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公司秘書Com Sec這麼容易受傷?|卡比|Fortune Insight

Observation

376

本想寫一篇「如果你有一個做Com Sec的女友/男友」的文章,相信很多人有興趣,但我思索了數月,沒有什麼頭緒。

除了寫寫我們每天對著一堆沒完沒了的文書工作,那還有什麼可以寫?

同屬法律行業,除了少部分身於高位的Com Sec,我們大部分人都不是過著像律師般紫醉金迷的生活,與政府高官開會、與城中富豪飯局、領著過百萬年薪,一律與我們無緣。

雖然,客人只將律師當作「overpaid clerk」看待,但一眾親朋好友及其他陌路人仍會對律師有一份尊重。

那我們呢,換來的只是眾人對我們的工作的不明不白;若你是女的,你就是「大腿秘書」;是男的,你就是「男人老狗做秘書」。

當然,我們的學歷沒有律師那麼高,亦不敢將自己與律師相提並論,但公司秘書畢竟也是一份專業。

不,我們有一點跟律師很相似,大家每天都過著害怕被人找錯處的生活。

與律師無異,我們的工作講求高度準繩度,少許的錯誤足以引致嚴重後果,輕則,連累客人被政府機構罰款;重則,連累公司被聯交所停牌。

我們做事總是小心翼翼,生怕被上司責備。

說起Com Sec的職業病或特點,找錯字,勉強可以說是吧,我再嘗試找找其他特點,似乎再也找不到。我們的性格,不像其他行業那麼鮮明。

但是,我找到一樣東西,最能夠代表到Com Sec的性格,那就是綠盒。

若果,綠盒是我們的身軀,那綠盒內盛載著的公司法定文件正本、印章,就是我們的靈魂。

這個鴨屎綠色的硬皮盒子,若你不特意用手把紐扣打開,你是看不到裡頭的樣子。

數百個一式一樣的綠盒子,總是瑟縮在文件櫃的一角。在偶然需要用上的時候,我們把綠盒紐扣打開,整理內裡的文件。

綠盒上以盪金印成的公司名字,在遠處看起來,毫不起眼;為了方便識別,我們一般以編號將之區分的。

要找某公司綠盒的時候,我們關注的,不是她的名字,而是她的編號。在大部分時間,綠盒內的文件都是過著「不見天日」的日子。

話雖如此,我們總是擺離不了綠盒,沒有了綠盒,客人可能覺得我們「不專業」。

以盪金印上公司名字的綠盒,好像令到整個行業變得「專業」。

若在文具店購買一個二、三十元的硬皮文件夾把公司文件裝著,整件事好像變得「不專業」。

為什麼BVI等離岸公司可以這樣做但香港公司卻又不可以呢?難道外國的月光特別圓嗎?你說綠盒空間比較多,但我卻又不這樣覺得。

Registers寫在硬皮鴨綠色Statutory Book,將政府文件、會議紀錄/決議案釘在硬皮鴨屎綠色Statutory Book上,是一種practice,一種tradition

一張以A4紙打印出來的Registers看似很兒戲,消除不了我們內心的不安感。

「你覺得我哋呢一行嘅人有乜嘢特色?大家日日對著啲文件,好像變晒悶蛋咁樣。」我問我的朋友Jasmine

「唔係悶蛋,但大家都好protective。」Jasmine回答。

綠盒,只是冰山一角的例子。活在陰霾下,我們害怕make commitment,我們害怕受到二度傷害。

那所有做法跟著上年吧,唔會錯啦啩?我阿姐/阿哥無位入我啦嘛?

久而久之,我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在工作期間有著個人意識,猶如是一種罪。

//有人問我,我就會講,但是無人來。//

我們看似生人勿近,但有人願意明白我們的內心世界嗎?

//我期待 到無奈 有話要講 得不到裝載
我的心情猶像樽蓋 等被揭開
嘴巴卻在養青苔//

等了又等,肚皮倒是飽滿,但我們的靈魂卻在咕咕作響。那微弱的聲音,被那無情的綠盒紐扣,隔絕了。

//人潮內 愈文靜 愈變得 不受理睬

自己要攪出意外//

既然在上者不明白我們,那我們只好將怨氣發洩在junior同事身上。

//我非你杯茶 也可盡情地喝吧
別遺忘有人在 為你聲沙//

我不期望你會喜歡我,但你可不可以給我適切的關注?

//…….//

我什麼都不理了,我會用我自己的方法去獲取關注。你討厭我嗎?再也沒有所謂了。

有時候,我們一言不發,可能是經過一天工作的洗禮,心,累了。只要有人在身旁陪伴著,那就已經足夠了。

卡比 FB專頁

卡比Medium

上期文章:那位不懂Com Sec實務的主管教曉我的二三事〈二〉|卡比|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