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平權】美國一名白人教授,被發現長年裝扮成黑人,並因而獲取了各項資助。

Happening

5,291

一名在美國佐治華盛頓大學(Geroge Washington University)負責非裔美國人歷史(African American)的教授,被發現多年以來一直裝扮成黑人,她其實是一位來自堪薩斯(Kansas)市的白人女性,個人活躍於各項政治運動。

由Jessica A Krug撰寫,一本關於大西洋奴隸買賣的逃亡反抗的著作,獲得了Schomburg黑人文化研究中心(Schomburg Center for Research in Black)等文化機構的財政支援。然而,根據一篇被指是由Krug自己撰寫,在Medium上發佈的帖子,稱她的職業生涯建基於「謊言的毒土」(toxic soil of lies)。

Krug的著作《現代逃亡》(Fugitive Modernities),在她坦承一切前就已經發行。她在序言中寫就:「我的祖先,是一個謎,沒有名字,在一個沒有理由相信他們可以或應該存在的未來,犧牲了他們的生命。我的兄弟,在我們當中最快,的最聰明的,最吸引的。為了他們的安全,我連他們的名字也不能談及,無論是在我的巴利歐(barrio)、在安哥拉(Angola)還是在巴西(Brazil)。」

Jessica Krug
Photo from Internet

Jessica A Krug在民運人士的圈子中化名為Jessica La Bombalera,曾經出席過六月在紐約市關於警暴的公開聆訊。

她以這樣的介紹作開場白,「我是Jessica Bombalera。我住在巴利歐(El Barrio)東哈萊姆(East Harlem),你可能曾經聽過有關的事,因為你將我的鄰居都賣給了發展商和士紳化(gentrifiers)。」過了一會兒,她補充指,「我想跟那些與我一起等了四個小時的白種紐約人說,你們可以說話了,不要為了黑種及啡種紐約人放棄你們的時間。」

一些知悉Jessica A Krug就是Jessica La Bombalera的人今天在社交媒體上表達他們的失望。作家Robert Jones Jr在Twitter上稱,「我感到迷茫,我仍然在恢復我的情緒,但更多的是,我感到被背叛,愚弄,在多方面來說,這讓我清醒。」

早在2018年, Jones在他為邊緣社會(marginalized communities)寫的書上,紀錄了他與Krug的對話。

Krug在Medium的帖子上略為提及到有關創傷性童年及心理健康的議題,但她又說不相信這可以作為藉口。

「在我整個的人生,無論是成人或童年,都與一些未曾解決的心理健康惡魔在博鬥,這很明顯的。心理健康議題很大程度解釋了為甚麼我在最初假定了一個偽託的身份認同,以及為甚麼我在相關議題繼續和發展下去,長達一段時間。」

她寫道,「但心理健康議題不可以,也不可能,可以作為解釋或辯護,寛恕或藉口,儘管我知道和常常批評那些挪用黑人的非黑人,我的錯誤認同是由黑人生命的素材編織而成。」

《衛報》(Guardian)已經聯絡了Jessica A Krug及佐治華盛頓大學哥倫比亞人文科學學院(Columbian College of Arts and Sciences)徵求意見。

在2015年,人權運動人士及前美國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主席NAACP Rachel Doleza被她的父母揭穿裝扮成黑人,而她其實是白色人種。Dolezal的童年創傷歷史在稍後被公開,然後Dolezal指她是「地球上首宗「變黑」(Trans-black)的個案。

Source:Guardian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Sparkle Hong Kong ESG Index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