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舊同事,再次成為我的舊同事|卡比|Fortune Insight

Observation

180

今天,是 Cindy 的 last day,我早知道這一天將會來臨。某程度上,我是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

話說,在二月份的時候,我跟 Cindy 以及另一位同事說,我想轉換工作。

期間,我發送履歷表至不同公司,迎來一間公司的面試後便放棄了。

原因?近來沒有合適的工作,還是多待在這一會兒好了。

我選擇跟同事說的,是因為我和他們的關係不錯,我把他們當作朋友,工餘時間大家亦會一同消遣。

雖然大家在同一部門工作,大家對於爭名逐利的興趣不大,著實沒有甚麼利害關係,在平常工作,大家的槍頭一致對外,與他們合作沒有甚麼爭執。

其實,Cindy 是我的舊同事,雖然大家共事了一段短時間,我覺得她的工作能力不錯,但脾氣有點暴躁〈經過一年多來的洗禮,她的EQ比以往改善了很多了〉。

本著「做生不如做熟」的想法,Cindy 正在找工作而我們部門正好缺人,我便順理成章邀請她來我們公司工作。

知人口面不知心,在短短一個小時的面試,我們又能夠多了解到一個人多少呢?

我的想法是,聘請一個認識的人,總比一個陌生人好。

在香港,要聘請一個行為舉止正常和有責任感的人,很難;而在公司秘書這個行業聘請一個有能力的人,更難。

大家是舊同事,在另一間公司,我已非正式地跟她做了幾個月的「面試」,應該足夠有餘了吧?我選擇向她投予贊成票。

Referral 不是沒有危機,邀請朋友來自己公司工作,特別是大家有從屬關係,很容易弄致公私不分的情況,甚至影響彼此之間的友誼。

Referral 對象的熟絡程度,跟一塊優質牛扒一樣,medium rare 最好。嚴格來說,Cindy 只是一位我偶爾會聯絡的舊同事,只算是普通朋友。

說回正題,Cindy 知道我的離心重,基於對未知的不安,同在二月的時候,她申請了一份政府文職工作。

眾所周知,政府工由工作申請、面試安排以至獲得取錄通知期間的等候時間不一,短則幾個月,長則以年計算。

在一、兩個月前,她跟我說工作申請已進入了品格審查的階段。那個時候,我已經知道她很大機會會離我們而去。

那份工作的薪金和福利等等跟這兒差不多,她選擇政府工的主要原因是穩定,嗯,很多女生都愛穩定的工作,沒有對錯,純粹個人選擇。

人來人往是職場常態,一個人,可以因為一個原因離開舊公司,他朝一日,亦可以同樣原因離去,沒有甚麼大不了。

只是,Cindy 大大減輕了我的工作,我不再需要處理文件簽署、周年申報表、續領商業登記證等等例行工作。

我有點私心,我只想原班人馬維持原狀,我只希望我能夠比任何一位同事先走,哈哈。

對於離離合合,我感到累了,一蟹不如一蟹,倒不如維持現狀?人事上的改變?留待在下一間公司吧。

這令我想起電影《教父》的一句話:「Never tell anyone outside the family, what you’re thinking」。誰知道,我是一個只說不做的人,哈哈。

她就成為了我們第一個離隊的隊友。我這算不算是「禍從口出」呢?

話雖如此,我沒有後悔跟她說了。畢竟,她只想找一份穩穩定定的工作,對於公司秘書的工作亦沒有甚麼抱負。

轉行,是遲早發生的事。我珍惜我們能夠在公司說真話的時間。

無論作為同事,抑或是朋友,希望她之後的工作順利,keep in touch

卡比 FB專頁

卡比Medium

上期文章:從這4個方面考慮去不去上市公司工作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