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不是舖王.陳建中 Starman|FI SPOTLIGHT

FI Spotlight

17,847

* 此欄由 Fortune Insight 主筆郭惠光撰寫;每月 FI 焦點人物,皆由他親自邀約及採訪。

開始做生意的時候,有些人最懊惱就是資本不夠,所以唯有就住就住,小資本就逼自己做小市場。

但香港那標誌性的地產市場裏,最近就有兩件迴然不同的真人真事,重新定義了「資本」的意思。

第一件事叫做「波叔與孻仔」,行內行外的人應該都略有所聞。

波叔是城中數一數二的富豪,專炒工商舖,人稱「舖王」。一生運籌帷幄的波叔,就是在晚年算漏了這個孻仔,結果孻仔食嘢唔做嘢,一做就瀨晒嘢,學人做生意然後輸掉了爸爸半世心血。

原來孻仔唔止拉心肝,仲可以輸到你心慌,事實證明了大資本做大市場都可以慘烈收場。

故事的教訓,不只是叫你做人要有腦,而是叫你如果想有腦,就要有覓食本能的基礎。

何謂覓食本能?像那隻森林的萬獸之王,隱身於草叢,看準了獵物,計準那距離,三二一之後,才義無反顧地一個箭步向著目標奔跑。

覓食本能的不二法門:用心思觀察環境,有膽量重鎚出擊。

第二個故事,叫做「兆康苑長大的陳建中」。

Fortune Insight

英文名叫 Starman,無釐頭到一個點,一看便知是陳建中幫自己起的寶號。他沒有舖王爸爸,簡單點說,他的成長都沒有爸爸。除了媽媽,他愛的就只有乒乓球。

瘋狂地日練夜練,橫掃學界獎牌,後來才知道,打到會飛都冇用,因為會考只有七分。

學界獎牌,佢可以 keep 番;中六學位,就畀嗰班讀到書嘅同學 keep 番。

Starman 在別處重讀中五,痛定思痛,終於認真打開書本,發覺自己最愛的原來不是乒乓球,而是研究供求的經濟科。之後會考和高考都考出成績,順利入讀大學,在外匯行做過暑期工之後,下了一個定論——「我肯定唔會打死一世工」。

「我係一個野心大,」陳建中講嘢冇尾音,卻出奇地誠懇與真摯,「不甘於現狀嗰種人」。不甘現狀的人,通常也是不甘平庸。「細細個讀好書,出嚟搵份好工,然後就結婚生仔,個個一樣,我唔得,我唔鍾意千篇一律。」

那些不喜歡千篇一律的人都有一種弊病,就是心頭高眼角高;說得明白一點,就是好高騖遠。請問 Starman 先生,那時候的你,有想過做什麼生意嗎?

「地產。」

學梁特首話齋,有時候真係好難忍笑。

屋企多錢,有頭有面,都未必敢向香港的四大家族挑戰,更莫說是一個沒有家底沒有背景的黃毛小子。有名畀你叫,「地產霸權」呢,在這個大富翁棋盤上還未企得搵,人家那些藍籌發展商已經佈滿爪牙,普通人行過每一格都要付錢。

玩地產,憑什麼?

Starman 的答案出奇地簡單:「廢資產。」

Fortune Insight

何謂廢資產?「當時香港好多工廠大廈都叫廢資產,因為工業北移,都冇咗本身歷史遺留落嚟嘅價值。但係香港係缺乏土地,所以呢啲資產就一定有價值。」為什麼「一定」有價值?「嗰陣有個好有趣嘅現象,就係大 (工廈) 單位唔值錢,甚至乎只要你肯幫業主交管理費,佢免費租畀你都仲得。相反,細資產嘅售價係講緊二千幾三千蚊呎。」

大細單位的市值差距,因何而生?「決定物業價值嘅,往往都係租金,永恆不變嘅道理係,租值可以推算價值。」原來當時的大單位,內裏有很多工業遺留下來的大型機器,要移走,又要大裝修,所費成本不菲,把大單位租出去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面積較小的單位,反而有裝修,一應俱全,租客願意支付較高的租金。

不過,說到天花龍鳳也好,一日未試過,一日都唔知得唔得。

租值推算價值,你話係就係?

