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航運總部, 新加坡, 上海, 貨櫃場, 物流業, 回標, 競爭力, 轉口港

轉口港不再|八成航運公司總部撒港遷至新加坡上海 香港貨櫃場費用高企損競爭力

Feature

2,891

本港貨櫃碼頭吞吐量連年下跌至全球第九,落後於上海和新加坡等地。國家《十四五規劃綱要》明確支持提升香港國際航運中心地位,但物流業界和議員均表示,香港物流業正面對土地成本昂貴、租期不穩等多種問題,政府亦缺乏政策支援。自由黨航運交通界立法會議員易志明評擊,政府對航運業缺乏長遠規劃,貨櫃場租地仍使用短期租約,最長只有7年,加上政府不定期「翻標」(或稱「回標」,即重新招標)令租金上升,提高貨櫃存放價格,打擊本港競爭力;落馬洲中港貨運聯會主席蔣志偉指,若然「回標」租地的原來經營場主投標輸了,更會賠上裝置機械等資產,血本無歸。業界指出,新加坡貨櫃場租約長達30年,吸引約八成航運公司將總部遷至當地,重挫本港貨櫃存放服務生意。

貨櫃場起始投資巨大 「回標」累原場主血本無歸 天價投地推高租金物流成本

綜合《星島》,《香港01》報導。蔣志偉表示,經營貨櫃場起始投放的成本巨大,第一次招標時是無水無電的爛地,需要投放成本興建,包括要購買及裝置機械等,涉資過千萬。惟所用的棕地全為3至7年短期租約,或會按季續租,但也有可能需要「回標」,即被政府不定期地收回作重新招標。原場主有機會無法投回土地,變相要把場內機械讓給下一手,對原場主不公。易志明則指,此舉令業界面臨更多不確定狀況,稱有貨櫃場便因洪水橋發展而不獲續約,他期望當局可於「北部都會區」預留土地作遷移,避免物流生意一去不返。

蔣志偉也舉例說明,參與政府「回標」的新競投者,因毋須投放興建貨櫃場的起始成本,出高價的空間較大,令本來營運一方更困難。假設原先在該處經營的原場主最初投放6,000萬,不想血本無歸,為了繼續營運唯有出更高價投標,形成租金上升的惡性循環,存放貨櫃月租更趨昂費,增加物流成本,削弱香港物流業的競爭力。

香港貨櫃車泊位月租遠超內地及星洲 船家轉投他港節省成本

蔣志偉解釋市道,指現時香港一個貨櫃車泊位月租逾4,000元,廣州和深圳只需1,000多元人民幣,新加坡亦只需約300多坡幣,即約1,000多港元,不少船家因而轉移至其他港口以節省成本。他建議當局充當「球證」,委託第三方評估「回標」租地原先貨櫃場的投資金額,並為機械作出折舊及於標書寫明數字,要求新營運商向上一手支付費用,使物流業界不致血本無歸。

新加坡規劃長遠 貨櫃場批地30年 有利當地經營細水長流

香港貨櫃儲存及維修商會主席李嘉迪指,新加坡批地給貨櫃場使用,租約一般為30年;雖然會規定公司要有若干規模的投資,但由於租期長,公司經營比較容易,貨櫃場成本較穩定,收費自然比香港吸引。貨櫃存放費方面,香港貴深圳六成、貴新加坡四成。李嘉迪指現時自己的客戶,約八成船公司總部已不在香港,遷至新加坡或上海等,當地港口設施較先進是部份原因,本港業務正流失;他指,業界已因內地封關而生意大受打擊,政府近月仍「翻標」用地,令情況雪上加霜。

物流業界促政府停止回標 改用批地模式 租期至少15年

自由黨選委界立法會議員李鎮強表示,國家《十四五規劃》支持香港提升國際航運中心地位,但港府政策對物流業的實際扶持欠奉,他形容為「得個講字」,對業界「愛理不理」;香港貨櫃吞吐量連年下降,疫情影響更令業界難以生存,惟有自求多福。

易志明認為,政府對物流業欠缺長遠規劃,他稱本來對今屆政府將運房局分拆滿有期望,但發現改組後的運輸及物流局只是「換湯不換藥」、「沒有加到人」,專責處理物流的人員不足。他促請政府設立物流署,制定長遠的物流發展藍圖,或就航運設立有如機場管理局的法定機構。易志明另指出,有些地方的物流用地是15至21年租約,「是否可以用批地模式」,強調政府必須有長遠政策,建議當局批出土地營運貨櫃場,每幅土地為期至少15年。

Source:綜合報道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Fortune Insight 聯乘 《華爾街日報》推出全新訂閱計劃「FI Prime Plus」,只需WSJ官網原價三分一價錢,即可同時暢讀《華爾街日報》全網內容和Fortune Insight大部份收費內容
按此訂閱:https://prime.fortuneinsight.com/web/wsj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rtune Insight Prime x《華爾街日報》全新訂閱計劃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