北部(North Beijing)的公安部告訴他需要攜同女兒出席答辯,他感到懼怕,認為將有「嚴重麻煩」(serious trouble)。

Carney指,當時的主質問者以緩慢而刺耳的英語告訴他,「你的女兒已經14歲,在中國法律下已經是一個成人,而且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遵守法律(law-abiding)的國家,她將會被控以簽證犯罪(visa crime)。

他週一(21/9)在澳洲廣播公司上撰寫的文章,公開了他在2018年離開中國背後的真相,包括認罪片段(videotaped confessions)。他又稱自己不能太早公開事實,因為他不想將其他工作人員置之危機之中。

然而,情況在澳洲廣播公司的同事Bill Birtles和澳洲財經評論(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的Micheal Smith在今月上旬成功逃離中國後有所改變。Bill Birtles和Micheal Smith在澳洲外交人員公寓受到多日以來的保護後,澳洲政府與中國政府磋商成功,容許他們離開。

中國國家安全服務(Chinese state security services)尋求與Bill Birtles和Micheal Smith就有關成蕾(Cheng Lei)的案件進行問話。成蕾是另一名澳洲藉的記者,在8月時被中國政府拘捕,指她與國家安全事務有關。

Carney指他自身的故事揭示出,中國國政府對外國記者的敵意行為,「比她所形容的「以牙還牙」(tit for tat reprisals)還要多。」Birtles在週一發佈的帖文亦指出了這一點。

隨著Bill Birtles和Micheal Smith離開中國而引發的爭議,北京公開澳洲政府曾經在今年6月,以作為對外國干預的擴大調查為由,查問四位在澳洲工作的中國記者。北京指這樣就暴露了澳洲政府的虛偽。

Photo from Bill Birtles’ twitter

Carney在新的文章上寫道,他曾經受到超過三個月的威脅,直至我和我的家人成功「被逼」離開中國。Carney稱他已經在簽證期限屆滿前六個星期,遞交了他的簽證續期申請,以避免麻煩發生。然而,中國外交事務部(th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仍然傳召他來「飲茶」(cup of tea)兩小時,所有派駐中國的記者也知道所謂的「飲茶」即是中國官方的訓話。

Carney稱,一名「謙遜,佩戴著眼鏡的中國官員」向他投訴他的故事,包括有關新疆再教育營(re-education camps in the Xinjiang)以及習近平移除連任限期以鞏固權力的報道,稱這傷害了「所有中國人和中國領導。」這名中國官員又稱Carney個人違反了中國的法律,現正受到調查。

Carney指他在接下來的兩個星期再被傳召「飲茶」兩次,該官員表票中國因澳洲新實施的外國干預法律而感到憤怒。這條外國干預法律由前任總理杜布爾(Malcolm Turnbull)推行。

Carney一度被通知指,他和他的家人,包括妻子和三名孩子將會得到三個月的簽證延期。

但當他們到達入境處希望獲得批准時,該處官員要求他們立刻向公安部報告,並帶上他們的女兒Yasmine,當時她只有14歲。「審訊及拘留是慣常的領土」。

Carney寫道,「當我想到那潛在的可能性時,恐懼馬上侵襲了我全身。」「這感覺就像中國戰術的一部份:追捕家庭成員作為其中一種懲罰及報復。」

由於這宗事件的升溫,澳洲駐中國大使、外交部、坎培拉(Canberra)的商務部及他在澳洲廣播公司的上司對事態發展十分關注,並時刻監察著他的行動。

Carney稱他告訴公安處的官員,他會為他女兒任何被控的「簽證罪名」負責,促使當局回應指,「你知道作為一個法治國家,我們有權拘捕你的女兒嗎?」

「一段時間後他補充指,「我現在通知你,Carney先生,我們有權將你的女兒安放在一個非公開的地方,以及我需要通知你,現時那裡有其他的成人在。」「然而如果他試圖恐嚇我,這的確是成功了。」

接著他提出在數日後離開中國,這引起了中國官員的發笑並稱:「Carney先生,你不能離開中華人民共和國!你正受到調查,我們需要你的護照上加上離境禁令。」

當他問到他家人的簽證即將在下個星期六到期,他們會有甚麼後果的時候,該名中國官員稱:「他們將會被拘捕。」

在諮詢過領事館職員、中國同事及澳洲廣播公司後,「我們所有人決定最好的方法是,在Yasmine與我們一起的情況下,承認罪行並為「簽證罪行」表達歉意。

最後,他們獲得了兩個月的簽證延期。然而,在接獲一名中國女子對他有份報道的中國社會信用系統的中傷和投訴後,在律師建議下,Carney縮短了居留在中國的日子。

在澳洲和中國的關係變得緊張的同時,Carney公開了他的經歷。

Source: Guardian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