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尾仲未夠?】中國芯片夢成半導體欺詐溫床 153億投資騙局相繼浮面

Business

2,433

眾所周知,中國政府有志在半導體行業樹立「世界冠軍」的雄心,中國地方政府一直積極找尋製造芯片的私人企業,甚至那些信譽不佳的企業都給予資金支持,故此一連串計劃不周的項目最後都是破產收場。當地資深的投資者表示:「半導體製造業非常複雜,有許多利益相關者。在過程中出現問題時,很難確定責任作出追究。此外,當發現實際欺詐時,地方政府由於顧及面子問題,會自己吸收損失並停止談論該事。」

武漢弘芯(官方圖片)

迄今為止,最引人注目的案件涉及武漢弘芯半導體製造有限公司(HSMC),該項目得到了武漢市東湖區政府的大力支持。2020730日,當地官員宣布,由於資金缺口懸殊,HSMC的項目無法繼續進行。此後,當局已經接管了這個拙劣的項目,沒有下一步的明確計劃,投入到HSMC153億元公共資金的狀況仍未得到解決,有傳其帳戶只剩一千萬元。

HSMC由武漢市東湖區政府與北京廣糧藍圖科技有限公司於201711月共同組建,該公司由一位名為「曹山」的個人註冊。曹山承諾投資18億元人民幣(2.791億美元)購買HSMC九成股份,而武漢市政府則出資2億元人民幣。每當曹山與潛在的投資者會面時,他都會介紹自己為台積電(TSMC)的副總裁或Acer紐約辦事處的副總裁。知情人士告訴當地傳媒,他還吹噓與中國高級政府官員有個人聯繫。曹山承諾的18億元從未兌現,與此同時,在20191月和3月收到兩次注資後,HSMC從武漢市東湖區政府獲得了80億元的追加投資。

台積電(日經圖片)

這只是冰山一角。中國媒體《36氪》發現曹山不是HSMC創始人的真實姓名,真名為「包恩寶」,他只是借用其家人的司機的名字。當然,包恩寶所提供的證書是虛假的,台積電沒有副總裁曹山、Acer甚至沒有在紐約設有辦事處。實際上,包恩寶只是一名小學畢業人士,缺乏製造半導體晶圓所需的技術專業知識。

以上的種種並沒有阻止HSMC成為武漢和湖北省的明星項目,HSMC將自己打造成一個擁有200億美元投資項目的品牌。由於有大量現金流入,HSMC宣布雄心勃勃的計劃,以生產90微米至7納米工藝技術的芯片。曹山宣稱,HSMC將在芯片技術上僅次於台積電和三星。

右六為蔣尚義(官方圖片)

得到資金後,他們所需要的是一個技術團隊來執行願景。HSMC招募工程師和技術人員的計劃很簡單:他將確定一家在行業中有良好聯繫的公司,並支付巨額費用聘請頂尖人才。HSMC正使用上海景泰的招聘服務,以招聘多達100名高級技術人員,他們的水平越高,HSMC願意支付的佣金就越高。上海精泰的招募到的第一個大人物就是蔣尚義,他是業內知名人士,曾任台積電高管,剛剛結束了為期三年的中芯國際獨立董事的任期。據報導,HSMC支付了高達100萬元人民幣予景泰作為招聘蔣尚義的佣金。根據自由財經的報導,蔣尚義在武漢弘芯於去年開始拖欠4100萬元人民幣工程款後,便退出武漢弘芯團隊,在其LinkedIn上更指「我在弘芯的經歷是一場惡夢。」

36氪》估計,即使在結清所有未付給承包商的款項之後,HSMC仍應有124億元的可觀現金。但是到20207月武漢市政府因資金短缺而中斷HSMC業務時,該公司的名字只有1000萬元。那麼,所有的錢都去了哪裡?

武漢弘芯官方圖片

36氪》的調查顯示,HSMC與許多實體有著複雜的財務關係,後來發現它們與公司領導層的核心成員密不可分。例如,由李雪艷的兄弟經營的佛山漢旗是一家為HSMC員工提供諮詢和培訓的公司。佛山漢旗聘請了工程師來製作技術文檔,然後將其出售給HSMC。這些工程師的月薪在15萬元至30萬元人民幣之間。202011月區政府接管HSMC時,解雇了李雪艷。儘管曹山和龍偉都已於20195月辭職,但據說曹山仍在積極管理其他十多個有關的半導體項目。目前尚不清楚為HSMC項目聘用的承包商和員工最終是否會為其工作獲得報酬。

中芯國際的聯合創始人謝志峰曾說:「美國、日本和韓國已經達到了芯片製造發展的頂峰。未來的市場在中國,中國的人才將會回國,中國半導體模式轉變的時機已經到來了。」

Source: Nikkei Asia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Sparkle Hong Kong ESG Index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