所以,那時候的 Starman,每天大概只能做兩件事:一,儲現金;二,祈禱。

所祈的,就是千萬不要有大財團看中他一直覬覦著的「垃圾」。

直到 2013 年,Starman 的獵物終於出現,那是葵涌大連排道一個約一萬呎單位,當時叫價兩千萬。「睇中嗰個盤之後,即刻叫個則師朋友畫則,將嗰個單位拆細數十件,然後攞住個圖周圍問一班投資開物業的朋友,如果回報有七厘,有冇興趣買其中一個單位?」當時的 Starman 資本不夠,所以用了這個賣樓花的方式,去應付買下那個物業的部份訂金 (物業的 15%),再跟業主爭取了一個長達七個月的成交期。也由於槓桿比例較大,所以他也樂意給予經紀較高的佣金「散貨」。

結果。

四兩撥了個千斤,數十個單位在四星期內售清。

個人淨賺一千二百萬,以投資比例和回報速度計算,贏得不比霸權少。

小朋友在一個本來注定被屈機的「大富翁」棋盤上,在大連排道那一小格,創造了一個皇后大道中一般的神話。

之後兩年,同類型的項目,Starman 做了二十個。

通常像 Starman 那樣的神奇小子,炒炒賣賣贏了很多個零之後,都會告訴你一個疑幻似真的道理——做人呀,只要肯努力,便一定有機會。可是,讀經濟出身的他,以經濟理論告訴大家,當下的年輕人根本看不到將來。

Fortune Insight

「零八年金融海嘯之後,成個社會扭曲咗。點解會扭曲?因為不停印銀紙,就會形成資本家高度壟斷;即係,只要你有資產,你就可以買更加多資產。原因係,不停印銀紙,結果就係超低息,喺低息環境應該點?借錢 leverage 囉。咁 leverage 嘅門檻係乜嘢?就係有資產。呢個情況係根本完全唔公平,人哋成日話霸權,就係咁嘅意思。」

所謂霸權,也是一種世襲。

「你諗吓,上一代有資產都計喎。只要你或者你父母有層樓出嚟按,借三十年,你就可以不斷享受超低息。銀紙長期貶值,代表長期貶值嘅負債。長期貶值嘅負債對長期升值嘅資產,贏梗㗎喎。」

說到這一句,Starman 大力拍了一下枱。如此激動,是因為,儘管身家以億計算,他仍然完全沒有忘記,自己也曾經是無依無靠的年輕人。

「資產繼續升,你又可以用升咗嘅資產按番出嚟,用低息環境再借錢去增值資產。咁你想像下,啱啱出嚟嘅後生仔,除非你上一代有資產,否則你根本利用唔到呢個低息環境優勢去創造你嘅財富。」貧者越貧富者越富,最後的結局會是怎樣?

「資本市場走到最終根本係一個盡頭,而呢個盡頭,就係 100% 嘅財富,會落入 0.1% 人嘅手裏面。」

財富分佈至此,如同世界末日。年輕人是否還有希望,就得看看資本家的目光可否放得再遠一點。

「呢班資本家要知道,佢哋有今日水漲船高,係因為下面有人盛載住佢哋。咁佢哋係咪要諗吓,而家下面呢班人,生唔生存到?如果有一日,呢班人係生存唔到,又點能夠繼續盛載到資本家呢個高位?所以如果我係嗰班老細,為自己為他人著想,我都一定會諗,究竟點樣可以扶持呢班年青人,令佢哋望得到前面?年輕人係要見得到希望,佢哋先會努力做嘢,繼而先可以盛載住呢班資本家。」

今時今日的 Starman,已經脫離了炒賣的階段,進軍物流市場。憑他的往績和智慧,沒有人需要擔心他可否繼續成功。唯一需要替他憂慮的,就是努力半生,最後會否步舖王後塵,輸掉給他那個算漏了的孻仔。

仍然是充滿自信的他,笑著說:「未驚過,我兩個都係女。」

Fortune Insight

TEXT & INTERVIEW:郭惠光(Fortune Insight 主筆)

EDIT:Elaine Wang

PHOTOGRAPHY:PMan Tam

LIGHTING : Stone Leung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