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在起跑線|葉朗程

Observation

539

壓力大到嗑了半年安眠藥,是突然來了一個超級對手的某年。

入行大概三年,那時候的我一點也不算 green 了。漸漸地建立了自己的網絡和客戶,開始受到老細重視,也更多機會跟她一起見她的大客了。八個字總結事業的第一階段:無驚無險,順風順水。

直到他出現了。

不是重點的便不交待了,總之他就是從另一家銀行轉過來,比我大幾個月左右而已,聞說在讀書時期是資優生。自從他來到之後,我便開始感到一點莫名的壓力。那點壓力,隨著他創造出越來越多的成績,變得十分具體。

可能是年紀甚至是「路線」相若 (講唔出係乜嘢路線但總之就是個 feel 好似),不自覺地拿他跟自己比較起來。當然,既然彼此都是站在前線的,便是不容置疑的競爭對手了。好幾次,為了一個客戶,幾乎想除呔就出去隻揪。

然後有一次,又是為了同一個客戶,事情還鬧了上去老細的老細那裏去。

好記得,嗰一次,我同佢企喺老細間房裏面,足足一分鐘,冇人出個聲。

「其實係好小事,畀你兩個咁搞一搞,變到好似好大件事。」

以上是老細的第一句對白。

以下是老細的第二句對白,呢世都會記得。

「放低自己,擺公司喺一個重要少少嘅位置得唔得。出嚟做嘢,唔應該將個人榮辱放得太重。」

之後半年,我瘋了,不眠不休,除了業績還是業績,是擋我者死的決心。結果,半年內做出了之前一年半也做不到的成績。不過他比我還要瘋,做得比我還要多。

唔係拍緊戲,主角唔一定係贏,但主角明白了一個道理:每一個成功的人,個人榮辱一定一定放得很重。

那些說富貴如浮雲的,是因為已經贏人幾條街,站在那個永遠第一的頒獎台上面,無敵了。但試想想,當他還是一個小混混的時候,要是真的視富貴如浮雲便一早 GG 了。

想起這段往事,想起那個對手,想起榮辱的意義,是因為剛剛看了 Fortune Insight 的一篇專訪,受訪者叫陳建中,又是一個由零到很多的奮鬥故事。

這個專訪狠狠地拿了「舖王與孻仔」,跟這位陳建中做了個反襯。舖王的半生心血,差點被孻仔輸光。「原來孻仔唔止拉心肝,仲可以輸到你心慌……」

小時候,他做錯了,有沒有把他罵到體無完膚?還是摸著他的頭說,乖,唔緊要唔緊要,all good all good。

是父母的慈悲,剝奪了小朋友對榮辱的本能反應。

贏在起跑線,好多時輸到影都唔見。

輸在起跑線,起碼會想找個機會,背水一戰。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