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快樂】厭倦一成不變的職場生涯:人到30尋夢想,花繪求內心平靜。

Lifestyle

香港的繁華盛世,由無數人支撐著。地鐵裏默默無名的人們,日日夜夜趕時間,深怕錯過下一班車。車廂內等著他們的是事業、結婚或生兒育女。

為了這些計劃,日復日上班、下班,就如重重複複推著石頭的西西弗斯。到了夜蘭人靜時,一個想法襲來:平日勞勞碌碌是為了什麼。逸俊曾經迷失, 但三十出頭時仍追求夢想, 還發展了繪畫副業。

錯過生活

香港人十分辛苦,每天匆匆忙忙,只求獲得美好的生活,但「不斷賺錢的行為,反令我們失去了生活」。逸俊希望畫一些身邊的事物,讓別人減慢腳步,多留意身邊的環境。

逸俊很喜歡花,便選定了畫花為他的方向。「花是美麗的自然植物,沒有人會抗拒它。很多人駐足停步,只為欣賞其美態。」他畫了自己平常所見的繡球花,亦成為了他的代表作。雖然繡球花的原種不是香港,但他將已改種的繡球花在天台培育,作為花繪的題材。

繡球花作品,Photo From Yatchun

及後他的作品,除了花還加入了麻雀或其他雀鳥。麻雀看似平平無奇,但逸俊語帶婉惜說:「香港有超過三十萬隻,但今年只剩下二十五萬多隻,有多少人知道?」麻雀有如我們的街坊,平時很少會提起,但沒有了它們又會感到奇怪。

  • 【印度式劏房】 博士夢:孟買學生被迫晚上到街溫習,試圖逃離貧困

  • 麻雀與花,Photo From Yatchun
    麻雀與花,Photo From Yatchun

    「其實只要我們細心觀察,生活便不會那麼乏味。」

    半途出家

    現年35歲的逸俊創立了自家Studio品牌 — Yat Chun Studio。逸俊開辦畫班到不同地方任教,亦出席大大小小的畫展,包括意大利、西班牙、阿聯猶、斯洛伐克、印度等。今年一至二月期間,他獲港鐵(MTR)批准在中環地鐵站舉辦水彩個人展。

    逸俊在中環站舉辦《愛花說》個人水彩展,希望讓繁忙的中環人停下腳步細心欣賞。Photo From yatchun

    現時略有小成的逸俊,其實從去年起才開始畫家的生涯。縱然中六愛上畫畫,卻沒有修讀相關科目。到了30多歲,才重握畫筆,正式拜師學藝。

    這十年來,他沒有完全放下夢想,只是沒有花很多心思。他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藝術家,和一般都市人一樣有養家糊口的壓力。因此,大學他選的是與藝術格格不入的科學。工作了幾年後,修讀工商管理碩士,為的是融入商業社會。「在香港要生存,便要工作。不能避免投身商業社會。到了事業差不多穩定下來,又不會餓死,便可以真真正正發展自己的夢想。」

    2016年時,逸俊已經32歳。在職場打滾了將近10年,工作上了軌度,始有時間學習畫畫,有空間追夢。直到2018年他專注繪畫花朵,逸俊遇到了最多機會的一年。

    拜師學藝

    從2016起,他跟從符聞一老師學畫,閒時參加寫生活動,更成為國際水彩協會的會員。畫畫的技巧慢慢變得純熟。

    逸俊閒時會到香港不同地方寫生,攝於鯉魚門三家村。Photo From Yatchun

    然而香港當年很少專注花繪的畫家,逸俊只能到他鄉尋找大師。他發現較接近香港的泰國和台灣有很多畫花出色的畫家,最後在臉書上認識了一位台灣老師李盈慧小姐及一位泰國老師Ms. Phatcharaphan Chanthep。

    他們以工作坊的方式教學,約3、40人一班。他們常常周遊列國,如到瑞士、美國等地,不會長期停留在一個地方。逸俊問了他們將近半年,才獲得答覆。巧合的是兩位老師差不多同一時間有空。逸俊二話不說,一連請了10多天大假,親身赴泰國和台灣,跟兩位大師學習。到了當地,始明白為何等了那麼久,才有機會拜會他們。「原來他們都是明星級的畫家。」

    台灣畫畫導師李盈慧小姐,Photo From Yatchun
    泰國畫畫老師Ms. Phatcharaphan Chanthep,Photo From Yatchun

    逸俊以前參加過的一個國際寫生協會「Bangkok Sketchers Group」也來接待他。他曾於世界各地展示他的畫,包括泰國,因此泰國的會員認識他。當地的協會主席替他悉心安排活動,更讓他見了一些著名泰國畫家。他憶述:「這十多天比上班更忙,但內心好興奮。除了拜會老師,還隨會員到廟宇、名勝等寫生。」

    逸俊認識到不同國家的會員,發現各國色彩運用相差很遠,如東南亞色彩較鮮豔,相反台灣的水彩較淡,與日本的風格相近。返到香港,他覺得色彩上受到衝擊,便立即畫了兩幅新的畫作。現在它們成為逸俊的代表作。

    終身職業?

