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應鏈危機|受鄭州事件、動態清零爆發全國示威影響 蘋果加快撤出中國生產線 iPad部份將交印度組裝

Feature

99

美媒CNBC最新引述兩名接近印度政府的人士報導,蘋果(Apple,美:AAPL)在研究將部份iPad生產從中國轉移到印度。

蘋果是次考慮,是在經歷過去兩周因北京嚴格的動態清零防疫政策而引發全國抗議活動之後作出的。蘋果早於上月初警告指,由於中國的防疫封控,iPhone發貨將被推遲。

《彭博》上月底已引述知情人士透露,iPhone最大組裝基地河南富士康鄭州廠房的製造中心爆發的工人示威,可能導致今年iPhone Pro型號的產量減少近600萬部。《路透》另引述消息稱,鄭州園區有超過2萬名工人離職,當中大部份是尚未到生產線上工作的新員工。工人因拖欠工資及害怕被感染,與防疫人員爆發暴力肢體衝突,騷亂已影響了鄭州園區的生產進度,離職潮更導致富士康恢復全面生產的目標變得複雜。

富士康因應早前衝突,推出一系列額外補貼及激勵措施以安撫挽留鄭州員工,先宣布在11月1日前入職的全職員工在本月和明年1月可獲發每月最高13,000元人民幣的獎勵,上月29日再針對早前離職的員工宣布推出多項津貼,以吸引他們重返崗位。昨(5日)《路透》最新報導,富士康預計鄭州廠房將會在未來三至四周(本月下旬至1月初)左右全面復工,全線恢復正常生產,富士康和當地政府在努力推展工廠的招聘工作,但目前仍有很多不確定性,因部份工人可能已對為公司工作產生「恐懼」。

CNBC報導引述消息人士指,蘋果已經就印度設立iPad生產線與當地官員討論,以將部份iPad生產從中國遷往印度。蘋果仍在評估有關可能性,尚未制定具體計劃。蘋果拒評上述消息。

蘋果今年稍早宣布,為減少中美地緣政治衝突、以及中國防疫封城對供應鏈的影響,開始與中國廠房同步地在印度南部組裝其旗艦手機iPhone 14。蘋果近幾年一直在印度生產舊款或低階機型的iPhone,有分析指當地與中國的生產技術差距正在收窄。有「最強蘋果分析師」之稱的天風國際證券分析師郭明錤9月於Twitter發推文稱,今年iPhone 14於印度的量產進度仍較中國遲約6周,但差距已明顯改善,因此可以合理地預計,印度和中國將能夠在明年同時生產新的iPhone 15。印度過去通常落後中國一季甚至更多。

消息人士向CNBC警告稱,目前最大障礙是印度缺乏具製造iPad等高度複雜設備所需專業知識的高技能人才。市場對印度對中國產能的吸納能力各有看法。摩根大通分析師於9月初一份報告中預期,蘋果今年底將把全球5%的iPhone 14轉移至印度生產,並擴大在該國產能。隨著蘋果逐漸減少對中國的依賴,該公司目標是到了2025年,印度將能生產25%的iPhone。

Loop Ventures的Gene Munster更加樂觀,向CNBC表示估計已有一成的iPhone是在印度生產,但產量增長緩慢。他更認為在五年內,35%的iPhone將於印度製造,又表示蘋果或於同一時段內將iPhone生產逐漸轉移至印度及中國以外的其他國家,越南、馬來西亞和美國均是潛在目的地。Piper Jaffray的Harsh Kumar則在向客戶發表的最新報告指出,雖然蘋果努力將生產遷出中國,但料印度仍佔iPhone 14總產量不到5%,對目前的進度貢獻有限。

CNBC報導與《華爾街日報》周末報導稱,蘋果正積極尋求將生產從中國轉移到亞洲其他國家,包括印度和越南的說法相符。據報,蘋果也希望能希望減少依賴富士康為首的台灣組裝商,這些集團多於中國內地設廠。

在鄭州富士康工廠全盛時期擁員20萬,全球達85%的iPhone Pro系列手機於該處生產,因此又被稱為「iPhone城」。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今年的一項調查發現,美企對中國的信心已降至歷史最低點,約四分之一受訪者表示,過去一年中至少暫時將部份供應鏈遷出中國。而鄭州富士康工廠園區為了在10月當地爆發疫情下繼續生產,下令工人禁足並關閉吸煙區、自動售賣機和食堂等休憩設施,轉而提供外賣餐點,讓工人帶回需步行約半小時的宿舍中進食。不少工人難抵嚴苛封控,跳過柵欄逃出園區,甚至徒步上路回鄉,工廠中失蹤者幾千至幾萬不等。至11月,疫情政策和薪酬糾紛進一步加劇了工人的不滿情緒,在請願現場與防疫「大白」及警察大打出手。

報導提到,很多自工廠離職的都是年輕人,他們在社交媒體上表示,認為約每小時5美元或更少的工資不足以補償繁瑣的日常生產工序,防疫封控揩施令他們工作更加艱辛。Wedbush Securities分析師Daniel Ives表示,中國的防疫政策對Apple的供應鏈絕對是一記沉重的打擊,上月鄭州示威停產,是壓垮蘋果在華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報導指出,蘋果決定把旗下產品的生產線加快遷離中國。除印度接手部份iPhone生產外,越南會組裝更多包括AirPods、Apple Watch及MacBook在內的產品。

只是這兩個國家各有其局限,富士康的前高層Dan Panzica分析指,越南製造業發展迅速,但缺乏勞動力,因為當地人口不到1億,即中國人口十分一;越南可以負責60,000人的生產基地,但無法處理鄭州般規模達數十萬人的巨大園區。至於印度,Panzica認為雖然當地人口與中國差不多,但地方政府協調水平各異,不同州份運作方式不同,經常要求蘋果承擔一些義務後才批准其在印度投產。他形容就住規則的一致性與物資進出方面而言,印度有如「狂野的美國西部」。

Source:綜合報導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Fortune Insight 聯乘 《華爾街日報》推出全新訂閱計劃「FI Prime Plus」,只需輸入優惠碼「FIP30free」,即可免費一個月暢讀《華爾街日報》全網內容和Fortune Insight大部份收費內容
按此訂閱:https://prime.fortuneinsight.com/web/wsj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rtune Insight Prime x《華爾街日報》全新訂閱計劃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