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爭議】《The Atlantic》:從莫斯科的經驗教訓,北京若出動解放軍,香港的後果是⋯

Happening

爾灣加州大學中國及世界歷史學教授和政治學部主席教授在《大西洋》( The Atlantic )報紙上合夥寫了一篇關於香港與蘇聯大型示威活動的對比。

兩位歐州東部和亞洲東部專家以過去幾十年蘇聯的經驗為例子,分析北京打算怎樣鎮壓城市內的示威。

可能你正在經歷以下一些情況。

Photo by The Conversation
Photo by Internet

街上人潮湧動, 示威者既對他們熱愛城市的管治手法感到憤慨,又對警察毆打抗議者感到憤怒。 他們極力對抗他們認為不夠民主的破碎系統。而當地的領導人卻受惠於一個在遠方的首都,並與民眾完全脫節。

Photo by Internet

民眾開始問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我們會再次目擊到1989年6月,中國政府以軍暴壓制跨越全國的和平抗議,再次目擊到「六四天安門事件」嗎?

現在,這個問題對香港的情況十分貼切,在 30 年前的蘇聯也同樣地貼切。

  • 【講清講楚】政府再研向內地買電,經濟學教授:需提供實際方案供市民參考。

  • 「中國式解決方法」

    Photo by Internet

    當導致柏林圍牆開始倒塌的大型抗議活動發生時, 市民同樣害怕德國東部(東德)的領袖們會像中國共產黨般打壓人群。特別是因為東德領袖公開表示支持天安門的屠殺, 他們甚至給這種政府使用強硬手法而起了個名字 「中國式解決方法」。

    最後東德的領導人們有「中國式」地解決困局嗎?

    沒有。反而,歷史上最後一位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戈巴卓夫發出信號顯示他已經和以往的蘇聯領袖不同了。

    雖然莫斯科曾經派兵在 1953年支緩過東德,又在1956年支緩過匈牙利,但現在的蘇聯已經換現不同了。 它是一個新派領導, 完全 不想跟前任的領導有任何關聯。

    這些都是蘇聯跟「中國的香港問題」的共通點: 共產主義國家隨著時代的改變,要面對市民極力爭取民主 。

    解決方案 #1: 林鄭下台

    Photo by Internet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有如當時的蘇聯領袖人。雖然她並不完全是民眾選出的代表,但她受惠於北京,有如東德受惠於莫斯科。北京其實可以像蘇聯一樣,在 1956 年面對波蘭的騷亂丟棄「人偶」—逼林鄭下台,表面地讓步妥協。隨後,找一個和共產黨關係沒那麼密切的新行政司司長,並希望這些變化足夠抵禦抗議者的不滿。

    換領導可行嗎?

    蘇聯在 1956 年換人偶領導來平息民憤的這樣一招, 至少在波蘭的確有效一陣子。香港在 2003 及 2014 年也同樣地試過換人偶,董建華和梁振英分別下台和沒法連任。  蘇聯經過持續 10 年的工人騷亂後,波蘭民眾在 1980 年重新發起了反對活動。 他們組成了 「團結工聯 ( Solidarity Trade Union )」,並要求政治自由。

    解決方案 #2:  成立獨立調查小組

    Photo by NYT

    北京完全沒有讓林鄭下台的意願。它現在只是在重覆 2014 年控制人群的動作, 如使用催淚彈和跟示威者打持久戰 ,但還是沒有壓外的妥協。

    其實 ,早期的一個關鍵決定可能有助化解現時的局勢。除了取代林鄭,本來最好的方案就是回應公眾強烈要求,成立調查警暴行為的獨立調查小組。

    然而,當局並沒有這樣做,反而是加強了壓制示威者的方法。黑社會暴徒襲擊抗議者的次數不斷增加,使用的催淚彈比2014年多很 多、警察也用橡皮子彈向抗議者開槍。

    戈巴卓夫不是習近平偶像

    Photo by Wikipedia

    習近平在執政期間清楚地表示,甚至比他的前任更為明顯,他覺得戈巴卓夫(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是一個消極的反面教材。

    他並不想要一個中國版本的 1989 年東德轉型與和平革命 ( Peaceful Revolution ) , 終結德國統一社會黨 ( Socialist Unity Party of Germany )政權及中央計劃經濟。

    德國統一社會轉型後,恢復議會民主制和市場經濟,最終走向兩德統一。習近平不想失去了一個帝國,於是他選擇發信息給林鄭,表示會提供嚴厲的措施支援香港警察 。

    不要致命

    明顯地,習近平也想避免在衝突中有人亡命。這意味著什麼? 重演六四的可能性不大。

    雖然已經有幾千名士兵在香港侯命, 但對全世界來說,因為中國曾承諾過給香港高度自治及有自己的社會制度,中央任何的軍事行動看起來等同入侵香港。

    反送中與六四的4大不同:

    Photo by ctv

    1. 這次並沒有遍佈中國的大型反抗活動, 示威活動大部分都是集中在香港。

    2. 中國現在在國際比賽中有籌碼,比較起來過去的中國還沒有現在般開放。  特朗普雖然吩咐不要對中國過分批評, 但是還是會利用香港來影響貿易戰。

    3.「新疆再教育營」 已引起外界議論紛紛,甚至有人要求取消 2022 年北京奧運。 在新疆記錄到的恐怖加上香港警暴的相片,外界抵制的呼叫聲將會更大。

    Photo by NYT

    雖然還是有起動解放軍的可能性,但對中央來說並不是個吸引的選擇。

    如果中央發放解放軍來香港,會有什麼效果?

    Photo by Internet

    在波蘭1981年的革命中,政府宣布軍事管制。 警察部隊變得更殘忍並捉拿示威者的一群領導。而政府表面地讓步妥協, 隨後長期蹲守沉默。

    北京的真正的惡夢是團結的心情,從未離開過民眾。

    大型的群眾民主反抗運動依然在波蘭人心中進行。 雖然有領導被捕, 但更多的領袖隱藏起來,到了 1989 年回歸打倒了共產主義制度。  北京必須敏銳地意識到壓制的風險。儘管如此,這個案例似乎特別相關,因為中國到目前為止強調香港當局應該自己解決這個問題,同時給予香港政府支持的信號,好像勃列日涅夫(蘇聯領導人)在1981年向波蘭領導人提供有關資本準備增加直接支持的信息的最後一招。

    聘請黑社會的歷史

    Photo by the star

    今天的北京已非同凡響 , 資本主義現在在全中國都很重要,一方面有私營行業崛起, 另一方面有廣闊的犯罪黑社會組團。他們還有聘請私人暴徒恐襲的選項。  然而,雖然可以聘請大量黑社會暴徒,但是這個並不是個長遠的解決方案。在 1927 年,蔣介石的國民黨聘用黑社會暴徒來反對共產主義者。 這做成了代表國民黨的 「白色恐佈」跟代表紅色共產黨的對抗。

    Photo by Internet

    香港示威者批評共產黨跟隨蔣介石的腳步,中央政府和國民黨一樣, 聲稱示威者與外國勢力合作,並找暴徒攻擊人群。 北京在 2014 到2015年有做,現在也有。此外,北京像蔣介石般以小數為例子,主張支持穩定派便是代表香港民眾的意願。

    今天的北京 VS 昨天的莫斯科

    拿現時的中國跟歷史中的莫斯科比較是有限制的,但同時也有關聯,因為這樣顯示出獨裁政府遵循多樣化的劇本。他們好像示威者在鏡中的一個黑暗倒影,借鑒於不同地方和時代的爭論題目。

    Source: The Atlantic

    Translation and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