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專欄|英國中學教育的一艘新旗艦|陳思銘

Column

130

當我問,在英國高雲地利華威大學共用某些校舍的「全國數學理科學院」〔The National Mathematics and Science College〕校長Andy,身為英國近年數一數二的私校,專門培養十五歲至十九歲報考A-Level進入英國STEM科目的精英教育機構校長,有甚麼方法可以防止來自世界各地包括韓國的學生,最近一年專注於學科而不是韓國劇集「魷魚遊戲」時,想不到他非常Updated地答:「我從來沒有將學生當做一批木頭人,雖然用我的方法鼓勵他們上進,你也可以當做是我們學校的獨門遊戲祕方。」

真的嗎?據說英國許多名牌大學,學生宿舍,剛結束冠狀病毒的隔離,回校開課,一個Hall的鬼仔,都聚在飯廳一齊追看「魷魚遊戲」,韓風直捲英國,但國家數學理工學院的學生,我在視像中看過,在走廊回來穿梭,沒有一個人低頭看手機。

坦白說,做到這一點,已經是很大的成就。

Andy說:「我們取錄學生,有嚴格的甄別標準。正因為來自世界不同國家,不同的教育制度和考試方式,他們來我們這裡,都有不同的私人理由:有的是在本國苦感於教育制度大壓迫而沒有出路,有的是為了逃避父母的壓力,有的女生甚至是失戀在本國校園後,來我們這裡療傷。我們的辦法,是每一個學生,都了解他們的背景、心理狀況、性格,然後著手激活他們埋藏在心裡的那團求知的火燄,調動他們的積極性,讓他們醒過來,主動對知識的世界,而不是考試熱烈擁抱。」

「那麼算不算是一種更新的自我治療過程?」我在視像會議這邊問。

「你用這個名詞時要很謹慎,」Andy答:「好像我們學校,是一家紀律部隊機構。當然不是。教師和學生之間,因為學生人數少,大家形成一個有公社精神的Community,真的與魷魚遊戲裡的那個處境有兩分相像。不過,絕對不必擔心,一次失手,不會死的。」

英國近年這種試驗型的私立學院相當成功,有別於傳統的寄宿學校,也不像香港聖保羅或男女拔萃等傳統名校,而是將兩者的優點相互結合,再加上英國的人文自由精神,三者黏合,成為近十年異軍突起的一支教育力量。

這家學院雖名為National,卻不是國營企業,沒有政府津貼,純粹是私校。在短時間交出一張超過兩成可考入牛津劍橋和其他國際名校的成績,難怪全國大受注目,連數一數二的寄宿名校也刮目相向。

學院有學生宿舍,設備優良,而且與華威大學的工商學院為鄰,讓中學生和大學生一起使用某些娛樂設施:桌球室、電影放映室、報刊閱覽室。華威大學也是全國十大之一,課餘大學生與這家私校的中學生做朋友,讓中學生可以問定功課和報考大學的貼士,很早就認識了一批師兄和師姐,形成某種獨特的Mentorship,是National Mathematics College的辦學獨門特色之一。

而廢話少講,辦學的宗旨,就是選取數學和理工科工,讓來自亞洲的學生和家長,認清目標。未來三十年,STEM是人類前途幸福所寄,讀這個範圍的學科,一定不愁失業。記得Covid前造訪National Mathematics College,在學校的VIP餐廳,校長Andy請我吃晚飯。露台上俯瞰英格蘭中部的山林和平原,落日在西方徐徐下降,夕陽透過落地長窗。我建議:為甚麼每年大考後能獲得牛津劍橋取錄的學生,不由校長Andy你親自邀請進饍?而且請一位上議院勛爵來親自加冕,教會他們辨別各種香檳和紅酒?」

Andy說,這是好主意,也是教育的一部份。

今年九月,學校恢復課室教學,我期待明年五月受到邀請,出席National Mathematics College的第一屬畢業優才盛宴。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Sparkle Hong Kong ESG Index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