堡壘・陸志豪|FI SPOTLIGHT

FI Spotlight

30,654

* 此欄由 Fortune Insight 主筆郭惠光撰寫;每月 FI 焦點人物,皆由他親自邀約及採訪。

八年前,二十歲的陸志豪(六毫子)本來無一物,憑著手中的兩萬大元起家;聚沙成塔,在那滿是賭城的小島上,築起了一座流行創意堡壘。

Fortune Insight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正是微辣(Manner)八周年的紀念日,他們在官方YouTube上載了一條主題名為「離別之前」的週年片段,剛開始是一場追逐戰,三十多位員工尾追六毫子,要求「加人工」之餘,只要掂到他,六毫子就派一張百元大鈔。

人人跑到氣喘,跑到身水身汗,除了因為百元大鈔外,也因為好玩。

派鈔遊戲完結,畫面一轉,緊接的是一眾幕後的剖白,以及最初的八位微辣演員的真情流露,他們憶述起當初身無分文的拍攝歲月,眾人淚灑幕前。

任誰都沒有想過,就算是六毫子本人也不敢奢望,由一眾土炮小人物所創立的「微辣」,能走到今天。

六毫子沒有父幹,由細到大都被標籤為「壞學生」,中學長期被踢出校,原因是上堂太多咀,總之有他在場,老師就無法安心上堂。

「我仲記得中學生個時,真係好自卑,因為不停搵學校,都無學校肯收我。」六毫子講嘢總是很快,就像機關鎗一樣,卻出奇地令人想笑。「細細個嘅我經常感受到咩都無的嘅失落,既然咩都無,所以唔怕輸。」

所以膽粗粗手拎兩萬元創業,也正是如此。

Fortune Insight

由創意起家,但澳門這個小島,從來都不是創意肥沃的土壤,在周年片段中,有一眾幕後回首往日拍片的閒談,其中一位說:「我好羨慕香港、台灣呀!人哋要拍古裝、鎗戰片,可以搵好多地方,但係澳門呢?嚟嚟去去只係得九澳(處於澳門離島路環東北部的小村落)。」另一位說:「我記得有次拍片,明明成條街都無人,我哋set好攝影機準備開始,突然有個警察行埋嚟,就呢度唔俾拍片。」

在如此的土壤上談創作,六毫子由零開始:「透過創作可以係現實當中尋找到內心嘅一種理想,一種你希望得到、你希望講到、你希望見到嘅嘢。創作對我嘅意義,我覺得係一種人生嘅意義,即係一種人生的價值。」

大眾對六毫子的印象,大多是魔術師、光頭仔、肥仔、搞笑演員、壞孩子,但當他認真起來談一些人生想法時,卻出奇地認真和專注。如果創作對六毫子而言是人生意義,那麼這意義的核心是什麼?

「就是小人物成就大事。」

Fortune Insight

「我地由2013年開波啦,咁頭幾年你都應該知道係冇錢搵啦,」他苦笑。「咁澳門呢個一直以嚟無娛樂圈、媒體生態,創業意識非常薄弱嘅城市,我地嘅核心團隊基本上都係澳門人,我想話俾世界講,澳門唔係淨係得賭。」

澳門長久以來,都是賭城,也只有賭業。

當地年輕人畢業,很大機會入賭場工作,多年前,賭場的人工算是非常不錯,起薪點八、九千大元,而當年澳門的樓價,也只是十多萬元就能買到一層「電梯樓」。換作今天,澳門的樓價雖比香港平一截,但也脫離了實際人工的漲幅,也是要不吃不喝十幾年,才能置業的境況。

「我自己而言,完全對賭場工作無興趣,呢個可能都係年輕澳門仔女面對嘅困境。」所以微辣的出現,是源於這份年青人的無力感,這是時代的躁動。「所以我希望成為一間幸福嘅公司,我地唔需要、亦都冇能力成為一間最搵錢嘅公司。」

因為年少家貧,六毫子從沒天真地覺得自己會發達。「我反而係希望自己日後嘅人生做到快樂、開心嘅事。 微辣嘅目標,我就寫咗生活嘅調味(taste happiness)。」

Fortune Insight

一座座崛地而起的賭城,是一種權力,更是一種世襲,不可抗逆。但這種奉賭為神明的產業結構,有人贏錢,等於有人輸錢,這正是六毫子想擺脫的世道:「有啲人做生意係我搵咗你錢,但你唔開心,例如澳門的龍頭產業。」

「但我想微辣要係一門經營幸福的生意,賺到錢時,同時觀眾亦都得到一種共同幸福感。」微辣賺到幾多錢?一年營收已達澳元八位數,養住過百人,如果計當時投資回報,回本之餘,更是千倍有多。

