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收藏|丹麥博物館借66萬真鈔創作 結果收兩空白畫框

Feature

704

丹麥一間博物館早前拿出53.8萬丹麥克朗(約66萬港元)鈔票,委託當地藝術家Jens Haaning重新複製兩件他早年的作品。不過Haaning並未選擇重現經典,而是寄回兩幅空白畫框給館方,更命名為《拿了錢就走》,讓館方感到詫異之餘,事件也在社會引起熱議。

丹麥觀念藝術家Jens Haaning成名於1990年代,其作品常反映金錢、權力、移民、階級、種族主義等問題,揭露現實社會的不平等。他在2007年創作的《丹麥人平均年收入》(An Average Danish Annual Income),在畫框內貼滿32.8萬丹麥克朗鈔票(約40萬港元); 之後他又用同樣理念創作《奧地利人平均年收入》(An Average Austrian Year Income) 並貼滿2.5萬歐元鈔票(約22.6萬港元)。這種用真鈔精美排列,以呈現現金數目的方式,成功讓觀者反思工作的意義,和歐盟內部國家的差異,在藝術領域一度引起極大迴響。

憑著成功創作,丹麥奧爾堡現代藝術博物館(Kunsten Museum of Modern Art)早前向Haaning借出53.8萬丹麥克朗(約66萬港元)鈔票,希望他用鈔票重新製作兩件概念相同的作品,將真鈔裝裱在畫框內,並在一個以工作為主題、名為「Work It Out」的藝術展中展出。

直至展覽前一日, Haaning才送來「新作」。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工作人員拆開包裝後卻發現等待他們的只有——兩個空白畫框。

博物館隨後收到 Haaning的電郵,表示他「創作全新的作品更有趣」,並命名為「拿了錢就走」(Take The Money And Run)。他又指,自己的新作十分切合展覽主題,並鼓勵其他藝術家審視自己的工作待遇。

Haaning透露,今次作品的靈感來源,是因為博物館給他的報酬太低(2.5萬克朗,約3萬港元),就算館方給了他作品中的真鈔,還多付他工本費,但加上工作室成本和員工薪資,他還要自己「倒貼錢」。「我鼓勵跟我一樣工作條件悲慘的人也這樣做,如果他們做了某件工作卻沒有拿到錢,還被要求要付錢才能去工作,那就拿走錢,然後離開。」

博物館負責人Lasse Andersson回應,作品雖然和合約內容有別,但絕對切合展覽主題,同時帶來許多的反思。針對Hanning將53.8萬丹麥克朗鈔票據為己有,他表示是違反合約內容,指博物館並非十分富有,要求他將資金歸還,否則考慮將他告上法庭。

Haaning強調不會把錢退回去,因為這件作品本身就是他「拿了錢不還」。他認為不算盜竊,只是違約,而違約正是這件藝術品的一部分:「The artwork is that I have taken their money.」。

目前,這間藝術館正如期展出Haaning這兩幅題為《拿了錢就跑》(Take The Money And Run)作品,旁邊還附著Haaning的電子郵件。

Source:綜合報道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Fortune Insight 聯乘 《華爾街日報》推出全新訂閱計劃「FI Prime Plus」,只需WSJ官網原價三分一價錢,即可同時暢讀《華爾街日報》全網內容和Fortune Insight大部份收費內容
按此訂閱:https://prime.fortuneinsight.com/web/wsj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rtune Insight Prime x《華爾街日報》全新訂閱計劃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