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獨家偵查】香港首間獨角獸之死?Handy金主壯士斷臂,公司疑炒9成員工瀕結業

Happening

Handy出租旅遊手機由香港90後郭頌賢(Terence Kwok)創辦,宣稱是繼WeLab及商湯科技後,香港第3間獨角獸企業。

所謂「獨角獸」,即成立不到10年但估值10億美元以上,又未在股票市場上市的科技創業公司。稱得上獨角獸,顧名思義即具一定稀有性,不是普通公司可比,香港的獨角獸譬如有Klook(主打旅遊體驗)、物流的Lalamove和人工智能初創「商湯科技」等。

Fortune Insight編輯部連月來搜集不同資料,發現Handy這間獨角獸公司,似乎將逃不過結業的命運。

Photo from Glassdoor

第一部分:Fortune Insight收到讀者報料:Handy將關門大吉

FI編輯部自7月頭開始,陸續收到不同的讀者來郵,他們自稱是Tink Labs的香港前員工,指香港Tink Lab已炒近九成員工,亦將於2019年8月1日起不再上班。Tink Labs做什麼生意?就是「Handy」。Handy的主業是出租旅遊手機,是本港首批獨角獸之一。

Handy的生意模式,就是在酒店房安裝外置電話,方便旅人上網、看地圖、搜尋吃喝玩樂資訊、上網之類。

  • 【講清講楚】政府再研向內地買電,經濟學教授:需提供實際方案供市民參考。

  • Handy的老闆郭頌賢 (Terence Kwok)曾說過「一旦創業失敗可以重返校園,機會成本最低」,更放下「創業三個⽉好比讀⼀個 MBA」的豪言壯語。

    分析郭頌賢的酒店網絡

    郭頌賢由2012年創業至今,最初Handy的基本盤不錯:出租旅遊手機,這個業務最重要的客源當然是各大酒店,而Handy就有一張超級皇牌:郭頌賢的⽗親是郭德勝,前⾼盛星級私⼈銀⾏家,他的⼤客包括不少地產商,譬如李兆基、郭鶴年等鉅富。即是說,郭頌賢擁有的是一本酒店老闆電話冊。

    2013年,Handy在香港就率先獲得四叔旗下美麗華酒店採用。而Handy的客人,當然不止美麗華酒店,還有大部分的香格里拉酒店,海景嘉福、千禧新世界香港酒店、W Hotel、四季酒店⋯⋯2018年的數據顯示,全港有近4成的酒店房間裡都有一部Handy手機。眾所周知,郭鶴年是香格里格酒店的話事人。

    Handy成功集資的背後

    當時的Handy可以說是風頭一時無兩,在創業夢起飛的年代跑出,一枝獨秀。但一間成功的Startup總不能只有「圍威喂」,要有大企業投資才似樣。且看Handy的2016年的融資紀錄:

    “2016年Tink Labs獲得由台灣鴻海集團旗下的富智康(2038)、「創業導師」李開復的創新工場及美圖公司(1357)董事長蔡文勝共同出資1.25億美元(折合大約9.75億港元)。TCL通訊(2618)也有份投資,惟金額相對不多,只佔2.31%。”

    除了富智康、李開復及蔡文勝,2018年七月也傳出第二筆的融資消息(但一直未正式公佈落實):

    “繼台灣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以外,香港「90後」郭頌賢創立的Tink Labs,再獲日本軟銀(SoftBank)垂青,投資其日本合資公司Handy Japan。據本報接近權威的消息人士透露,是次合作雖然未有透露金額,但單計日本合資公司估值已超過3億美元(約23.4億港元),母公司Tinks Lab早已超過「獨角獸」的估值,成WeLab及商湯科技後本港第三隻「獨角獸」。”

    就表面數據看來,Handy資金充裕,創辦人郭頌賢有人脈,似乎是不可多得的本土潛力startup。究竟Handy是如何從天之驕子,變成至一隻瀕死的獨角獸?

