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專欄|去特權化的寄宿學校 惠及你我|陳思銘專欄

Column

61

一直到二十年前,英國的寄宿學校教育,只是殖民地政務官及其子女少數權貴俱樂部的小圈子特權福利。

殖民地時代,由於許多英國軍人和文官派去亞非洲不同的殖民地,他們的子女,年幼時隨同父母出國,成長後要送回英國的寄宿學校讀書。那時殖民地徵收的稅項,用作津貼,讓英國警察和政務官父母可以安心送子女回祖家寄宿,他們自己繼續留在殖民地發展事業。

至於香港,政務官本地化之後,越來越多香港華裔高官也叨光享受了本來英國殖民白人精英應得的特權。一年有三張來回機票津貼,學費全免到大學畢業,當年的香港,即使中產階級如幾個上海紡織業的家族,也從未想過可以讓子女進入英國的寄宿學校,田北俊和唐英年是去美國讀書的,而董建華在香港愛國的中華中學肆業之後,升學英國平民城市利物浦大學。

21世紀,形勢轉變,全球民主化,中產階級人數增加,對社會事務多了發言權。英國的寄宿學校不再如英國王室的皇冠珠寶,只能由少數人享用,而是也隨着市場需求,增加了透明度和民主化。

這是英國升學的中介機構對香港家長的時代使命。正如半島酒店的下午茶座,為甚麼只限於伊利沙伯泰萊或加利格蘭來香港時幫襯,連同茶座樓上那間西裝店和鞋舖,為何華人顧客只限於邵逸夫爵士?新界鄉議局主席劉皇發,發跡之後,吐氣揚眉地,也走出了新界,不但成為半島酒店下午茶定期的尊貴客人,還進軍樓上的中菜廳嘉麟樓,變為VIP長客。

而半島的Gaddi’s西餐廳,香港回歸後主流的客人,也由英美富豪變為滿堂普通話的中國大陸上市公司主席。

英國寄宿學校並非一般人想像中的神秘,第一流的寄宿學校如伊頓和哈羅,也再不是高不可攀。名校如Oundle,由我親手撮合,每年都有數以十計的香港學生可以考到。正當哈利王子娶妻,也可以娶一個曾經嫁過一次兼有墨西哥血統的美國女平民梅根(編按:梅根父親是白人,母親為非裔美國人),我不認為香港學生進伊頓比2030年前人類可以登陸火星更困難。

今天,越來越多家長了解英國寄宿學校的制度和文化。也有很多英國學校了解香港學生的強項,知道取錄幾個香港學生,對他們的校譽有正面影響。

對於英國寄宿學校,我們不再是乞求,當然也絕不是付錢的顧客,而是平起平坐的夥伴。學校與家長溝通,越來越普遍,10年前香港家長還問我他們的兒子參加欖球隊會不會被「鬼仔」欺負,今天他們反而踴躍地希望子女進入體育項目出色的寄宿學校。

一切都比以前更通達,更透徹。孩子比從前讀書更快樂,少了對香港父母的依賴和依戀。當然,在父母送孩子到機場進入閘口的那一刻,目送他的背影排隊通過安檢時,總希望孩子會回頭來看父母一眼,再邁步向前。而十之有九,做家長的會失望。這樣的送別和失望,半世紀都沒有變,但其他的一切都變了。這就是世界,這就是人生,這就是良好的教育為我們帶來的領悟,最終令我們成熟而看得開。

Fortune Insight 聯乘 《華爾街日報》推出全新訂閱計劃「FI Prime Plus」,只需WSJ官網原價三分一價錢,即可同時暢讀《華爾街日報》全網內容和Fortune Insight大部份收費內容
按此訂閱:https://prime.fortuneinsight.com/web/wsj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rtune Insight Prime x《華爾街日報》全新訂閱計劃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