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專欄|Britpop回憶|佬訊

Column

181

最近Netflix的docu《This is Pop》很值得推介,講了不少有關流行音樂的題材。最有感覺的,是講Britpop的那一集。

印象中裡面有一句講得幾中,大概是就算沒有聽過Britpop,也會聽過Wonderwall。的確,Oasis的Wonderwall是自己乃至身邊朋友的認識Britpop的起點。在那個需要偶像的年紀,佬編曾經自命是Oasis死忠,所以在Britpop大戰時,很自然地會站在他們那邊。

補充資料,Britpop大戰其實就是曼聯對阿仙奴的樂壇version。兩大Britpop班霸,來自曼徹斯特的Oasis與在倫敦出道的Blur,選擇同一日出single,用銷量一決勝負,結果傳媒關注煲得很大,最後Blur贏。在最迷Oasis的當年,自然覺得很不值。但原來除了人氣和銷量以外,當年那場英倫大戰,原來還包括了階級,地域乃至身份的角力。這是從docu裡看回來的。

但Britpop大戰也是Britpop衰落的起點。或者是當全世界把對音樂的重點放到音樂以外 (例如人氣) 的事上時,音樂就開始變調了。又或者Britpop之死是因為太popular,就像時裝潮流的轉換一樣。

現在回看,當年的熱情應該是一種令人有點尷的少男情懷。隨著年歲增長,覺得Oasis的歌雖然上腦,但聽得多有點悶,相反死對頭Blur自Britpop大戰後,作品其實很有趣,而且跟自己距離比較近。因為他們對上一隻碟The Magic Whip,是在2013年來香港時創作出來的。而2013那場Blur是佬編第一次睇他們live,感受那首litearlly震撼的Song 2。

後來Blur聽久了,才發現其他Britpop樂隊也很有睇頭。Suede和Pulp很有特色,總覺得很符合那種對英國陰雨濛濛的foggy印象。但千帆過盡,才重新發現了Radiohead。Radiohead有人把他們歸納在Britpop裡面,但其實他們屬於另一個獨立的genre,叫Radiohead。

如果問佬編有什麼願望的話,其中一個就是希望Radiohead可以在香港表演。這個念頭在現在,可能會令到自己從而觸犯國安法了。

J.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Sparkle Hong Kong ESG Index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