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望落差】全球化沒有讓中國實現民主化,反使中國出口專制威權政制。

Happening

2,197

火箭總經理莫雷(Daryl Morey)聲援香港的事件,令NBA受中方杯葛。雖然NBA總裁肖華(Adam Silver)已公開支持莫雷「行使言論自由」,但NBA多次向中國屈服,在聲明中指莫雷的言論令人遺憾(regrettable),澄稱莫雷不能代表火箭隊或NBA。

美國網媒《Vox》分析,在全球化的大環境,美國未能乘勢輸出美國民主制度,反讓中國輸出專制威權政制。美國一度希望藉着經濟開放,帶動中國政治開放。可是,火箭的爭議事件點出,中國反過來向全球輸出其專制的管治模式,原因是科技發展使監控技術成熟,以及中國市場的影響力變得強大。

Photo From Slate

全球化的理想是讓中國民主化

1999年美國前總統克林頓與中國簽訂「永久正常貿易關係」(Permanent Normal Trade Relations)協議,為中國進入世貿舖路,本來這只是普通的經濟政策,但結果中國從此獲得巨大經濟利益。

克林頓曾在慶祝簽訂時表示︰『中國不單同意讓我們的產品進口,也同意讓我們其中一個最珍惜的民主社會最重要的價值之一「經濟自由」入口。』他相信經濟自由會帶來政治自由,「中國經濟開放的程度越大,人民解放的潛力越大,當每個人都有力量,他們不只會發夢,還會實行夢想,要求有更大的權利」。

這類論述亦由互聯網和現代通訊科技更容易帶來民主的理論所支持。沒有人會期望中國會一步民主化,但美國有共識中美間的經濟合作,可令中國以西方的科技致富,使中國政治走上開放的道路。

Photo Form wsj

中國反向全球輸出威權政制

然而歷史的發展沒有跟隨這種理想主義猜想,中國民主的空間反而越加收緊。在全球化下,中國正出口其審查制度。首先,從技術層面來看,以往烏托邦派的全球化理論嚴重低估了建立互聯網審查制度的可能性。第二,他們輕視了現代科技工業發展之快,抹煞了建立大型監控機器的可能。

首先,在技術層面上可見,以往烏托邦派的全球化理論支持者低估了建立一個受審查的互聯網制度的可能性。第二,他們也輕視現代科技工業可發展成大型監控機器的可能。在西方的資本主義經濟背景下,企業的監控機器以更精準地賣廣告為目標,惟相同的一套技術在威權政體下,就被用作政治用途。結果,大型監控機器令中國的威權政治更為鞏固。

Photo From Washington Post

最後,隨中國富起來,的確如當年克林頓所言「將會進口更多我們的貨品」,但同時美國公司要為中國市場作出妥協,在製作上有所改動。以荷李活影壇為例,包括在迪士尼旗下漫威(Marvel)投資的英雄片《奇異博士》(Doctor Strange),為避免得罪中國市場,於是把劇本內原有西藏高僧「Ancient One」,改編成凱爾特人(Celtic),並安排英國白人飾演。在中美雙方的緊密的經濟交流下,原本「解放中國」的目標,卻令西藏消失於美國文化產物。

從近日火箭總經理莫雷(Daryl Morey)twitter發帖風波可見,中國審查的風潮越趨嚴重。同樣的邏輯引伸下去,當中國政府可以干預美國人的言論自由,未來任何一名與中國有生意往來的西方企業的員工,如發表了「中國不高興」的帖子,中國也可以投訴。
此爭議事件令人憂心的是,不知道中國審查的程度會上升到甚麼地步。

Source:VOX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