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時代】那些靠注意力賺錢的公司正在摧毀我們的大腦,如何善用「注意力」?

Strategy

3,481

注意力是一種有限的資源:地球上有77億人,每人每天只有16個小時的清醒時間,理論上來說一共可以提供1230億小時的注意力。

現在想想,每天有10億小時寶貴的注意力被YouTube佔據,這大約是全世界可用注意力的1%。而YouTube的母公司Alphabet並沒有披露其收入,但據估計其年收入為130億美元,因此我們的時間對它來說每小時大約值4美分。

Photo From Internet

但它對我們又有多少價值呢?

問題是,隨著各大公司把它們的產品做的越來越吸引注意力,我們就留不出太多時間去關注那些重要的事情了—而這些事情實際上會讓世界變得更美好,比如養育子女,培養友誼,自我發展以及對服務社會。

我們的老闆,我們的伴侶,我們的孩子,我們的父母——他們都期望我們在他們身上多花一些時間,如果我們付出的不夠,一切都會受到影響。

事實上,我們很痛苦。我們可能會有壓力,不知所措,最終抑鬱,焦慮,甚至自殺。這就是為什麼過度使用網絡和遊戲被認為可能存在精神上的病態。

這些公司在吸引我們的注意力方面有十足的動機。

哈佛大學教授Shoshana Zuboff稱,從注意力中賺錢,而不是從實際的商品和服務中賺錢,是從市場資本主義向新的「監控資本主義」轉變的一部分,這種「監控資本主義」依賴於提取客戶數據。

在Zuboff看來,我們與互聯網公司達成的「交易」並沒有建立起建設性的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相互關係,與傳統市場經濟中商品與服務的標準交換相比,它們更接近於將我們的靈魂賣給魔鬼。

向注意力產業徵稅

那麼我們該如何拯救我們的靈魂呢?如果我們採取具有悠久歷史的方法,讓政府考慮到吸煙或飲酒等行為的社會成本,然後開始對吸引注意力的行為徵稅,會怎麼樣呢?

這聽起來可能很奇怪,但真的很奇怪嗎?如果我們把大數據看作注意力經濟的「燃料」,把過度利用注意力的問題看作氣候變化,那麼為什麼不像對碳徵稅一樣,對吸引注意力的行為徵稅呢?

政府用來支付安全、健康等費用的稅收也可以用來遏制對公民不利的行為。

煙草稅籌集了大量資金(用於治療肺癌和出生缺陷)。這項稅收在不剝奪人們吸煙權利的情況下減少了這一問題。因此,吸煙的成本轉移到了吸煙的人身上,那些繳納煙草稅的人最有可能需要醫療保健。

研究表明,基於稅收的抑制措施比其他所有行為改變措施更有效。那麼,如果我們把網站上的「點擊誘餌」想象成煙草中的尼古丁,又會怎樣呢?

但我們如何對注意力這樣的非物質產品徵稅呢?

只是拿回原本屬於我們的注意力

並非所有的商業模式都需要以吸引注意力為代價。大多數付費app都沒有廣告,它們的設計目的就是為我們提供幫助。當公司從吸引注意力中獲利時,界面設計的本意就變成了在沒有得到我們同意的情況下改變我們的活動了。

正如Facebook的早期員工Jeff Hammerbacher所言:「我們這一代最聰明的人都在思考如何讓人們點擊廣告……這太糟糕了。」

它們劫持了我們多少「注意力」是通過點擊率來衡量的,我們可以從這裡下手徵稅。

例如,當我決定寫這篇文章時,我去了一家互聯網服務公司。如果界面被設計成把我的注意力劫持到其他事情上(例如,向我推銷減肥產品),那麼它將以我意想不到的方式奪走我的注意力,給我和其他人帶來額外成本。

許多內容製作商其實是不情願加入廣告的,但僅憑訂閱無法維持生計。這種注意力吸引模式是為了操縱你用轉移的注意力為它的內容付費。從本質上說,你最終從事的是其他活動,而不是閱讀內容。

有些人會說,消費者不可能擁有一切。如果他們不想支付訂閱費用,就不得不忍受廣告。廣告可以在電視節目之前和之後播放,而不是不停地打斷它,但基於訂閱的流媒體電視(例如Netflix,它仍然沒有廣告)已經迅速超越了傳統的有線網絡模式。

越來越多的用戶盼望著新的商業模式,因為對注意力的劫持已經耗盡了他們的精力。當然,這就是為什麼廣告攔截器的使用率每年都在增長,在2018年超過了30%。

如果政府不向廣告商徵稅,那些公司就會轉而向消費者「徵稅」。拿谷歌來說吧,你付錢給它,讓它移除網站上的廣告,然後谷歌支付給那些提供內容的公司作為補償。

所以,你基本上是在從谷歌買回你的注意力。作為中間人,谷歌能從兩頭拿到好處。但是我們是否應該從一開始就得到屬於自己的東西呢?

公平地說,谷歌也在幫助用戶更好地管理他們的時間。谷歌聽到了消費者的強烈抗議,也在設計工具幫助用戶理解和管理自己的注意力,以便「將注意力放在最重要的事情上」。但這些就足夠了嗎?

或許我們需要的是更具創新性的商業模式,或許徵稅能夠激勵企業轉而開發出這些模式。至少,它能顯著減少我們注意力的分散程度,幫助我們把注意力放在重要的活動上。

也許是那些帶給我們JavaScript和Firefox的人突然出現拯救了我們。基本注意力代幣(Basic Attention Token)算是個辦法,它用Brave瀏覽器匿名跟蹤用戶對內容的參與,並將加密貨幣發送回廣告商和出版商。

它希望能做到更好地保護隱私,減少欺詐,讓出版商和廣告商各得其所。用戶還可以獲得代幣,把這筆錢花在他們看重的優質內容上。也許是時候換個瀏覽器了。

不管怎樣,我們需要一種方法來遏制注意力經濟的野蠻生長。

當然,最好是找到一個消費者的最佳尊重點,讓那些公司可以與消費者進行溝通,而不是繼續肆無忌憚或者達到對社會有害的程度。無論稅收是否能解決問題,它都提供了一些值得關注的思考素材。

Source:Dorian Peters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