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 or Iron Man?|葉朗程

Observation

625

約我吃飯的一個朋友,選了一家米芝蓮一星泰國餐廳。

去到的時候,看到餐桌座落在一個優雅的露台上,甚是搶眼。

但更搶眼的,肯定是餐桌上那個 decanter 旁邊的酒瓶。雖然 decanter 早已盛著紅酒,但主人家還留著酒瓶,似乎想故意讓我看到,那是一瓶什麼樣的紅酒。

以為是朋友聚舊而已,但看看那瓶紅酒的價值,這頓飯應該不是天南地北那麼簡單。

其實早也覺得奇怪,這個朋友找我通常都是在電話談個一兩小時,討論市場走勢或詢問投資意見。約出來見面,少之又少。

「喂 Justin,」我握著他的手說,「瘦咗喎。」

其實佢冇瘦到,不過當我唔知對方想點嗰陣,潛意識都鍾意用呢句開場白。

Justin 是其中一個本地家族的第三代,比我大六七年左右,他的父親離世後便直接承繼了一筆可觀的遺產。本業是已經有數十年歷史的地產及建築工程生意,但由於家族龐大,業務穩定,屬於第三代的他也無需參與家族的任何生意活動。

跟 Justin 初次見面的時候,剛好跟一班老牌 real estates bankers 在晚飯。他當然認識這班前輩,飯前過來聊了兩句,飯後幫我們埋了單。作為「外人」的我,自然是十萬個不好意思,於是便加多兩錢肉緊地連番道謝,然後便開始了沒玩沒了的話題。

坐擁著三四千萬美元的資產的 Justin,除了喜歡周遊列國外,最喜歡談論股票投資。

他很有趣,像是人稱四五六七叔那類的富豪,經常帶着一張紙,寫上自己心愛的股票。

對於廣大股民來說,Justin 的股票選擇都比較另類,因為他的興趣是把心理學大師 Maslow 那套 Hierachy of Needs 放在資本市場裏發揮。

理論的結構簡單直接,就是根據人類的「五層需要」(physiological / safety / love and belonging / self esteem / self actualisation) 去選擇相應合適的股票。

好像 LMT 等 aero defense 的公司,當然是屬於 safety 那層;至於 LVMH 或 Ferrari 那些,便是 self esteem 那類型了。

刮起金融風暴之前,我就是剛剛建議他買入一些「physiological need」類的股票,最後也賺了一點錢。(賺了一百萬美金左右,對他來說確是「一點錢」而已。)

有很多同事都跟我說過,哎喲 Justin 在我們這裏又沒有戶口,不值得花那麼多時間在他身上呢。但我覺得,client 呢啲嘢,煲吓煲吓先會有嘅;點知,等到我辭職之前,佢都仲未畀過一蚊我。

所以,看到那瓶酒,真是有點錯愕。侍應見我坐下,本想替我斟酒,但 Justin 堅持要自己來。紅酒從 decanter 緩緩流出來,市儈的我心諗,未講嘢已經畀我袋咗成千蚊,究竟佢想點。

「Marcus,我哋屋企想開一個 family office。」

幾好呀,我說,然後珍而重之地嚐一口美酒。又心諗,開呢啲咁正路嘅嘢,唔使都問我意見啦。

「我想搵你幫我哋搞。」

聽完佢呢句,嗰一千蚊幾乎噴番出嚟。

搵…… 我…… 搞……?

簡單來說,family office 就是家族辦公室,主要分兩種。

第一種 family office,專做產品投資的,and we call it active trading。

像一個迷你 trading desk 一樣,這類 family office 會招聘一些銀行的投資專才,在不同的資產配置上作出適當的 investment decisions。

曾經跟一些地產大亨的 family office 合作過,他們資產之大,是在每一家私人銀行,強調,是每一家,都差不多有八至十億美元這個 level 的資產值。做人民幣 FX 就會找 Deutsch 及匯豐 (因為個價靚啲),搞 collar financing 便會去 Goldman 及 Credit Suisse,至於一般的 equities 就可能是 UBS 或 Morgan Stanley。

由於資產值相當之大,他們有絕對充足的人手去處理不同 asset class 的投資,甚至可以分開獨立的隊伍處理股票、外匯或債券等不同交易。

這些 family office 最喜歡聘請 ex-traders 或是資深的 private bankers (or investment specialist) 去組成一個龐大的 multi-asset class 團隊。

每間大行都會對這些 family office 趨之若鶩,原因當然就是,family office 每天都會和不同的銀行交易,擁有極大權力;手握的令箭,講緊係每次都十球二十球美金嘅交易額,百分百是銀行的金菠蘿。

第二種 family office,是專做 deal 的。

唔講你都知,香港不少大家族都是做地產的,說的當然不止是住宅樓宇的項目發展,也有酒店及商場,或者地皮收購等。他們有興趣做的一些海外收購合併,也多是跟地產有關。

這種 family office 通常擁有獨立的 real estates investment team,專門去看世界各地的產業發展。縱橫江湖多年,家族本身都已很清楚地產產業的優劣,所以他們也喜歡做 private equity,即是做完 M&A 還要坐 board 上董事局 make changes 的那種 deals。

「你想我幫你做邊種?」我問 Justin。

聽完他的答案,腦海裏立刻閃過一張電影海報。

I want you to assemble a team. (Justin 認真地說)

Avengers? (突然有種使命感讓我更加認真地問)

Yes, and I can make you Iron Man. (他輕鬆地笑著回答)

But I want to be Thor. (我仍然認真)

Why? (Justin 好像為我的冷門選擇感到有點驚訝)

我笑而不語,乾了那杯陳年佳釀。

Iron Man 有的只是錢,我想要的,是 power。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