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能夠成功連任嗎?美國大選分析及選舉後的經濟格局

Observation

1,169

今年可說對於Event Driven Investment比較有代表性的一年,油價割價戰、新冠肺炎和弗洛伊德事件等等,讓投資者只能看見資本市場的波動。由於大部分上市公司本年度的財務數據,都不能有效反映企業的長期盈利表現,這使資本市場呈現的,更多是短期的Risk On或Risk Off。加上今年十一月將會舉行美國總統大選,投資決定變得猶如賭場買大小一樣。本文根據現時情況,分析特朗普的連任機率,及一些在連任後對世界經濟可預期的影響。

石油市場回穩對特朗普連任有利

早前資本市場震盪而令很多投資者人心惶惶的時候,我就斷言股市會於四月回穩(可參考《從石油博弈思考股災何時完結》)。暫時情況看來,應該最少猜中了一半,美國股市正慢慢回升,更到達了三個月的高位。石油產出國之間的減價戰也相較緩和,讓特朗普暫時擺平國內石油相關經濟利益的持份者投訴,對其連任有利。普京在今年初發動油價戰,盡管不是精心策略,但也大多是順勢而行。目的除了是發洩心中怒火之外,也想在美國大選前向特朗普施壓,為俄羅斯爭取最大的利益。有趣的是,特朗普剛剛為普京發聲,計劃邀請俄羅斯及其他幾個國家參加七國集團峰會。似乎以連任優先的特朗普和老謀深算的普京,雙方之間已經在眉來眼去。一旦真的讓俄羅斯加入七國集團,就代表普京擁有更多方法插手歐洲事務。無論這建議會否達成,在外交政治上特朗普也是明顯向俄羅斯示好。

拜登難獲年輕人及少數族裔支持

特朗普是共和黨的代表,其支持者中大多是保守派人士及社會上的既得利益者。民主黨指派拜登作總統大選挑戰者,其策略是想拉攏部分中間保守派的支持者,削弱特朗普的基本盤。在年輕選民及少數族裔方面,民主黨只能依賴前任總統奧巴馬的政治遺產,這種選舉策略其實是十分保守。對年輕選民及少數族裔來說,很難相信比特朗普更老(年近八十)的拜登,會有什麼政策可解決弱勢社群及低下階層的問題。弗洛伊德事件對特朗普的影響實際上可能不大,主要是年輕人及少數族裔一向很討厭像拜登般的「職業政客」。特別是拜登曾擔任奧巴馬時期的副總統,真的有作為的話,早就做了。而對既得利益集團來說,拜登熟悉政府運作,在討價還價時很難有什麼優勢,特朗普可能對支持者發出空頭支票,但拜登肯定不會答應太多訴求。如果民主黨選一個像加拿大總理或法國總統的年輕代表,並再次以拜登為副總統,重走當年奧巴馬的選舉策略,在爭取年輕選民及少數族裔支持的同時,利用經驗豐富的拜登追擊特朗普的城池,這樣才能有效地提高得勝率。

選舉人制度與民調支持度的誤差

現時很多民調都顯示,民主黨代表拜登的支持率領先美國總統特朗普。但是,美國總統選舉是採用選舉人制度,得票率高的侯選人不代表會當選。以上一屆總統選舉為例,希拉莉的得票率為48.2%,特朗普的得票率為46.1%。可惜得是,在選舉人制度下,特朗普在三十個州份勝出,並獲得達304張選舉人票,遠超希拉莉的227張。由此可見,用民調的支持度來預測選舉人票最後結果是有一定的「測不準」,再加上統計學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在雙重誤差下,高支持率的候選人也不能輕敵。特朗普在上一次總統大選時,也是在民調上輸給希拉莉,只要這個支持率的誤差值在可控範圍內,特朗普可再次引爆像「電郵門」的事件,選舉投票日前一刻把部分中間人士搶奪過來。當然雙方應該都有對方的黑材料,但曾為副總統的拜登,在推論上,應該比特朗普更容易涉嫌一些不見得光的政治交易,及從政時以權謀私,或類似前任總統克林頓的不道德事件。無論是真是假,是否罪成都不重要,特朗普的目的都只是要把拜登拉下來。