只是比起賭業,仍是微不足道。

創業的辛酸不為外人道,六毫子談起一件微辣往事,說得氣從中來,大大力踩一下地:「我想講一樣嘢就係,我又唔會形容好嬲,但係好失望。」

「我地微辣嘅第一條片,其實微辣一開頭唔係拍搞笑片,我地真係好認真。就算我地搞笑,我地都係認真地搞笑,大家睇返我地2013年8月12日嘅個條片,係微辣嘅第一條片,叫《想當年》。」

「歌詞係我改嘅,源自《16號愛人》,大概回憶返當初兒時細個嘅一啲事情,一種話畀大家聽,原來我地已經大個啦、成長啦。咁個時我改呢首歌其實好受歡迎,由其是香港,個時仲上埋《爽報》,大受好評。」(編按:《爽報》是一份由壹集團所創立的免費報紙。)

作為channel的第一條片,當時微辣成功引發網絡界熱話,「有個《明報》嘅記者話想同我地做訪問,咁我地去唔到香港,無錢買船飛,咁個記者表示佢可以搭船過嚟做訪問。」

那刻令六毫子感到非常開心,因為自己的創作,竟引起香港媒體的關注。「當報道一出,《明報》竟然有全版,題寫上《澳青盼出頭不賭》,我當時好開心,拎份報紙俾我屋企人睇,但屋企人睇完,完全唔知我做緊咩,竟然反問你上唔到TVB嘅?上唔到澳廣視?」

「OK算,當時都有好多澳門朋友恭喜我哋啦,但之後澳門係無一個媒體報道過我地呢件事。」他形容自己並非憤怒,只是感到失望。「點解我哋澳門有班年青人做咗一啲創作,好用心做咗一樣嘢出嚟,得到一個咁大嘅好評,同埋獲香港嘅一啲媒體關注,但澳門嘅媒體就冇乜關注?」

於是六毫子跟團隊說不要氣餒:「既然佢地唔去報道我地,唯有我地自己報道自己。」

香港人近年來對「身份認同」議題爭議不斷,對於這個命題,六毫子身為澳門仔,他說當地的年輕人也共同面對這命題。在他眼中的澳門,與外人認識的完全不同:「澳門呢個地方呢,我其實對佢係好有愛、好有感情,始終我由細到大都係澳門長大。澳門係一個人情味好濃厚嘅地方,就算有好多人移咗民,或者去咗第二度好耐,但其實都好想返嚟澳門。」

慢活,是一種新世代的想法,而在這個小島上,其實不止宏偉的賭城,「始終好多人未係澳門生活過,其實呢度係一個好chill、好慢活嘅地方。」澳門細,但住了幾十萬人,他不自大,也不妄自菲薄,「所以我覺得澳門應該要保留返佢原有嘅味道。我哋內部成日都有個口頭禪,澳門原創,加油!澳門嘅人才可以走出去、衝出去。」

Fortune Insight

李麗珊說「香港嘅運動員唔係垃圾」,六毫子也強調:「澳門嘅創作人唔係廢柴!即係澳門係有好多好叻嘅人、好多好叻嘅編劇、導演、演員、歌手,佢哋只不過欠缺一個曝光嘅平台,欠缺一個發揮嘅機會。」

微辣能走到現在的信念和動力,也是如此。眼前這位澳門仔,正想趁著年輕時,為澳門打造一個創意品牌。

八年過去,對於微辣這間Startup來說,已不能稱為初創了,就連六毫子,真人也變了不少;八年前,一個二十歲的小伙子,能在幕前走到今天,更要經營一間過百人的公司,是另一種難度。

不論你怎樣看這個團隊的「所作所為」,你不得不承認微辣現在是澳門、香港年青人人所皆知的創意公司,公司正吸引著不少年輕人加入。六毫子在這塊看似瘦弱不堪的土壤上,築起了一座另類的創意堡壘。回想一直以來,微辣在澳門所做的,就是日復一日地播種,種出除了靠賭業以外的另一種可能。

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我覺得微辣,可能去到我死個一刻,我哋都係種樹嘅階段囉,但係希望後人真係可以乘到涼。未來我哋嘅仔女、我哋嘅孫,我哋下代再下代,佢地會因為澳門歷史上出現過一班咁樣嘅人,從而覺得澳門嘅創作係得嘅。」

「呢個就係我嘅真正心願。」六毫子自信地說。

 

TEXT & INTERVIEW:郭惠光(Fortune Insight 主筆) 

Edit: Chi

PHOTOGRAPHY: Manner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Sparkle Hong Kong ESG Index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