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薩沙律

Observation

83

恃才傲物的美劇男主角在劇中說過 Carbone 是他最喜歡的餐廳,於是那時候立刻上網看看 Carbone 是什麼東西那麼巴閉,然後發現原來除了紐約 (和 Vegas),香港也有一家 Carbone。
數年後的今天,那部美劇的最後一個 season 早已播完,但這家 Carbone 仍是久不久要來 man 一 man up 的 man cave:每次到訪,都覺得這裏氣氛有點像意大利黑幫講數的地方:神秘,邪氣,但又夠 raw。
其實重點不是想推薦餐廳,而是想藉著他們一道菜,慨嘆兩句。
通常去到一家高級餐廳,如果在餐牌上看到 Caesar salad,有些人可能會避開不選。「話晒試一個特別嘅地方,就梗係想試下一啲特別嘅菜色,Caesar salad 唔夠特別喎。」
再加上。
Carbone 這道凱薩沙律,ladies and gentlemen,要盛惠三百元。君悅酒店一個 Caesar salad 先係百五蚊,仲要係大 portion,畀你加埋雞肉都係收多你幾十。所以,三百元一個 Caesar salad 真係會嚇好多人一跳。
見到 menu 之後,有人會話呢個沙律唔抵,甚至話呃秤,所以唔會叫。但當然,也有些人會說,三百蚊一個 salad,一定有啲嘢嘅,叫嚟試下都好,就算呃,都係畀你呃一次啫。
如果要形容這個沙律到底是怎樣一回事,可能要寫多三百字,光是一顆麵包粒 (crouton),都是由最講究的醬汁和醃料炮製出來的。總之,你唔記得自己食過啲乜,都會記得自己見過啲乜,試過便會明白當中意思。
想講。
形容到天花龍鳳都好。
去過沒有十次都有八次的經驗中。
好多時。
投票唔叫呢個 salad 的飯腳,總是佔多數。
都係嗰句,唔抵嘛。
背後的創意、用料、驚喜,通通都是廢話,你畀兜菜加 pat 醬就想收我三舊水,當我傻㗎?
呢個世界上,好多人都鍾意講抵唔抵,叫 Caesar salad 如是,交朋友亦如是。
覺得你冇價值,約你食個 lunch 都嫌晒時間;覺得你有價值,再肉麻嘅嘢都做得出。
結果,呢啲人只會交到兩種朋友:一,冇腦嘅 dumb fucks;二,同樣地現實主義嘅仆街。
乜都講抵唔抵,代表睇嘢唔夠立體,而睇嘢唔夠立體,其實都係無知嘅一種,because you are lacking awareness in something deeper。
別說交朋友這等高深學問,就算是投資,也不是什麼都計抵唔抵就代表精明的。難道人家 Warren Buffett 說什麼價值投資法就只是「執平貨」那麼簡單嗎?平嘅股票係平,但如果認為平就等於會升,你仲純過純官。
活在世上,什麼遊戲都是人的遊戲,so please shove those metrics up your ass,然後好好看遠一點,看深一點。
才子常說的農民 DNA,就是人家街頭賣三十蚊一碗雲吞麵,你就在街尾賣二十蚊一碗,然後你朋友就在隔離街賣十五蚊一碗再送多碗,於是我們一世也煮不出日本人的拉麵文化。
一個抵字做人,以為得到比別人多,其實最後什麼都沒有。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Sparkle Hong Kong ESG Index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