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成關鍵】《經濟學人》:北京如何應對示威活動,將決定亞洲超群金融中心的未來

Happening

4,650

除了中國之外,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怎樣解決《逃犯條例》危機,塑造香港的未來。自這次的風波之後,有一件事是必然的:香港不可能還原成 1997 年回歸中國,政治只是扮演次要角色的「經濟城市」。以下是《經濟人》雜誌最新一期再度將香港《逃犯修例》 風波為題的封面故事 。這次,他們探討天安門六四事件會否重演和香港經濟對中國的重要性。      

Photo by The Economist

20 年來的變化

Photo by Big5eastday

隨著時代的變化,明顯地中國已不再直接依賴香港。1997 年回歸時,香港經濟體佔中國的百分之五,但是現在只佔百分之三,也不再需要香港港口運送大陸貨物已不再重要了。令人驚異地,過去20年香港在貿易、物流和金融上對經濟的貢獻卻非常相似,分別佔22%19%在香港跨國公司也較20年前增加了2份之3。另一方面,深圳同時也成為新巨型科技公司如華為、騰訊及中興……等的中轉站。

香港比想像中更重要

大陸越是獨裁主義,就越需要香港。如果香港經濟和法律系統改革,它在國際商業上便毫無用處。

雖然中國近十多年發展快速和全球化,但它並沒有對外界開放。所以,香港這個小城市不成比例地對中國有用。 香港經濟體在國際法律中具有地位,因此能夠無縫地融入西方市場。

亞洲金融中心的高度經濟自由

Photo by Internet

香港的優點包括: 高信用評級、降低銀行和交易對手風險敞口的風險權重、 美元結算系統在世界貿易組織上含個人會籍⋯⋯等等。其股票交易所與美國,歐洲和日本有著「等同」地位; 被指數公司認定為「發達的」股票市場以及與其他證券監管機構有合作協議。    

Photo by The Economist

在過去十年中,香港的跨境銀行貸款其中大部分是中國企業通過香港借入美元。香港的股票市場現在是世界第四大股市,僅次於東京,但領先於倫敦。其中約70%的資金用於中國公司,但顯然這種組合已從國有企業轉移到科技公司如騰訊,美團和小米等,因為大陸市場封閉和不夠成熟。阿里巴巴也正準備在香港市場上市。目前為止,它只在紐約有上市。

香港是弱點

Photo by ramboll
Photo by Internet

中國不敢輕舉妄動這點,顯出香港的重要性。 許多美國公司如 Facebook Google Amazon 選擇在新加坡成立亞洲總部,因為擔心中國網絡的問題。 已經在香港成立的跨國企業,也正在考慮是否該把公司總部從香港移去新加坡。 

另外,中國除了在《逃犯條例》收例風波上聲譽有損 ,他們相信美國打算利用香港的現況來要脅共產黨。 雖然特朗普跟習近平一樣,稱呼反送中活動為 「暴動」,但他的行政部卻視示威活動為中國正在破壞香港自治權的回應。 

美國高官分析 

Photo by Internet

一位美國政府高官表示,如果中央強行以武力干預,對香港來說將會是場悲劇, 也對中國不利。發放解放軍將會是中國又一單與自由世界脫鉤的事件,中國便會倒退到如毛澤東的黑暗時代。該高官比喻,在某一方面上香港地位有如 「冷戰期間的西柏林」,自由、富裕的國際性城市。他補充,「一國兩制」現在正冒著過早死亡的風險。     

重演六四?

Photo by Internet

中國也知道1992年成立的《美國-香港政策法》將會是美國強大的武器。 美港政策法認定香港為獨立的法律與經濟個體,並擁有開放經濟的所有權利。假如中國派解放軍進香港,美國就要宣報中國違反方案,但這是一個極端、最後的選擇。    

即使中國真的發放解放軍,也不會如1989年天安門事件一樣,帶上坦克車與機槍,隨意地暴力。

反而,可能只會派幾個低調謹慎的士兵給香港警察做支援。今天的解放軍會像香港的警察,他們獲得更好的訓練,也更懂維持人群秩序。但是,根據林鄭月娥的顧問,不讓解放軍進香港才是最重要的,因為會顯得香港沒有能力解決自己的家事。

目前為止,中國只要求香港警察與法庭加強手法處理事件 。《經濟人》估計,中國將受壓而對香港的態度會更強硬, 10 1 日是共產黨上台的70週年紀念日 。 

Photo by Internet

其實2014 佔中活動時, 也試過用強硬手法對付香港內的動盪。短期是可行的, 但長遠來說是不會生效,因為示威者只是會越來越激進。  

中國在港日益強大的勢力

香港政治正在 「大陸化」。以往有如隱形的中聯辦,現在是香港最大的出版社,提供貸款給親中國的企業,還有保障確保中國選擇行政司司長並支持共產黨在立法機關和區議會選舉中所青睞的候選人。近來,中聯辦更將多樣職業中的領導職位,推向對共產黨忠誠的官員。   

大家都質疑《逃犯條例》

不只是學生,香港總商會甚至是支持建制派的商業也對 《逃犯條例》有所保留。 香港總商會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暴,在香港商界上這是一個大膽的舉動,因為有機會要面對大陸網民的憤怒和責罵。另外,親建制派的商業也擔憂逃犯條例會再度增加和中國做生意的風險。 

香港還有一線光芒  

Photo by Internet

林鄭月娥的一位顧問表示,如果香港街上恢復平靜的話,香港政府很可能再次推出2015年推行的普選制。普選制允許民眾選出行政司司長。5年前,泛民主派拒絕這個政治改革,因為只有北京肯定的人選才能參選。  

但是陳方安生認為,只要設立普選時間表,就可以達成協議。她覺得林鄭應該考慮這個選項。畢竟,她身為行政司司長的合法性危機本質來自於她不是被香港自己選出的,所有未經選舉的前任也都以失敗告終了。 

最終的戰場

Photo by Internet

多個民主主義者表示,今年11月的選舉地區議會會是個比破壞警察局更為關鍵得多的戰場

建制派律師和時事評論員 Kevin Yam (任建峰)認為,只要泛民主派贏才能顯出「你看, 我們  (而不是你們)才是沉默的大多數。」  

如果暴力繼續下去,和平宣傳和異議的途徑將被一方或另一方阻止。這種情況將導致香港社會結構長期撕裂和香港經濟的不斷下降。最壞的情況是一旦裝甲防暴車輛從駐軍大院撤出,它可能意味著香港的終結,正如人們早已想像的那樣。

Source: The Economist

Translation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