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者上網:社交平台的善與惡 | 中環路人甲

Observation

168

最近紀錄片《願者上網》成為城中熱話,內容針對社交平台視用戶為產品的亂象,最後更引來教主朱克伯格出信公開回應。有趣的是,很多人都知道當中的問題,但卻又無法擺脫束縛。批評永遠都是容易,但在指責的過程中,用戶是否也應對問題作自我反思?

其實影片中對社交平台的論述,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早在上一次美國總統大選,英國公司劍橋分析被揭發利用社交平台收集用戶資料,並為特朗普的競選團隊提供建議。特朗普最後勝出選舉,劍橋分析更被視為功臣之一。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也令人注視社交平台所衍生的問題,及其行為操控對社會的破壞性,更使執法機關對劍橋分析展開調查。在壞消息及調查聆訊的壓力下,這家背景特殊,由共和黨金主投資,並由前白宮首席策略師所創立的公司,最終走上結業破產之路。

演算法的善惡取決於行為數據

客觀地說,紀錄片有點簡化了現今複雜的社會問題,很多深層矛盾都只是輕輕帶過,蜻蜓點水。感覺更多是想透過影片中巫毒娃娃的可怕形象,把社交平台塑造成萬惡魔鬼。但演算法其實只是一條數學公式,它實際上不存在任何道德喜好。

你可以把演算法當作成是一間房屋。屋內添置什麼傢俱,居住的人做什麼事,都由屋內的住客決定。房屋升格至風水大宅,是因為住客努力工作,使其事業步步高陞。不過如果住客萌生貪念,或者在屋內謀財害命,這就是一間兇宅。房屋本身是中立的,其善惡取決於住客的行為,而其行為又由人的意念所決定。

社交平台所製造的亂象,並非來自於演算法,而是來自用家們的行為數據。若用家的行為存在惡意,演算法的結果就必定跟隨作惡。反之,如果用家普遍選擇行善積德,相信演算法也必向好的方向發展。演算法就像佛家中的因果循環,正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人的另一面在黑房中得到釋放

再深一層,人類的有些行為表面看似美善,但內裡卻可能暗藏惡意。就如電影《復仇者聯盟:奧創紀元》中,鋼鐵俠一心希望開發奧創來保護地球,結果卻弄巧反絕。奧創雖然成功被開發出來,但卻以消滅人類為己任,武斷人類才是地球滅亡的根源。

奧創選擇消滅人類,其實與演算法沒太大關係,更多是因為人工智能是以東尼自己的思想作為藍本。這位花花公子性格上有他的黑暗面,但是演算法將其無限放大,最終釀成惡果。演算法就像鏡子一樣,鏡中人真實反映照鏡人的面貌。但是如果鏡中人有點醜陋或者肥胖的話,那麼就連照鏡人亦不敢直視面對。

社交平台上所推送資訊,是我們內心另一面所渴求的東西。互聯網世界的黑房環境,讓被世俗禮儀所埋葬的內心世界得到釋放。西裝筆挺的另一面可以是斯文敗類,粗鄙的人也可能有溫柔的一面。社交平台的道德喜好,取決於我們心靈中愛與惡的比例。

選擇在選擇前可能早已被選擇

在紀錄片中提出了一個命題,就是選擇其實都是一種假象,是廣告商透過平台對用戶發放資訊,從而改變我們的行為、想法和本性。但反過來問,製作人是否也在做同一事情,嘗試用紀錄片方式抹黑社交平台,讓我相信朱克伯格是大魔鬼?

那到底什麼是自由選擇?我用選票投了特朗普,這是不是我決定了他做總統?還是只是他的宣傳技巧比較好,讓我把手上的選票無償奉上?從哲學層面,人類大多所謂的選擇,都只是局限下的行為。當中的關係互相帶動,就像物量學中的量子糾纏。

沉迷選擇本身卻忘了背後目的

選擇本身就容易使人上癮,原因是它讓人有一種主宰一切,決定命運的感覺。在社交平台的上癮問題,實際是我們喜歡沉溺於沒有目的的選擇,認為可以透過不停的讚好、閱讀和分享,來主宰自己生命,找出人生意義,借此安撫心中的不安。

可惜人們執著選擇本身的這個觀念,就很容易被困在地獄輪迴,因為選擇本身就是一種虛像。在電影《廿二世紀殺人網絡:決戰未來》中,法國人形容選擇只是一種幻覺,是由有力量的人創造出來給其他人的海市蜃樓。我們唯一的希望和平靜,是去了解為什麼要去做這個選擇。

在社交平台上,到底你按讚的目的是什麼?分享文章的目的又是什麼?批評的目的又是什麼?這每個目的當中,愛與惡的比例又有多少?

大系統中人們都選擇助紂為虐

讓我們從自由意志的哲學中抽一抽離,回到現實商業世界的一些應用。紀錄片中指出的亂象,並不只是存在於社交平台。自人類有文明開始,社會、企業和家庭等的線下世界也發生相似問題,只是規模上與線上世界有點差異而已。社交平台的演算法,其實就是一個系統,可以存在於任何地方。

例如,我經常都會聽到一些朋友跟我埋怨,說他的公司業績很差。原因是企業文化腐壞,老闆領導無方、剛愎自用。員工之間勾心鬥角、結黨結派。上下沉迷於權力鬥爭、阿諛奉承、污衊指控。這些現象,不是與現時社交平台很像嗎?

有趣的是,人們總喜歡批評系統問題,卻忘了自己也是這系統的一部分。但當我問道為何不跟老闆直接指出問題所在,嘗試改變公司文化,根治企業毒瘤。大家都會突然推三推四,說做人不要太認真。我們都只是小職員,怎樣影響企業文化?

一個系統的墮落,其實每一個持份者都有責任。若然你默不出聲,其實就已經作出了選擇,容許惡意在系統中散播,助紂為虐。員工事不關己的小惡意,由系統聚集起來,形成公司文化,再轉化為業績,最後回到各個職員的薪金之上。

命運取決於信念和刀刃的方向

最後,我想用日本漫畫《浪客劍心》的名言作總結。「劍是兇器,劍術是殺人的伎倆,不論用多麼美妙的言辭來掩飾,這仍然是事實。」演算法是一個強大的武器,就如武士刀一樣,這都是不用爭論的。

但武士刀並沒有意志,刀不會自己飛行找目標殺人。殺人的意念,永遠都在人的人手中。因此,刀刃的方向才是重點所在。如果大家都像緋村劍心一樣,手持逆刃刀,目的是保護身邊所愛,刀鋒永遠面向自己,那麼社會就不會出現紀錄片中的亂象。

而手執這把刀的人,其實並不是朱克伯格,而是我們眾人本身內心的意念。

但願世間多點愛。

P.S. 喜歡我文章嘅讀者,可以到我嘅Facebook專頁《中環路人甲》讚好,俾啲意見。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