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成經典的神作:勿把簡單問題複雜化 | 中環路人甲

Observation

1,833

近日有一部電影《天能》上映,由著名天才導演基斯杜化路蘭所執導。當中劇情燒腦,觀眾即使入場多次也難以理解。作為一部天才作品,這電影絕對可稱為神作。但在時空穿越電影中,若論家傳戶曉的經典,我還是比較喜歡二十五年前的《回到未來》。

這篇文章算不上是電影評論,也不打算作任何劇透,畢竟電影作品的喜惡是一種個人品味,總有人喜歡基斯杜化的暴走模式。我更多是想在此借用這部電影作品,說說近年一些商業世界的類似情況,就是人們總是喜歡把簡單問題複雜化。

瘋子和天才大多只是一線之隔

曾經有一部叫《有你終身美麗》的電影,講述已故諾貝爾經濟學得獎者約翰納殊的前半生。約翰納殊是一位絕頂聰明的數學家,可惜卻受精神病所困擾,更被周邊的人所歧視。世上的天才都很相似,總被人覺得瘋瘋癲癲。英國詩人約翰德萊登更有句名言,描述天才到瘋狂都永遠只是一步之遙。

基斯杜化起初是透過拍攝非主流作品出道,直到《蝙蝠俠》三部曲才為大眾市場所熟悉。《黑夜之神》更是他的巔峰作品之一,整套電影可說近乎完美,飾演小丑的已故演員希夫烈達,更為這部作品增添傳奇色彩。三部曲的成功讓這位天才變成一位真正的明星導演,在電影公司前炙手可熱,人人都為他瘋狂。

商業世界也是一樣,當你成功過一次,就會變成傳奇人物。若一位瘋子轉身變成天才,無論他說什麼話,別人都要為他列席而坐,洗耳恭聽。假如你看不懂他的電影作品,是你的哲學修為不足,或是你領悟力太弱,因為天才永遠都是對的。赤裸的國王身上總是穿著衣服,只是你的智力不足,無法看見。

簡單事情變複雜後可賣貴一點

時空穿越回到過去本是一個簡單故事,很多電影都有相似的情節,最經典的莫過於《回到未來》系列。這部經典作品的成功,可以從周邊產品的受歡迎程度中看出。除了那部人人夢寐以求的迪羅倫跑車,電影音樂對影迷們都是耳熟能詳。

但被拍攝過的電影故事,很難說服投資者再次出錢投資。因此就要加上很多時間逆行特效、科學理論和人生意義等的新元素,讓整件事情變得似懂非懂。電影故事難懂不用怕,因為我們有基斯杜化。

即使最終連製作公司的人員可能也看不懂的時候,也不用怕,就讓明星導演去跟觀眾說說:「你們不要試着理解它,去感受它。」就如某些初創公司一樣,很喜歡跟投資者說,不要試圖今天賺錢盈利,請你陪伴我們一起改變世界。

近年資本市場就像《天能》一樣,利用包裝把人工智能、大數據、區塊鏈和閉環生態圈等的理論,並配上一位像喬布斯的天才企業家,把簡單的產品變成複雜的故事。電影情節看得一知半解也沒關係,你可以入場看三次。商業模型也是一樣,不賺錢也沒所謂,你只要願意付出三倍價錢就可。

故事能成為經典需要有共嗚感

當一個故事追求複雜,就很難在大眾市場生存,只能追尋細分市場,畢竟世間能讀懂天才的瘋子不多。一部作品要提升成為經典,就必須要與最多的觀眾產生共嗚,而非導演本人的單獨自我放飛。

《回到未來》之所以能夠成為經典,在於故事簡單,角色鮮明,有共嗚感,容易引導觀眾思考未來是否早已命中注定。當中所說的道理可能比《天能》少,但觀眾能吸收的應比《天能》的多。

最恆久的商業模式,不外乎某幾個競爭優勢。例如企業如何設立市場壁壘,建立堅固的護城河,理論不用太複雜。很多商業計劃書都有相似的問題,喜歡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管理層向投資者說了一小時,但也說不出重點。除了一大堆班門弄斧的專有名詞,你其實到底在說什麼?

問題複雜化後很容易玩死自己

這部可能連基斯杜化都看不懂的神作,讓觀眾燒腦的劇情比他過去的作品相對地多,明顯地駕御不了深奧的科學原理,劇情矛盾就以藝術去包裝。到底是否他為刻意追求複雜,而最終玩死自己,答案就只有他自己本人才知道。電影《天能》賺錢應不困難,因為基斯杜化這個名字足以吸引很多人入場再看。

奧斯卡的評判也可能稱這是神作,因為沒有評審敢說自己是看不懂。這部神作當中可能暗藏宇宙真理,但若不是有基斯杜化這位天才的簽名,大家可能認為這部電影根本在故弄玄虛,畫蛇添足,只是把一個簡單問題複雜化。

我很誠實地告訴大家,電影《天能》的故事對我來說實在過度複雜。我也選擇放棄了,即使在網上重溫一些專業的劇情解釋,也無法完全理解。我也不打算多次課金入場再看,以圖能解開電影中所有疑惑。或許這部連主角名字也沒有的電影,當中給觀眾的疑惑根本就是無解。

電影世界跟商場世界都是一樣,簡單就是美。

P.S. 喜歡我文章嘅讀者,可以到我嘅Facebook專頁《中環路人甲》讚好,俾啲意見。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