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弓之鳥】#MeToo運動成禍根:華爾街男性擔心惹官非,對女性避之則吉。

Business

#MeToo運動浪潮席捲各行各業,亦蔓延至男性主導的華爾街。

華爾街的男性為求自保,不敢和女同事共進晚餐;一起搭飛機也不坐在女同事旁;訂酒店房和女同事住不同樓層;避免與女同事單獨會面。

Bloomberg指他們為避嫌,採取如此極端的做法,令華爾街女性的處境更為嚴峻。如一名理財顧問所言,現今連僱用女性,也成了「未知風險」。

Photo From Fortune

華爾街男性成驚弓之鳥

Bloomberg訪問超過30位美國金融業高層,發現他們有如驚弓之鳥,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前Morgan Stanley董事總經理David Bahnsen表示:

「面對#MeToo像如履薄冰一樣。」

  • 【科技狂人】馬斯克:我尊重美國的司法系統,但我不尊重證交會!

  • 他管理的資產總額超過15億美元。

    華爾街的這一現象,在其他產業也十分常見。在如此不理性的「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 環境下,男性們會先自我審查自己的行為。

    職場律師Zweig接受訪問時說,有些男人對虛假的指控流露出擔心之情。他們怕的是一些不能控制的事情。

    華爾街的高層以男性為主,女性難以改變現況。一直以來,華爾街有一種文化:不會讓性騷擾投訴見於法院或暴露在大眾目光下。

    在此文化底下,華爾街的男性會變得謹慎,避免惹上性騷擾投訴。

    Photo From Moneycontrol

    做法走上極端

    一些匿名的受訪者指,#MeToo才開始了一年,卻造成重大影響。他們任職於對沖基金公司、律師事務所、銀行私募股權基金公司及投資管理公司。

    他們對Bloomberg說的這番言講,當然不會公開在公司裏說。私底下,他們受訪時說,他們單獨與女同事相處時,尤其是年輕貌美的女子,感到十分不安。這些金融業中人怕此舉會成公司是非,甚至惹上官非。

    一名投身基建投資的經理稱,與女同事共處時,一定會找一個沒有玻璃窗的房間;

    一個任職於銀行私募股權基金公司,將近五十歲的男子,表示從事律師行業的妻子叮囑他,決不要和35歲或以下的女子單獨吃飯,即使談公事也不可以。

    這些避險的方法可稱為「彭斯效應」(Pence Effect),名稱來自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他曾說自己避免單獨和妻子以外的女性用餐。

    女性遭殃

    #MeToo由荷李活著名監製(Harvey Weinstein)多宗性醜聞而起。運動過了一年,揭發多宗發生於Hollywood、矽谷的性騷擾和性虐待事件。

    不過,這熱潮沒有令女性在華爾街的地位上升,反令華爾街更像「男性俱樂部」。

    Wells Fargo & Co.高級副總裁暨金融業女性協會(Financial Women’s Association)會長向Bloomberg表示,女性們都在思考如何面對此情況。

    「這會影響我們的事業。」

    Photo From Bloomberg

    得不到指導

    男性對女性態度的轉變,大大影響女性的仕途。一名女子向Bloomberg透露,沒有人邀約華爾街女性出席放工後的飲酒聚會,此活動成為男性的專利;和老闆的私人會議時,老闆把門打開來。

    最重要的是,由於華爾街的高層以男性為主。在#MeToo熱潮下,女性難以獲得他們的指導。

    領盛投資(LaSalle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CEO Lisa Kaufman接受Bloomberg訪問時稱,華爾街根本沒有足夠的女高層來帶一些新的同事入行及發展。

    「新同事升職需要主管知道你所做的工作,給予你機會,才得以向上面的階梯晉升。」

    她續稱,

    「若沒有上司願意單對單地指導新的女同事,她們很難成長下去。」

    男人一定要鼓起勇氣,

    「不要讓恐懼成為障礙。」

    逃避不是解決辦法

    法律事務所FordHarrison的職場律師Stephen Zweig指出,若企業未能粉碎這種孤立女性的過大反應,不採取行動讓高層經理人安心及開放討論這項議題,恐怕同樣會面對法律上的危險。

    Zweig說:「若男性避免單獨和女性共事或出差,

    或擔心遭控性騷擾而不再指導女性,

    雖然他們將遠離性騷擾投訴的麻煩,但仍逃不過性別歧視的指控。」

    Source:Bloomberg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