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乎|葉朗程

Column

532

兩個瞳孔頑皮地繞著圈子,眼裏帶著「終於可以證明你是錯」的成就感,但她仍然竭力地保持神秘,一坐下來只是給我遞上餐牌然後說:「呢餐我嘅,隨便叫。」

那語氣自信到彷彿打了一場什麼勝仗一樣,中學時期還可以勉強接受她的不知天高地厚,但現在都三十二了,過了頭的自信便是幼稚。

「熟到識背,」我接過餐牌,沒有打開,「兩個人食中菜都叫唔到乜嘢,叫個肉餅撈飯得喇。」

「你唔問我點解請你食飯嘅?」

「遲早你都會忍唔住講,我想睇吓你忍到幾耐。」

被我說中了,反而笑得更甜,一手把手機推到我的眼球水平線,螢光幕當然是她與另一位男生的合照。「你之前睇死佢唔會揀我,係咪覺得好驚訝?」揀一碟餸唔同揀一個人,前者揀咗就係揀咗,後者要經得起時間考驗才算是揀了。

第二天,我在她的 IG 裏看到那張合照,但不到半年,一個沒有爆冷的結果破滅了這段海市蜃樓。

故事的道理是什麼?再看看另外一個故事便會明白。

有些人不太受到同事歡迎,卻又深得老闆寵愛,他便是這樣的一個角色。加上他與老闆同屬一家中學,彼此好像有種莫名的親切感。Everything was going fine until it was not,老闆在一次會議中認識了一位話頭醒尾的年輕人,之後更誠邀他加盟公司。

自此之後,原本深得老闆寵愛那位忽然被冷落了,「橫刀奪愛」的兇手明顯不過,於是他開始無所不用其極地嘗試粉碎老闆對年輕人的信任,有次甚至在一次會議中三口六面地在老闆面前攻擊年輕人。「你其實有道理,」年輕人竟然這樣回應,「我都覺得呢個 project 畀你跟番會適合啲。」

以為自己贏了年輕人一仗,但實情是讓老闆對這位年輕人更加喜愛和信任。是的,那位本來得寵的大紅人為自己掘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墳墓。

兩個故事的重點都是兩個字——「在乎」。

十九幾個王子爭奪王位,先唔好講邊個最後爭到,你有幾可見皇帝 favor 嗰個,係想做想到出面嗰個?這不是什麼職場上位技巧,而是非常基本的 survival skill,所以 Harvey Spectre 幾乎每一個 season 都提你一次——caring makes you weak。

唔係叫你唔好在乎,你絕對應該在乎到黑洞盡頭,但千祈唔好畀人知,因為,正如 Harvey 說的一樣,when they know you care they will walk all over you。

比卡超同直接當選冇分別,最最揼春係邊個?當然就係想揼都冇春可揼嘅渾劉。唔係我?又唔係我?點解次次都唔係我?佢其實到今時今日都仲係唔明,佢冇得做,係因為佢老細知佢太想做。AO 出身多數都係咁,太勤力,勤力到冇時間玩,所以好多遊戲都唔識玩。當一個人太恨得到一樣嘢,係必定會散發一種神憎鬼厭嘅味道。

算啦。

都話到明係 LADY KILLER,抵輸啦。

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全新Fortune Insight Prime手機App面世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