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磨劍臨大Fight|陳思銘

Column

198

張家朗為奧運勇奪劍擊金牌,維海騰歡。

英國體育論階級。我初到英國讀寄宿學校的第二年,英國全國劍擊協會副會長來學校演講,苦口婆心,勸我們開始學劍擊。他說:Fencing is the sport for noblemen. For you all , learning to be a gentleman is just like the learning of arithmetic. Being a nobleman is knowing calculus。從此我知道,游泳和欖球只是小學四則運算和代數,而花劍則是讀相對論之前的入門。

可惜那時我沒有聽他的話,因為剛來自香港,「成班男仔隔住格劍,仲邊有心機讀書。」這句規勸來自長途電話另一端我的母親。而我聽見背景中,我的父親遠遠地冷笑一聲。那種笑聲很曖昧。今天看到張家朗,自己不能說沒有一點遺憾。

許多英國奧運選手都來自寄宿學校,站上金牌獎台,總有一點高貴氣質。同志跳水皇子戴利〔Tom Daley〕畢業於英格蘭南岸的Plymouth College。上屆在巴西舉行的奧運會,英國共得十個獎牌。其中有六個都來自寄宿學校,划船、女子曲棍球、單車、各項目雖然政府學校學生有收來居上之勢。交付學費,畢竟物有所值。私立的寄宿學校佔地廣闊,只一個球場,隨時大於有香港政府大球場加南華會的面積。校園內又隨時可以有一個人工湖。寄宿學校的校長,一上任,會先視察學校的地理,看見得天獨厚的運動措施,尤其有一條河或一個湖,就會開始愁眉心鎖。他的壓力,不來自明年有幾多個入牛津劍橋,而是學校的各項體育競技,在全國中學的運動中,能否繼續名列前茅。

寄宿學校的體育運動,要力求有球會的水準,亦即專業訓練。其中如Millfield 男女中學成績最佳。最近出了13個英國奧運代表隊員。校長不感到特別興奮,因為Millfield校內的游泳池,本身就是奧運的呎碼標準。該每一個寄宿生,每學期收費一萬二千鎊。幾十年來,這家學校教訓是:無論課室內外,都要同樣超越。

英國寄宿學校暗中競爭的目標,不是最終幾多人進牛劍,而是二十年後回顧,文有幾多人做到國會議員,武有幾多人拿得到奧運金銀銅牌。據統計,文武這兩大領域平均是三分一。相比全國大律師有七成來自寄宿學校,全國記者一半畢業自寄宿學校,奧運的比例偏低。但是不要忘記,奧運每四年才舉辦一次。

張家朗和他畢業的林大輝中學,捧紅了一個林大輝。二十四年來沒有了英國管治,獨立辦校,在驚濤駭浪般的爭議中,林大輝假假地培養出一個張家朗,勝過香港出產十個奧數冠軍。如果我是林大輝中學的校長,與其問政府增加撥款開劍擊尖子班,不如與英國Millfield 建立兄弟學校體育外交關係,包括格劍,每年交換體育精英生。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Sparkle Hong Kong ESG Index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