中俄兩國短期內可能「鬆章」

假如特朗普能夠成功連任,在剩下的四年任期內,主要工作是對早前的談判進行「變現」。這也代表特朗普需要由「反口覆舌」的談判策略,改為「快速即食」的實際執行。特朗普在成功連任後,再讓中國成為美國的假想敵,其實是沒有好處的。特別特朗普在現實利益下,更傾向在餘下任期為背後支持者「變現」,而非只作小丑般的「吵吵鬧鬧」。除非事情是涉及國家榮辱或存在巨大政治風險,連任後的特朗普預期會對中俄有更多「鬆章」表現。我相信中國政府是了解特朗普的策略,因此在談判上初期比較強硬,慢慢等待美國下一次總統大選來臨。在十一月大選前,中俄雙方有機會先「鬆章」給特朗普,幫助他成功連任,例如更多石油減產或進口更多美國產品。這都是交易,各取所需。中俄不怕特朗普連任後反口不兌現,畢竟類似「通俄門」的政治炸彈很容易再次發生。更重要的是,這些類似事件的炸彈搖控器並不在特朗普手上。

美國科技公司的潛在風險

特朗普的核心思維,可以簡單地理解成「讓傳統美國富裕上流社會再次強大」。即使特朗普是一名企業家商人,他代表的並不是以「知識創富」的平民精英,更多是以「資本壟斷」的貴族階級。因此特朗普所希望縮減的貿易逆差,也可理解為「打壓」美國的高科技出口,和「壓制」舊工業產品入口,最終使美國財富回到擁有「資本壟斷」優勢的美國上流社會,而非「知識改變命運」的矽谷群眾。假如特朗普無法再在中國身上得到任何利益,就可能選擇先與中國在貿易問題上速戰速決,隨後轉身向美國的科技企業開刀,利用監管、稅收及反壟斷的方式,把美國經濟的利益重心向舊經濟的持份者傾斜。現時美國科技股因疫情下不受影響,有的更反而受惠,這可能驅使特朗普在成功連任後,在這個大蛋糕上偷偷咬一口。

市場早已習慣「特朗普式」的美國

早在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前,市場投資者及部分企業就已經很擔心美國經濟的前景。有趣的是,特朗普當選總統後,美國經濟強勁,即使在多次中美貿易戰的霧霾下,股市也屢創新高。最近美國資本市場因石油及新冠肺炎問題而發生的股災,並不是結構性問題。等待疫情慢慢退卻及石油產出國冷靜過後,企業盈利必定會回歸到長期的基本面上。特朗普在很多人心目中是一個瘋子,但事實上他是一個商人,有錢商人並不會瘋到那裡。細心留意,特朗普在整個中美貿易談判當中,比較傾向使用關稅作為談判手段,而非像奧巴馬時期,利用國際影響力及軍事上,例如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TPP)及在南海問題上對中國施加壓力。這種談判姿態顯示特朗普只是向中國求財,比較軟性,最終目的也只是迫使中國賺買更多的美國產品。

維持正面及風險管理的投資態度

雖然中美兩個大國未來的競爭可能會越來越激烈,但只要兩國的博弈上是經濟利益為先,企業自然懂得調整發展策略。在博弈的過程中,磨擦使個別行業受害,但也可能令另一產業受惠,但全球整體經濟回到正軌的格局應該不變。在肺炎爆發後,美國及歐洲多國其實都只是在表面上抱怨中國,但在經濟上的制裁實在不多,始終中國的市場實在無法忽視。最近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更撰文四千多字,希望中美雙方理性思考,呼籲兩國尋找妥協之道,競爭的同時,也避免損害與其他國家的合作關係。這種以利益優先的思考方式,長遠對經濟發展有正面作用,因為現代政客都不希望世界走向零和博弈。我不會過份悲觀,反而現時資產價格相較便宜,是企業進行併購的好時機,只要做好風險管理,其實機會處處。

後記:根據客觀的資料和主觀的分析,暫時我認為特朗普連任是大機率事件,及希望商人性格的特朗普在連任後會比較務實。當然如果有突發事情而變更我的想法,會再次在此為大家分享。另外,喜歡我文章嘅讀者,可以到我嘅Facebook專頁《中環路人甲》讚好,俾啲意見。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