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夢粉碎】因國慶閱兵感動落淚,疫情爆發卻被告知「離中國遠一點」;海外小粉紅:真實世界,沒有戰狼來救我

Happening

3,812

常使用社交網站的人對「小粉紅」並不陌生,他們是指擁護中共紅色民族主義的年輕人,他們常在網絡上與批評中國的網民隔空交鋒,捍衛他們敬愛的祖國。不少小粉紅都在海外留學,平日依舊用微信與朋友聯繫,當有人說中國的不是,就會連群結隊為祖國辯護。不過,一場新冠肺炎卻令他們反思與國家的關係,當海外疫情爆發,他們被告知要留在當地,航班被取消又求助無門,國內的人卻告訴他們要「離中國遠一點」,以免影響中國抗疫的成果,但又不敢接外海外媒體訪問表達不滿,生怕中國政府會秋後算賬,只能在網上匿名抱怨。他們心中的美好祖國想像破滅,有人在微博上寫道:「真實的世界裡,沒有戰狼來救我」。

Photo from Chinagate

「我愛的國家不想我回來」,小粉紅內心變得矛盾

James Liu是美國一間大學的應屆畢業生,「生長在紅旗、接受紅色教育」的他一直認為自己是個愛國者。他曾哽咽地觀看國慶閱兵,看到一個從落後走到強大的國家,又看中國軍事電影《戰狼2》看到雞皮疙瘩。當有網民批評中國,James和很多中國留學生一樣為國家辯護。他譴責香港的反修例運動,認為是分裂國家的行為,當美國總統特朗普稱冠狀病毒為「中國病毒」,他們Twitter上糾正用這個字的人。他向《紐約時報》記者說:「我是真正的小粉紅」。

然而,新冠肺炎爆發卻給他全新的想像。雖然中國表示自己抗疫有多成功,但一直身處海外的James發現:他一直維護的國家不想他回來。

當疫情大流行後,James被困海外,沒有航班、只有天價機票,中國政府擔心像James的國民會帶病毒回國,限制了國際航班,並告訴他們要留在當地。當留學生在網上問為何他們不能回國,在中國的人告訴他們「離中國遠一點」,因為他們可能會破滅中國抗疫成果。

James和很多海外中國人首次和祖國的基本政治原則起了衝突:國家利益大於個人需要。雖然這看似合理,但是像顯然與美國與其他地方不同,在這些地方,少數人的權益受到保障。這次,滯留海外的國民成了少數人,他們被期望要為大多數人犧牲利益。他們就加入了批評家、香港反修例示威者,正是這些「小粉紅」一直在網上交鋒的對象。

不少「小粉紅」重新思考與國家的關係。「我愛的國家不想我回來」,James心情非常複雜,「你能想像有一天,有人告訴你一直確信的事並非真實?」。

花1萬美元買天價回國機票,「戰狼」到哪裏去了?

James於4月初花了900美元買了一張達美航空(Delta Air Lines)飛往上海的機票,但因為中國政府限制美國航空公司,該航班被取消。他有朋友以1萬美元買了一張回國機票,但這個價錢對他而言太貴了,其後數週他都因為回國事情而徹底難眠。最後,他轉折地先從洛杉磯飛到韓國首爾,然後再回國,機票花了2500美元,但心內總算安心一點。

在2月、3月時,很多中國留學生不急於回國,因為中國疫情似乎更為嚴峻。但當疫情席捲全球,中國限制外國航空公司航班,國內航空也有限地運作。同一時間,一些較不富有的國家給印度也協助海外國民回國。

那「戰狼」中國呢?不少中國學生在中國航空部的微博上請求並抗議航班被取消以及天價機票。對他們而言,中國就像美國但不能觸及的夢。

這一代的「小粉紅」愛國情緒非常強烈,他們在嚴謹監控和強勢政治宣傳下長大。即便不少人出國留學,但並不代表他們會受外國思想薰陶,很多人身處外地仍活於微信的圈子。

在愛國電影《戰狼2》中,一本中國護照上寫道:「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當你在海外遭遇危險,不要放棄!請記住,在你身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但經歷過滯留海外,不少留學生認為這只是空談,有在日留學生在微博上指:「真實的世界裡,沒有戰狼來救我」。

Photo from Internet

只敢匿名發洩,生怕中國政府秋後算賬

這些學生在網上匿名發言毫不保留地發表不滿,但接受訪問卻有所保留,因為擔心中國政府會報復。他們在一個微信群組上「圍爐」交流,分享航班、簽證等資訊,群組也充斥著不滿情緒,但為免受中國政府懲罰,他們約定不要接受國內外媒體訪問。有時候,當他們忍不住批評政府,會有人立即警告他們閉嘴,否則微信帳號會被關,或回國後會被邀請「喝茶」。

「小粉紅」James說:「我在紅旗下成長,接受的是紅色教育」,「現時,我可以說甚麼?」。

Source: New York Times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