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六月‧ 林溢欣|FI SPOTLIGHT

FI Spotlight

7,757

* 此欄由 Fortune Insight 主筆郭惠光撰寫; FI 焦點人物,皆由他親自邀約及採訪。

儲夠錢買樓,但二十四歲的他近乎沒有社會經驗,連買樓是要開支票這樣簡單的事情也醒不起。

一路以來埋首工作的這位年輕人,原來連支票薄也沒有向銀行申請過,臨買樓一刻,想落訂也落不成。

幸好在緊要關頭,這個年輕人的老闆以私人名義開票,代年輕人向地產商落訂。

這就是年輕人第一次做業主的故事。

同輩還在懊惱有沒有儲夠首期的一天,年輕人已經做了業主。不過最有型還是,家住葵涌光輝圍的他,買樓竟然可以一次過付款,零按揭。

二十四歲已經出人頭地,他最感激的當然是他的老闆,而感激的原因不是老闆開了支票那麼簡單。

「無佢,我行唔到咁遠。」十年後的今天,三十四的他在九龍塘獨立屋的開放式廚房內一邊吃出前一丁,一邊向記者訴說著對老闆的感激。「最初幾年,我哋熟到,佢晚晚邊度食飯一定叫埋我。」

Fortune Insight

十年前,連支票薄都沒有;十年後,身家比起當時數以百倍計。曾經有傳媒報導,補習老師林溢欣坐擁過億物業,而且,最有型還是,所有物業均是一次過支付,零按揭。

「阿媽話花無百日紅,佢驚我有一日如果冇收入,會還唔到錢畀銀行,所以佢唔畀我做按揭。」

紅百日的確很難,但林溢欣足足紅了十年,而且紅到今天還在紅;以學生人數計算,林溢欣由出道開始已經冠絕全行,十年來未逢敵手。如果林溢欣感激老闆,老闆又何嘗不是同樣的感激林溢欣,雖然三年前遵理就是因為他差點上不到市。

「啲金融嘢我唔在行,淨係知道嗰陣嘅律師話,我孭條數太大,呢啲叫做 keyman risk。」當時林溢欣三十歲未夠,但他的地位已經是重要到不能動搖,因為他背負著遵理最少三份一營業額。

如果當時林溢欣選擇離開遵理,上市便會立即泡湯,所以為了綁住這位生金蛋的老師,遵理向林溢欣支付了二千萬的「誠意金」。

即是,林溢欣還未在新一個學期開始上課,已經袋走兩千萬,條件當然是要與遵理簽訂五年合約。

香港的情況一年比一年嚴峻,五年,大家好不容易地熬了過去。

Fortune Insight

今年林溢欣與遵理約滿,距離新一個學年還有兩個多月,但雙方竟然還未就續約的事宜落實任何方向。

根據精英匯集團的財務披露,林溢欣在2020年為公司帶來的營業額是七千萬,佔了集團總營業額的 25%,明顯就是該位沒有開名的「頂級名師」。

為什麼還未正式續約?

「合約細節仲有好大討論空間,」這是林溢欣罕有的「官腔式」口吻。

你想離開遵理?

「可見嘅將來我依然唔會放棄從事教育,但我需要更大彈性、更多空間畀我發揮。」林溢欣顧左右而言他。

那麼還有什麼地方可以給你更大的發揮空間?

「都有啲人接觸過我,包括內地商人甚至一啲香港嘅知名富豪,如果我出去搵一個屬於自己嘅地方去繼續我嘅教育事業,佢哋都表明有興趣。」

即是自己出來創業嗎?以香港現在的情況來看,這條路不是更難行嗎?

「過去嗰十年,每日埋頭苦幹整筆記、教書、改卷、整筆記、教書、改卷,其實就係要為未來嘅十年打好基礎。將來無論我喺邊度,條路易行或者難行都唔緊要,最重要係我可以畀我嘅學生睇到,去到我呢個年紀,我仍然願意奮不顧身地去嘗試一啲我認為值得冒險嘅事,因為我信一句最老土嘅道理——有希望就有可能。」

Fortune Insight

三年前在遵理的上市慶功晚宴上,林溢欣上台致辭,說了一個關於毛竹的成長故事。

毛竹是一種植物,特性是成長速度極度緩慢;五年過去,旁邊的樹木都快高長大,唯獨是毛竹好像動也不動似的。

去到第六年,毛竹一長就是二十米,比旁邊任何一棵樹都要高。原來這五年時間,毛竹都不跟其他植物鬥高,而是鬥深,即是在土壤下面不斷地紮根。沈默渡過五年,下面的根擴散得又闊又深,用盡土壤裏的所有營養,第六年雨季一來,毛竹真正的成果便爆發出來了。

這個毛竹的故事,或許就是在呼應林溢欣在課堂上經常跟學生分享的道理——在不鳴則已的時間不斷忍耐,為的就是在機會來到的時候可以一鳴驚人。

六月快過,林溢欣的未來動向,七月待續。

TEXT & INTERVIEW:郭惠光(Fortune Insight主筆)
EDIT:Chi
PHOTOGRAPHY:PMan Tam
LIGHTING : CK Cheng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Sparkle Hong Kong ESG Index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