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童的野心:維基做過最正確的事|中環路人甲

Column

1,457

剛剛的星期六早上,抽空在網上聽了王維基有關他創業的分享。王維基是香港著名的企業家,經常顛覆市場既有規則,因而有「魔童」的外號。香港的有錢人有很多,但很多致富的方式都很類似,主要利用地產槓桿發財。在人人買地建屋的香港市場,唯獨王維基選擇以自己的道路來建立企業王國。

.利用不對稱信息來套利

王維基在中學時就已開始創業,辦了家補習社,乳臭未乾的他竟然成功招收了幾百名學生。後來在大學時期,因看見教科書價格昂貴,就膽邊生毛拿著大量現金到台灣找書商,做起平行進口書的生意。這兩個事業除了讓王維基賺取第一桶金外,同時也為他累積了寶貴的生意經驗。

從這兩次的創業過程中,都可看出王維基擁有敏銳的商業觸覺,擅長發掘市場還沒出現的潛在需求。如果大家細心留意,這兩門生意都有一個共同特質,都是典型套利交易的商業模式。王維基在這兩次早期的創業中及後來的城市電訊,也離不開這種商業智慧。

套利交易的商業模式屬於輕資產類別,不需要大量硬件投資。就像短途快馬一樣,來回跑幾次就能賺錢。補習社是把成續較差的學生賣給補習老師,而平行進口書就把便宜的台灣書賣到香港。這兩種商業模式都屬於單純的買賣,只在利用不對稱信息的優勢來賺取差價。

.套利交易就是香港智慧

諷刺的是,王維基在大學時是讀電子工程,好賴也是一位工程師。雖然王維基畢業後曾到國際商業機器工作,但根據網上資料,他只是從事市場推廣及銷售。這位表面上是位程式員,但實際上是位銷售員的科技專才,從中學開始到今天,都是從事套利交易。

套利交易是很普遍的商業模式,在供應與需求之間作中間人來賺取利潤。香港從開埠以來都是套利文化,由最早的轉口貿易、製造業、到金融服務,都屬套利交易的性質,也是所謂中間人的角色。王維基是個行事很快的人,套利交易就正正發揮他的強項。

就像你在疫情中知道那裡可以進口便宜口罩,一口氣把外地的口罩買斷,在香港市場貴價出售賺取利潤。香港人對套利機會的捕捉能力,就像鯊魚能聞到幾公里遠的血腥味一樣敏銳。這也解釋為何疫情初期,外地口罩總是很早就被香港人買光。

.在肥胖的肉上進行套利

套利交易雖然很容易賺錢,但卻有一個弱點,就是很容易出現競爭對手。由於沒有核心優勢可言,大家都只是鬥快鬥便宜,最終逼使市場利潤下降。如果在利潤太窄的市場進行套利,風險就變得很高。因此,最理想的是在壟斷市場進行套利,即使最終變成完全競爭的局面,也需要很長的時間。

但是在壟斷市場上進行套利並不容易,因此就需要破壞性創新。王維基在八九年隨父親移民加拿大後,發現當年的長途電話被香港電訊所壟斷,價格都十分昂貴。但有趣的是,兩地致電對方的價格都不相同。

因此他就利用回撥長途電話這個灰色地帶,對巨人進行突破,最終成功搶佔市場。細心一看,回撥長途電話其實也離不開套利交易的商業模式,只是王維基選擇了在最肥的肉上進行。

.由單純套利到建護城河

直到香港寬頻,王維基的商業模式才慢慢脫離了套利交易的思路,開始由草原上的蒙古騎兵,變成懂得建立護城河的禁軍。雖然香港寬頻的商業基礎,還是想對當時的電訊盈科進行套利,但王維基這次卻跟以往有點不同。

在國外,其實有很多網絡供應商都只是虛擬網絡,也即是向固網服務供應商進行大量平價採購和包銷,再轉售給終端客戶的一種營運模式。王維基沒有選擇這樣做,反而是大花金錢進行光纖網絡的建立。

這種大量花錢投資基建的動作,在他最新的網購平台事業上也有類似。這種重資產的商業模式,與香港人的短途快馬文化相違背。原因是花錢建立基建拉長了回報期,萬一執行錯誤就無法轉身。但是,這種商業模式卻有效地建立企業的護城河,保持自己在市場的領先地位。

.野心雖大也要找對容器

王維基的早期商業模式與香港很多人一樣,都是短途快馬賺快錢。這種商業模式好處是本小利大,這也解釋為何香港發展至今,賺到錢的都是地產金融,炒股炒樓。即使現今幾位本地富豪的地產事業,過去幾十年也只是在做套利工作,把麵粉弄成麵包,並在麵包還沒出爐前,就利用樓花方式出售套利。

單純套利的商業模式最終必然引入更多競爭者。在中國地產開發商也想在香港分一杯羹的時候,本地開發商在投地上的成本越來越高,利潤越來越低。一個人野心很大,也需要找一個大的容器盛載,而硬件投資就是為了應對遠大野心的必需條件。香港在國際上的容身之所越來越細,最大問題是很多企業都沒作長遠的基建投資,繼續沉迷於短途快馬式的套利交易。

如果王維基當年繼續使用這種方式,他的事業王國或許無法突破。在經營香港寬頻時,選擇花錢於基建的決定,令他的商業模式由單純的套利,提升至擁有護城河的堡壘。也由從前專門打破市場壟斷的壞孩子,慢慢變成現時壟斷市場的企業霸主。從市場佔有率的看法,現時的香港電視的網購平台在市場上已遙遙領先其他對手。

有人說王維基經常都不務正業,是一個心很狂野的企業家。但在我的眼中,王維基的思路都十分清晰,即使在不同領域,都是運用自己擅長的套利優勢,更在此基礎之上加入了破壞性創新和企業護城河。即使在網購平台,其實他是在套商業地產的利,皆因香港的租金實在太貴。這都充分看見王維基的心並不狂野,商業思維十分有層次感。相較一些企業在發展的過程中,忘卻了自身的優勢,作出離經叛道的策略,看見別人發財就有樣學樣,最終換來的只是損手爛腳。

備註:喜歡我文章的讀者,可到我FB專頁《中環路人甲》讚好,也歡迎大家的意見。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Sparkle Hong Kong ESG Index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