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正迫自己走上絕路(二)|Starman資本攻略

Column

1,897

有人認為所有事情都是雙向的,我很同意,但所謂的雙向都要看對手是誰。

正如我上一篇文章所講,中了「含笑半步釘」,大不了便不笑和不走路,個人憂鬱啲或者用手行路都是一個出路。因此,關鍵是有沒有alternative。有的話,再講alternative的成本,最後才講捱到幾耐。

今次俄羅斯打烏克蘭,出師無名,全世界得而誅之,連中國都不敢擺明車馬支持。俄羅斯被金融制裁,「對手」是整個歐美。對的,凡事都是雙向的,俄羅斯都可以制裁歐美,甚至全個世界,沒有不可能的事情,關鍵只是看雙方牌面。

至於alternatives方面,很多「專家」說,俄羅斯不用SWIFT,可以用自家開發的支付系統SPFS,也可以用中國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兩者都是中俄近年努力準備「去美元化」的手段。

所謂的SPFS,是俄國自家開發的金融報文傳送系統,俄國有超過400家銀行加入SPFS,超過俄國銀行在SWIFT的註冊數。但目前為止,僅約10多間外國銀行使用SPFS,意味著它在國際支付轉帳上,幫不了俄羅斯太大的忙。

至於中國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雖然中俄天然氣、石油、黃金交易等都可以用人民幣作為結算貨幣,但可能好多人都不知道,中國工商銀行是目前唯一在俄羅斯開設人民幣清算中心的中國銀行。而在實際操作中,中國工商銀行總行透過SWIFT與工商銀行莫斯科分行交換結算支付資訊。也就是說,中俄結算支付資訊即使在本國境內可以繞過SWIFT進行交換,其跨境交換也只能透過SWIFT進行。

事實上,目前CIPS在跨境電文的傳送與處理方面仍主要依賴SWIFT體系,幫助CIPS的參與者之間進行資金的資訊溝通。

SWIFT甚至和中國人民銀行清算總中心、跨境銀行間支付清算有限責任公司等中方機構共同成立「金融網關信息服務有限公司」,公司成立目的是滿足中國有關跨境報文的連接性、強韌性及數據管理領域的監管要求。也就是說,為了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中國目前仍很難脫離SWIFT行事。

如果是以美元結算,那就更逃不出SWIFT的監視。中國工商銀行的中俄跨境美元結算支付業務流程完全處於美國監管下,無論在中國境內還是在俄羅斯境內,都須使用SWIFT系統進行美元結算支付。

剩下最後一條路是虛擬貨幣,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和財政部正要求幣安(Binance)、FTX Terading、Coinbase等全球大型虛擬貨幣交易平台進行研究,以免俄羅斯個人或組織借虛擬此逃避金融制裁。以虛擬貨幣作為主要能源和大宗商品的結算,目前來說本身已不太可行,如果連最後一條路都封殺,就真是走投無路。

金融制裁恐怖之處,在於可以一剎那間使大部份人(大部份人,包括普京本人及支持他的利益關係人士)的財富歸零,儘管普京本人繼續堅持,支持他的利益關係人士為了捍衛自身的利益也有可能被逼倒戈,普京去到最後只能倒台。

對的,俄羅斯是能源大國,但歐盟和美國等大國都不是省油的燈,作為大國都會有一定的能源儲備,能源和大宗商品都並非只靠俄羅斯一個國家供應。相反,石油等能源出口佔俄羅斯總出口60%,可見俄羅斯經濟是何等倚賴能源出口,而當中41% 是出口歐洲。

說到底,經濟和資本外逃問題就是俄羅斯的死穴。「唔食嘢」和「唔呼吸」都是會死的,但前者可能都捱到十日八日,後者五分鐘就會窒息。所謂的「雙向」,都是有強弱程度之分。只講凡事都是「雙向」去偷換概念一點意義都沒有,分析強弱才有意義。

最後的選項,核武。正確來說,這並非俄羅斯的選項,只是一人的選項。當只剩下這個「一人選項」的時候,在選擇的一刻,他又能否對抗所有人?天佑我們。

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