    剛提到,富智康是其中一間投資Handy的上市公司,所以Handy的財務狀況,我們可以上富智康的報表看到;雖然美圖的蔡文勝都有落搭投資,但蔡文勝是本人投資,不是用美圖這家上市公司投資,所以Handy的資料不會出現在報表上。

    所以說,有很多投資者喜歡用上市公司作為載體去投資初創,這對初創是不利的——因為一間萌芽中的初創,這樣的話很容易露了底牌。而露了底牌,就意味著很難再只用好看的外殻、idea去吸引更多投資者。

    Photo from Fortune Insight

    第二部分:Handy的財務問題

    Handy背後有各大老闆的財力支持,成功進駐各大酒店,表面上看來的確前途無限。然而,從Handy其中一個投資方,台灣鴻海集團旗下的富智康的2018年年報中,揭露了一間名為「Mango International Group Limited」(下簡稱Mango)的聯營公司及其2017年的營運數據,似乎Handy的風光背後,隱藏著的一盤大爛賬。

    「Mango」與富智康、Tink Lab的關係

    「Mango」的附屬公司就是Tink Lab,富智康透過一間名為「朗沛有限公司」的BVI離岸公司入股Tink Lab,在2016年9月28日的公告寫道:

    資料來源:2016年香港交易所富智康通告

     

    富智康入股Mango的方式

    富智康入股的方式包括兩種,一種是由Mango發行股票,然後由富智康的子公司朗沛認購,另一種就是可換股票據,即是可換股債券。這不完全是股票,而是債劵,如果Mango還不了錢,富智康有權債換股,從而增加自己在公司的持股比例。

    根據認購協議,第一部分是股票認購,由Mango發行配發兩批股票給富智康認購,一批是總代價3.25百萬美元,那一批是總代價5百萬美元。

    第二部分是6,000萬美元的可換股票據。

    什麼是「可換股票據」呢?可換股票據通常具有較低的票面利率,因為可以轉換成股票的權利是對債券持有人的一種補償。另外,將可換股票據轉換為普通股時,所換得的股票價值一般遠大於原債券價值。從本質上講,可換股票據是在發行公司債券的基礎上,附加了一份期權,並允許購買人在規定的時間範圍內將其購買的債券轉換成指定公司的股票。

    資料來源:2016年香港交易所富智康通告

    從富智康2018年報表中,在「Mango International」一部分得出了如此財務數據:

    資料來源:富智康2017年報表

    公司在2017年間有10,428,000美元(約港幣8,112萬)收入,但錄得73,336,000美元(約港幣5億7千萬)的虧損。公司的收入和虧損同期增加約十倍。而該公司大幅擴張,盈利結構卻沒有改善過。

    這樣的財務狀況非常不理想,當然你可以說這是普遍Startup的現象,就像剛在美國上市的瑞幸咖啡,也是靠燒錢擴張,繼而上市集資。

    拆解富智康報表中「Mango」的部分

    然而再看看富智康2018年的報表:

    資料來源:富智康2018年報表

    根據2018年年報,公司在2018年間有13,362,000美元(約港幣1億3千9百萬)收入,但錄得122,737,000美元(約港幣9億5千400萬)的虧損。公司的經營狀況在2018年明顯惡化,很明顯這種「燒錢擴張」的方式並不長久,除非得金主和投資人長期支持。

    資料來源:富智康2018年報表

    根據富智康2018年報表,富智康在2018年12月31日佔Mango已發行股份總數17.84%,被列為於聯營公司的權益,須接受減值測試。

    根據香港會計準則,減值(impairment)是指某部分資產(如固定資產及商譽)的價值須每年進行評估,而當可收回的價值(recoverable amount)低於賬面價值時,便需要作出減值,並紀錄在損益表內。無明確使用期限的資產不予攤消,且每年需進行減值測試。

    這次富智康是「全面計提減值」,而這個決定是富智康找了第三方的專業估值師進行,當中提到「重大不確定因素及對持續經營(going-concern)的疑慮」,這表示那些專業會計、估值師也認為,該公司有一定程度的倒閉危機。而因為這個減值決定,富智康帳面的可換股票據公平值輸了超過4480萬美元。持續經營(going concern),或稱繼續經營是一個會計學的概念,泛指一個企業可以在可見的將來(通常是一年12個月內)維持的業務持續運作,而沒有破產的意圖或風險,換言之,公司有持續經營疑慮就代表估值師認為十二個月內業務會出現問題,無法繼續經營。

