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藥成風】矽谷流行微劑量,參加「迷幻藥輔導課程」提升工作表現。

Health

661

美國加州三藩市鄰近矽谷,是昔日反主流的嬉皮士文化重鎮,20世紀60年代嬉皮士吸食迷幻藥成風。如今,迷幻藥重新流行起來,成為美國高科技產業成名地矽谷的重要成分。
矽谷競爭激烈,只有提升自己,才能免於被淘汰。不少矽谷人務求在激烈競爭環境裏生存,正流行服用微劑量的大麻、迷幻藥(LSD)、迷幻蘑菇等迷幻藥物,藉此提升工作表現。

儘管幾乎沒有科學數據證實上述說法,但過去幾年使用迷幻藥可提高個人能力和職業表現的說法已越來越流行。科技記者及新聞網站Recode創辦人Kara Swisher不時接觸科技業者,曾有科技人員跟她說,吸大麻愈來愈像飲酒般普遍,對科技人在聚會中吸大麻早已見慣不怪,之所以沒有太多人注意,「因為不會有人蠢到把這些事好像飲酒般發到Twitter。」蘋果創辦人喬布斯(Steve Jobs)也在自傳中坦承,服食LSD「是人生中其中一件最重要的事」。

Photo From CNBC

據BBC報道,年近30的吉萊斯(Matt Gillespie)認同此觀點,身體力行多年。他把自己事業上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歸功於他和他最好的朋友一起時首次服用的迷幻藥LSD,那時兩人還是美國俄亥俄州的青少年。

在服用迷幻藥之前,他認為自己的未來已經注定:他將進入當地的一所大學,在家鄉辛辛那提找到一份工作。但是在體驗了迷幻藥的功效後,他決定改讀工業設計學位。他後來在德國和瑞士工作,然後回到美國,在一家太陽能初創企業工作。

吉萊斯派說,「吸食後精神狀態為之一振,我才更明白到我對世界是無知的。我們意識到自己是井底之蛙,意識到還需要長大成人。迷幻藥以一種奇怪的方式,既讓人感到謙卑,又讓人感到解放。這真的幫助我了解到自己的潛力。」

如今,吉萊斯派年近30,正處於創立事業的艱苦時期,不由自主地再一次求助於迷幻劑。在他早期職業生涯的大部分時間裏,他都避免接觸迷幻藥,之後他開始對微劑量服用產生了興趣,這即是說,靠服用低劑量的迷幻藥以提高自己的創意、工作效能和整體的幸福感。

迷幻藥在矽谷圈越來越盛行,為求令人們以一種安全、有意義的方式將迷幻劑融入生活,有人提供迷幻藥輔導課程,助找出客人的職業路向,提升他們的精神能力,例如更有創意、更專注、有另一種視野等。

據BBC報道,去年搬到美國奧克蘭的奧斯汀(Pau Austin )在網上建立了一個稱之為「第三波浪潮」的迷幻藥教育在線社區,提供迷幻藥輔導課程。

和吉萊斯派一樣,奧斯汀首次服用迷幻劑是他十幾,近二十歲的時候,服用的是裸蓋菇素。其後在這一年,他又服食LSD,「可能有20次」。自此,迷幻藥就成了他個人生活的一部分,甚至把輔導他人如何使用迷幻藥作為自己的正當職業。

現時他開發了一份固定客戶名單,「幾乎都是創業者或企業家」,幫助他們設定目標和意圖,以引導他們的迷幻之旅,而輔導通常專注於客戶的職業路向。」

吉萊斯是他的客人之一,他表示很難找到使用迷幻藥的有效方法。早期的服用是「胡亂嘗試」,自己很難決定要服用多少劑量,以及如何最好地利用他迷幻狀態的心智。

Photo From BBC

他解釋說,「在我的生活中找到正確的平衡和位置需要一點助力,所以我求助於保羅(奧斯汀)。」

奧斯丁說,「我覺得客戶來找我往往是為了深入探討這些更深層次的問題,比如『我們為什麼要做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為什麼我們所做的工作對我們很重要?』我認為迷幻藥在這個過程中比任何東西都更能幫助人們。」

