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市公司股東大會學習管理要訣 ─ 碎股獵人篇|卡比|Fortune Insight

Observation

706

一個照著講稿朗讀,本應十五分鐘完結的會議,卻又被一小撮「重要」同時亦「不重要」的人弄出很多事情來。

股東大會(Annual General Meeting/AGM)是一個年度法定會議,以通過剛過去財政年度的經審核綜合財務報表、宣派股息、重選退任董事及重新委任核數師等等例行公事,因此每年的決議案一般相差無幾。

以香港私人公司為例,除少數公司的組織章程細則特別規定外,我們一般以書面決議案(written resolutions)形式代替(in lieu of)實體會議(physical meeting),以通過AGM的決議案。

然而,香港上市公司的AGM必需以實體會議形式進行,地點基本上沒有特別規定,有些中資公司選擇在中國內地舉行AGM

AGM出席人數視乎公司規模和當日的股東福利而定,數目由數個人至數以千人不等。

若然你的公司規模不大而又想增加公司曝光率,多一點股東出席會議,提供自助午餐和派發現金券是最直接的辦法,反之,你亦可以選擇連梳打餅乾也不給股東吃〈嗯,要他們倒貼車費和時間給你,他們應該一直在心裡詛咒你〉,豐儉由人。

召開一個AGM所涉及到的人力和物力眾多,當日出席的相關人員包括上市公司董事、具名公司秘書(named company secretary)、公司秘書部門同事、後勤同事、負責監場的股份過戶處(share registrar)職員、臨時保安等等。

若然AGM在酒店舉行的話,在與酒店職員的前期溝通亦需下不少功夫。

話雖如此,由於和會議相關的決議案內容已就上市規則規定在會議前約一個月上載至「披露易」網站,一個沒有股東提問,無風無浪的AGM,再加上在各方的緊密配合下,快至十五分鐘便可以完結。

但是,世事豈能盡如人意?黃子華說得很對:「世界很簡單,人類很複雜。」

股東大會,衍生一個典型的agency problem。當我們〈董事和公司秘書部門同事〉想盡快結束會議,然後抽身處理排山倒海的工作,某些股東卻會為一粒蝦餃而大打出手,阻礙工作進度。

當我們將事情的主導權交予第三方時,若而大家目標不一致的話,便會弄出亂子來。

AGM搶食是等閒事,而股東在會議進行期間打架亦屢見不鮮。

由於現實情況如此,我們的香港特許秘書公會特意開設「CS Practical Training: Handling a Difficult AGM」持續進修CPD講座〈不是廣告,嘻〉,以協助大家應該困難的股東〈大會〉。

好了,說說我們前年的情況。

我們在2016年年中的AGM在公司寫字樓的大型會議室進行,既沒有大酒店的自助午餐、亦沒有超級市場禮券,有的只是蛋榚、餅乾、飲品和公司紀念品。

好了,當時是下午二時三十分,所有董事均已到達場地,一切準備就緒。

「歡迎各位股東蒞臨黑松露薯條有限公司〈下稱「本公司」〉2016年度嘅股東大會,我係本公司嘅公司秘書葉震天,喺我左手邊係主席李尚志先生台下嘅董事包括……

「而家,我將時間交返俾大會主席,李尚志先生。」

主席再次授權公司秘書主理會議,之後的流程均由我們公司的具名公司秘書負責。

「就重選李尚志先生為本公司董事嘅動議,我而家想請一位股東和議。」

「我和議。」我們預先安排的董事兼股東莫小姐、吳先生、余女士以梅花間竹的方式和議是次會議的決議案。

「請問各位股東有無任何疑問?〈三秒後〉若然各位無問題嘅話,本公司2016年度嘅股東大會到此為止,我喺度代表本公司再次多謝各位股東嘅蒞臨。」

好了,一切看似很順利,大部分把票投完的股東陸陸續續離去,幾名股東拿出食物盒把剩餘的食物帶走。這沒所謂,你拿走吧,我在節食減肥,「Let them eat cake」。

在另一邊廂,有三位股東看到我身旁的紀念品,急急腳走到我的面前。

媽媽的叮囑很對:財,果然不可以露眼。

「俾多三份禮物我呀,我有四份投票紙架。」該名股東手上拿著四份投票紙。

「俾多兩份我哋啦。」他的另外兩位同伴,手上亦分別拿著三份投票紙。

我細心看看,他們既陌生又熟悉的大眾面相,我好像在那裡曾碰過他們。

「乜又係你呀,陳生?」突然,我腦內靈光一閃,心中在碎碎念。

他們,是行內著名的「碎股獵人」,是大大小小AGM的座上客。他們,亦是我們AGM的常客。他們幾個人〈不止出席的三人〉以每股一張股票證書,合共持有我們公司十多股的實物股票,以當時的市值來說,應該是一百元左右吧。

他們以交叉委任的方式表格委任出席的三人投票。不止於止,他們的手法很專業,他們的委任表格不是以手填寫的,而是以印有其姓名及地址的印章蓋章處理,方便快捷。

他們以小智慧發揮「謎網50」的交叉持股精神,絕對不可以看輕他們。

不講不知,翻查我們上市公司的股東名冊,號稱「股壇長毛」的知名投資者亦是我們公司眾多的碎股股東之一,根據過往新聞報道,他曾在不同上市公司的股東大會向董事提出質詢,不知這是否幸運,我未曾在這種場合與他交手。〈我很尊敬他本人,但我又不想這樣敗在他手上。〉

在汲取過過往經驗後,為減少AGM混亂情況發生,我們事先已跟股份過戶處職員溝通好,紀念品將由他們在核對股東身份後,按人頭派發。

正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俾多份佢啦。」董事李太看到陳先生在難纏,在我身旁細細聲說。

既然是老闆吩咐的話,那我們惟有在枱頭再拿一份紀念品給陳先生吧。

「你哋仲有咁多,再俾多份我啦。」陳先生說。

「俾多咗一份你㗎啦,已經唔係幾啱規矩。」我沒好氣地跟陳先生說。

「喂,你哋要一視同仁,一人只可以派一份紀念品,你哋唔可以俾多過一份佢哋,我識你哋老闆李生㗎。」有一位股東白先生說。

陳先生一夥跟白先生曾一度爭執到快要控制不了的地步,幸好我們有一位身材健碩的男同事在旁協助調停。經過十分鐘的擾攘,所有股東終於離去。

經歷過這驚心動魄的三十五分鐘後,AGM終於完結。之後,我們稍為整理好場地,便安排董事在同一地點進行緊接其後的董事會會議。

當你以為一年只有一次這樣的體驗的時候,你的老闆決定更改上市公司名稱,那代表你將要召開股東特別大會。

卡比Medium

Fortune Insight公開專欄招稿,若你有意成為FI專欄作家,請投稿至info@fortuneinsight.com,附上個人照片及簡介,文章會由FI編輯部潤飾、刊登。 若有任何財金市場、初創、商業的新聞稿或廣告合作,歡迎inbox或電郵給我們。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