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心壤|笑死收藏家

Column

644

要去到「家」的級數,最起碼要經過時間。

例如半生人都是從商,就算突然給你做了特首,你都最多是一位政客,距離政治家還有很遠距離。

同樣道理,收藏家的底蘊不在於藏量,任何一位有錢人都可以一天內買二十隻名錶。但一天只可以給你「買二十隻錶」的時間,並不足夠給你製造二十個故事。對於收藏家來說,每一個藏品都有故事。

我見過,有人一世都未買過古董錶,然後一買便是一隻幾十萬的貨色,真係唔識佢就嚇死,識佢就笑死。

做一個收藏家的其中一個標準是,永遠都不要 live beyond your means,即係買唔起就唔好充,充唔起就寧願唔買。當你住嘅地方都只係八千蚊一個月,你學人買一隻幾十萬嘅錶,就咁嘅,係咪犯法呢,肯定唔係,但就真係奇怪到好似用一隻 Pricerite 買返嚟嘅膠碗去裝住 Alba 嘅白松露一樣,成件事係錯咗。

其次就是,有沒有可能,當你連紅酒都不懂是何物的時候,便走去買一瓶 2004 年嘅 Leroy 呢?你絕對有權咁做,但這肯肯定不是一個收藏家了,因為你完完全全地 skip 咗整個由好奇心開始的旅程。收藏的開始,有時候是由那句「好似幾得意喎」慢慢開始,然後從認識滋長學識,跟著似懂非懂,最後整個人開竅了。

收藏都是一個學習做人的過程,每一個故事的起點都可以是充滿瑕疵的。回想起中學時期的初戀,係,有人好好彩一開始就同個校花拍拖,但也有不少人的初戀就是那位長滿痘痘、校服發黃、套上了一個鋼牙套的鄰校女生。有人的初戀甜蜜蜜,你的初戀可以令你打冷震,都沒有所謂,做人和收藏一樣,最重要是可以修成正果。

高高低低,彎彎曲曲,不求一步登天的捷徑,但願一次有上有落的漫長旅程。

你看 Ed Sheeran。

這位紅透半邊天的天才音樂人,藏錶量驚人,什麼 Richard Mille 呀、Patek Philippe 呀,你想不到的稀世奇珍,他都有。但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第一隻手錶,就是一隻 Hublot。懂錶的人當然知道,某程度上,Hublot 仲衰過那位長滿痘痘、校服發黃、套上了一個鋼牙套的鄰校女生。

Fortune Insight 聯乘 《華爾街日報》推出全新訂閱計劃「FI Prime Plus」,只需WSJ官網原價三分一價錢,即可同時暢讀《華爾街日報》全網內容和Fortune Insight大部份收費內容
按此訂閱:https://prime.fortuneinsight.com/web/wsj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rtune Insight Prime x《華爾街日報》全新訂閱計劃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