與奧斯汀合作並不便宜。吉萊斯派必須簽至少三個月的培訓合約,每月付費1000至2000美元。但他深信,繼續與奧斯汀合作和服用迷幻劑,將為他找出最佳的人生道路。

BBC追踪他們去年12月的一次療程,記者形容加州奧克蘭的12月天氣也異常的溫暖宜人。兩位29歲的年輕人精神也很高昂。

吉萊斯派來上這天的輔導課時,已經服用了微量的裸蓋菇素。由於致幻劑在美國是非法的,奧斯汀不會提供給他的病人,但他指出,2019年早些時候迷幻藥在奧克蘭合法化後,已很容易獲得。

離開三藩市的摩天大樓,開一短程路之後,兩人進入Joaquin Miller Park高聳的紅杉森林,然後隨便選了一條林道,開始「迷幻藥微劑量徒步之行」。奧斯汀進入輔導模式,要求吉萊斯派陳述他當天的目的。

表面看來,對話的大部分內容似乎與人們從典型的職業諮詢課程中期待的內容非常相似。但奧斯汀認為,使用迷幻藥可幫助客戶認清自己的職業生涯目標,因而使諮詢課程更加有效。
他說:「這更容易認識到某些特定事情。迷幻藥只是讓我們多了一些靈活柔韌,幫助我們變得更加誠實和心胸開放。」

這不只是奧斯汀個人的直覺。在倫敦帝國理工學院最近的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掃描了服用LSD的病人的大腦,發現這種致幻劑確實會改變服用者與周遭世界的關係。

Photo From New Atlas

首席研究員哈里斯博士(Dr Robin Carhart-Harris) 將服用後的心智描述為一個更為「一體化」的大腦,意思是指,通常是彼此較分割獨立運作的神經網絡開始以較協調綜合的方式運作。他說,這與服藥者的「自我消解」現象有關。所謂自我消解是一種在他們自體內部以及與周遭環境重新建立聯繫的感覺。

像羅賓這樣的研究開始為迷幻藥的潛在醫療用途帶來新的曙光。幾十年前,迷幻藥被列為非法藥物,在美國被列為沒有藥用價值的附表1藥物。

微劑量教父James Fadiman早於六十年代,確立微劑量迷幻藥物的「標準食法」。Fadiman於六十年代在IFAS擔任研究員,通過電郵給予作為研究志願者的微劑量用家服藥建議,同時要求他們寫日記記錄感受。2010年開始收集這些報告,現時每月收到來自2,000名用家的報告,並在2011年綜合成《The Psychedelic Explorer’s Guide》,確立了多種迷幻藥物的微劑量「標準食法」,令迷幻藥物近年在矽谷復興。

然而,雖然迷幻藥物被視為「最安全的毒品」,暫時無證據指會導致上癮,也極少有人服用後需要送院甚至死亡,但不代表它們就沒有不良後果。荷蘭一名市場推廣業者服食微劑量迷幻蘑菇後,雖然工作表現有所提升,但藥力往往會持續到晚間,令他工作得更晚,較難維持健康的作息時間。

此外,雖然長期服用微劑量迷幻藥物對健康的影響仍是未知之數,但可能會因為產生幻覺而帶來危險,例如暴力傾向、車禍等。不時採集迷幻蘑菇的真菌專家Paul Stamets就提醒,服食迷幻蘑菇後或會出現短暫麻痹:「在室內還好,若在又濕又冷的戶外,你可能會死於低溫症。」劍橋大學神經科學家Barbara Sahakian則警告,由於迷幻藥物非法,只能從黑市購買,服藥者未必清楚成分及分量是否安全。

Source:bbcnytimesvox recode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