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城記】疫情下零工經濟幾近崩潰,星加坡政府發放補貼並協助其數碼轉型。

Happening

365

無論是在星加坡還是其他國家,在近年新興的零工經濟(gig worker)及數碼平台如Fiverr及Upwork下,自由工作者都成長得十分迅速,而且成為了一個可以賺錢的新方法。

在去年,獨立工作者(independent worker)佔星加坡9%的工作人口,大約有211,000人,在2016年只有20萬人。在這9%的獨立工作者中,超過8成的人以自由工作作為他們的基本工作。

疫情期間,零工經濟的吸引力受到考驗。在環球採取封城下,物流和外賣業等的服務需求大幅上升,但其他行業特別是藝術及款待業似乎完全停頓。

歌手兼作曲家Jill-Marie Thomas就是一個例子。她曾在國家天才表演節目成為贏家,在兩年前辭去了市場營銷的工作,全職追尋表演夢。然而新冠肺炎後,她的夢想幾乎隕滅。

Thomas稱,「當我終於活在夢想之中,跳離那朝九晚五的正作和安全圈,從事我自己真正喜歡的事後,卻立刻得遭到擊落。」

Ilostmygig.sg是其中一個網站,在全球營運,目的是為了支援創意工作者。Ilostmygig.sg估計,由於新冠肺炎,星加坡損失了超過2,100萬美元的收入及9,000名零工。

為減輕新冠肺炎帶來的影響,星加坡政府3月在一系列國民支持計劃下,再為自由工作者推出了一項6,500元美元的補貼計劃。文化代理們也有提供支援,星加坡國家藝術理事會(Singapore’s National Arts Council)在5月與串流平台Bigo Live合作,推出了名為《SGLivehouse》的節目。《SGLivehouse》是一系列的虛擬演奏,目的是幫助如Thomas般的演奏者適應網上表演。

Thomas稱,「他們(《SGLivehouse》)提供設備,甚至提供有關串流以及其他的教學。」她認為,這給了她在截然不同的環境中一個信心,讓她能夠與歌迷接觸,以及透過網上表演及直播捐贈賺取收入。她說:「網上平台其實一直都在。這給了我們所有人一個機會,重新審視一些以往我們忽略了的領域,就像大開眼界一樣。」

Jill-Marie Thomas
Photo from her YouTube Channel

虛擬活動只是自由工作者其中一項利用數碼化尋找新商機的項目。

封城威脅到星加坡極具特色,當地人稱呼為小販中心(hawker centers)食物市場(food markets)時,這促使食店東主與政府代理合作,以便能夠在網上創造收入。

Tan Ming Han家族的食店位於小販中心,父母販賣傳統墨魚乾和餅(dried Cuttlefish and biscuits)在城市中心的牛車水大廈(Chinatown Complex)。受疫情影響,Tan Ming Han父母的生意最多降了80%,他認為生意的下降是因為人們選擇留在家中,這促使得他快速地採取數碼化。

Tan稱,「在疫症期間,我們審視了各項的新方法,例如外賣、在社交媒體如Facebook、社交平台上投放廣告及進行市場營銷,以及使用數碼支付。」

星加坡政府在六月推行了一個名為「小販也數碼」(Hawkers Go Digital)的計劃,幫助更多小販採用如網絡支付的科技。到了七月,星加坡18,000名小販當中,有3份之1採用了網絡支付,即是大約5,400人。星加坡政府期望在2021年6月時,這個數字可以有100%的上升。

由於數碼支付會在2023年開始徵收交易費用,一些小販對此表示擔心。然而,Tan卻認為這種轉變,對客戶和檔主(stallholders)而言,都是雙贏,並能幫助因應客戶的消費習慣而作出改變。

星加坡政府致力於支援傳統的企業和獨立工作者,與這個計劃正正相輔相承。舉例說,上月牛車水小販協會(Complex Hawkers Association)及私人代理食買玩(Eat Shop Play)推出了《Hawkers Day Out》,一個虛擬的個人導賞團,鼓勵更多的人重新認識他們的本地市場。

Tan稱,「我們希望為整個牛車水大廈帶回更多的生意,保持它的生命,因為這是一個夕陽工業。」「我不希望因為新冠肺炎,因而使我們的大廈倒下。」

Source:CNBC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