    訪問當天,他特地請了半天假。目前畫畫只是逸俊的副業,但他志不止於此。最終目標是脫離上班一族的身份,成為全職畫家。全職的第一個條件是獲得收入,如賣畫作的版權。在那之前先要讓自己累積人氣。

    他應用了以前讀MBA的知識,找出一個適合自己的定位。他發現:「 在香港畫花的人不是太多, 他們的形象又與自己不同。」只要做好定位,別人會記得逸俊的這個花繪畫家。

    如果把自己看成是一間創科公司,「畫家只需要腦和畫紙,沒有很大的成本,不用先買下100萬貨開業。」他想到何不發展個人的副業?

    繡球花,Photo From yatchun

    為了宣傳自己,逸俊創立了個人的臉書專頁,設定兩個公開的「相簿」,讓大家欣賞他的畫作。

    在畫畫的過程中,逸俊認識到很多畫畫的組織。他會把畫作放在那些群組,加上有以前逸俊參加外國的展覽,吸引了不少粉絲。「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會問畫如何畫。他們又會請教你幅畫的價錢,遠至埃及和南美洲都會有。」

    Bespoke7.shop 皮袋,Photo From Yatchun

    後來,很多公司都是經逸俊的臉書專頁找上他,與他合作的有皮具、餅店禮罐、法國香水等。主要合作方式是這些產品會用他的畫作,他藉此換取免費宣傳,例如出現在店鋪推廣、公司海報或網站等。

    法國香水Plantes & Parfums Provence,Photo From Yatchun

    其中,逸俊與太子餅店的合作令他獲益良多。太子餅店的餅盒很久沒有用過新設計,碰巧老闆覺得逸俊的畫作適合,便促成了此次合作。現在所有太子餅店可以見到逸俊的名、海報和新設計的餅盒。

    太子餅店餅盒,Photo From Yatchun

    合作過程並不是一帆風順。盒的設計需要用到Photoshop及AI,但他事前完全不懂,只能「臨時向一、兩個設計師學習,之後自己狂操。」到成品出來,又發現金屬盒會變淡色。幸好請教了一些經驗豐富的朋友才化險為夷。雖然過程辛苦,但學多一點技能對將來會有幫助,到現在他仍不斷學習。

    人生苦短

    他除了應付正職的工作,還要處理畫作和商業合作的事宜。「這是十分累的,(現在)沒有失眠問題,一上床便可以睡。」為何他人到中年才「追夢」呢?

    曾經,逸俊和花藝師Gigi交換了一堂,Gigi教逸俊插花,逸俊教他畫畫。她說的一句話,讓他深受啟發。「當花一開的時候,生命已經進入倒數。如果你在倒數的時候,仍不好好佈置它,你只是浪費它的生命。」插花、畫花如是,人類的生命亦然。

    Photo From Yatchun

    人的生命很短暫,如他的偶像梵高曾畫過的,正步向死亡的向日葵。你可以跟隨社會的規則,結婚、生兒育女、賺錢,然後老去。不過,逸俊不甘心人生就這樣完結。他怕年老時驀然回首,才驚覺這一生沒有為自己而活。

    畫花給了他新的方向。逸俊曾經是典型的都市人,整個人十分暴躁、空洞,沒有方向和沒有什麼靈魂。自從畫花後,另一個性格走出來,變得更感性。

    藝術讓大家好好和自己的內心交流及了解自己。那個自己不是人前的「我」,而是放下了執著,找尋自己的真我。這種想法是他在大學修讀禪時得來,「禪是要放棄自我,最終可脫離輪迴,進入涅槃,不再受苦。」

    逸俊亦喜歡繪畫荷花,在繪畫大自然景物的過程中平衡自己。Photo From Yatchun

    逸俊畫花有如修禪,令自己更平靜。他還希望將這份平靜分享出去。「看到地鐵上的乘客或聽音樂、或低頭看手機,感覺很空虛。我如何令自己沒有那麼空虛?就是用畫畫和藝術。所以我畫的花,希望令別人有平靜、平和的感覺。」

    機緣巧下,在大學3年級時學禪。畫荷花是希望心平氣和一點,所以顏色較柔和。Photo From Yatchun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逸俊 Instagram帳號
    逸俊網站
    Email: yatchun@yatchun.com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