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勢力】兩院呈交香港人權法予特朗普,吳明德:警方最強硬的時期已過,出兵鎮壓機會極低。

Observation

2,814

香港抗爭活動歷時將近半年,警方以武力打壓抗爭者,近日更強行攻入中大及理大校園,坊間認為猶如六四重演。從上周日(17日)晚起,理大內的人被重重圍困,警方用水炮車、催淚彈等攻擊他們,抗爭者則投擲燃燒彈還擊。大學全部出入口被堵塞,校內所有人面臨暴動控罪,坐困愁城。

除了有理大抗爭者拼死一搏,校園外亦出現多場示威活動「圍魏救趙」。城外的人欲從八方支援,奈何未能突破警方防線,多人被捕;城內的人屢次嘗試逃走,但失敗居多。現時,校內的人陸陸續續步出校園「自首」,只有數十人堅守校園。

警民衝突越演越烈,Fortune Insight特別邀請到香港資深銀行家、浸會大學客席教授吳明德分析,《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下稱香港人權法)在兩院全體通過後,中國會否派兵鎮壓示威,警方會否仍保持強硬態度,特赦令及區選可否緩和香港局勢。

中央只想嚇怕示威者

有人認為警方攻入校園好比六四天安門事件,難道中央希望「清洗年青一代」?吳教授認為沒有那麼極端,示威者與中共的關係猶如父子。中國圖以強硬手段嚇怕校內年輕人,三路包抄,再切斷糧食供應,看他們會否害怕退縮。

情況就如14、5歲年輕人在家裏抗爭,即使父親罵他、打他也不會屈服,最怕不夠零用錢,斷水斷糧。因此曾鈺成及數十位中學校長與宗教界人士扮演母親的角色,在適當時機出來勸服雙方。

中共不用出兵鎮壓已可解決事件。

派兵鎮壓香港或提升武力?

可是,不少人仍擔心在暴力不斷升級下,中國會派兵鎮壓香港示威。吳教授分析,若香港人權法案成功通過,香港關係法是否仍有效,視乎香港能否保持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接下來,在參議院的機制下,如未能落實港人雙普選,代表港人的自治程度減少。在此條款的規限下,中央不得不考慮訂立雙普選時間表。

根據此條款,只要中國出兵鎮壓,便會受到制裁。另外,兩個月前特朗普說過,如果中國令香港的自由民主倒退,將終止中美貿易談判,因為有七成美國國民都站在香港一方。

習近平訪問巴西時說了三個堅持,其中一個堅持是香港警方依法執法,表明不準備派解放軍。因此中國派兵到港的機會甚低。

以強硬作風聞名的鄧炳強接任香港警務處長,到底警方的武力及㩜捕的問題會否惡化?

中共權貴在香港最大的代理人是過去二十年已在香港扎根的團體如中聯辦。中聯辦多數被認為是非習派,也是香港很大的利益集團。當美國立了法,反而保障他們在香港的利益,再沒有誘因令香港亂。

因此,吳教授認為香港示威的情況會靜下來,以後的執法硬度會下降,而先前執法的責任會落在退休後重返警隊的劉業成身上。過去三個月,他是警隊總指揮,但與警隊的合同已於上星期取消。

「一哥」會開始變得審慎,建立好自己的形象,相信態度不會再那麼強硬。

特赦有助緩和港局勢?

未來警暴問題可能會有所改善,但五個月以來所犧牲的示威者怎麼算?特赦示威者是五大訴求之一,「特赦令」可否緩和今次局勢?港大法律學院教授、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接受香港01訪問時提到,1977年成立不久的廉政公署大舉肅清涉貪警察,引起警察不滿,一度闖入廉政公署總部傷人。

最終時任港督麥理浩頒布局部特赦令,除了已被廉署審問、正被通緝和身處海外的涉案者,其餘在1977年1月1日前涉貪而未被檢控的公職人員均可獲「特赦」。

到底特赦可否成為香港的出路?吳教授認為當時港英政府希望以政治方法解決貪污的問題。在當時的環境,有些警察是被逼貪污,尤其是基層警務人員。

但目前警察和抗爭者的衝突,警察一方是執行任務,使用的武力超乎想像,同時根據現行法律,抗爭者亦犯了法。若示威活動完結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可由未來特首決定是否行使「特赦令」。

區選是不是出路之一?

那麼現時示威者有什麼可以做?區選是不是出路之一?吳教授認為街頭抗爭是中共的強項,區選則是香港強項,乃回歸以來唯一一人一票的機制,況且今次是第一次有450議席,近似全民公投。如民主派可以得到7成票,可以轉以和平理性去抗爭,將所有政治訴求放在議會討論,使年輕人明白和理非也可達致政治訴求,不要用身體在街頭抗爭。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