    富智康融資Handy有對賭成份,每年8%。富智康也曾想過行使這個對賭權利,要求公司償還欠錢和贖回可換股票據。可惜,Handy的持續經營能力有問題,也籌不到錢,所以根本沒有錢還給富智康。

    資料來源:富智康2017年報表

    雖然面臨巨大虧損,但只要有新資金流入,Handy可能不會就此「玩完」。Handy的母公司Mango曾透露有機會跟軟銀(Softbank)合作,但很明顯地這筆錢仍未到手。

    壓死Handy的最後一根稻草

    富智康在2018年報告曾提過Mango有努力尋找新投資者,當中提到「Mango於二零一八年四月成功爭取到新投資……惟截至本報告落實當日前,Mango的潛在投資者仍進行盡職審查,而Mango正著手接洽其他潛在投資者,故尚未獲得任何資金。投資團隊將持續監察Mango籌措資金的進度」

    有地方卡住了,就是公司入股前的盡職審查(due diligence)。

    盡職審查是在簽署合約或是其他交易之前,依照特定標準,對合約或交易相關人或是公司的調查,可以讓決策者在進行決策前,可以掌握更多系統化的資訊,對於相關公司的成本、利益及風險有更多的資訊,以便進行知情的決策。

    資料來源:富智康2018年報表

    富智康曾在年報表示其公司董事考慮過行使可換股票掉的權利要求Mango償還本金和贖回票據,可惜因為Mango有持續經營問題,影響其還款能力。Handy的「新投資」之所以會遲遲不到帳,原因是若然有新投資者入股,很大機會是要替Handy還錢給富智康,而不是花在公司擴張。接貨成為了「水魚」,這個角色,想必新投資者未必想當。

    目前尚未有人願意接手Handy這燙手山芋,求助外援無望,而Handy自身好像也失去了求生意志,準備結業。

    Fortune Insight日前收到大量讀者報料:Handy已遺散幾乎全數員工,只剩下2名懷孕的僱員。據消息指,該公司將會於2019年8月1日起,被炒員工將不用再上班。

    在評價公司網站「Glassdoor」上,可以發現有Handy的前員工表示:該公司在年間解僱了大部份的管理層,亦有不少評論表示公司在運作及管理手法上存在不少問題。

    資料來源:Glassdoor
    資料來源:Glassdoor
    資料來源:Glassdoor

    Handy這盤生意呈「全軍覆沒」的慘況,但郭頌賢並沒有就此罷休,在求職網站上仍能夠發現Tink Labs的招聘廣告,這些人手將會被分派到哪裏?

    有關Blockone Limited於2018年成立

    據線人報料指,早前郭頌賢的Handy向其客戶發信表示:

    「與Tink Labs/Handy相關的合約協議將會轉移至Blockone Limited,生效日期為2019年7月1日。」

    FI編輯部進行公司查冊,發現「Blockone Limited」於2018年3月2日成立,具體業務不明。而該公司董事名為郭麗怡,公司秘書是郭世凱。

    郭頌賢會否以新公司另起爐灶不得而知,但從Blockone Limited的成立日期推測,Handy的終結,是否早已有跡可尋?

    FI編輯部亦就相關消息向Tink Lab查詢,Tink Lab的公司電話無人接聽,我們同時向香格里拉酒店公關部查詢,截稿前未有回覆。

    參考資料:

    資料一:富智康集團2017年年報

    資料二:富智康集團2018年年報

    資料三:富智康集團2016年9月28日通告

    資料四:【中環人語】Startup明星有個猛料銀行爸

    資料五:handy攻旅客 出租手機掘金 90後創辦 港逾百酒店採用

    資料六:用handy手機把旅遊服務推向全世界!郭台銘、蔡文勝都愛——專訪Tink Labs創辦人郭頌賢

    Reported by Fortune Insight 編輯部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