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專欄|由龍頭鳳尾到天九|佬訊

Column

761

不知道有幾多人與佬編一樣,有一班regular的賭友、幾個regular的賭局。這班人,不問風雨、不分季節,時候與靈感一到,就自然會聚埋開賭。

初初,這些「賭局」都是由廣東麻雀結緣。後來,大家牌章打到熟晒,悶到恰眼瞓,自然就會轉game。有些轉新章麻雀、有些直接轉打港式台灣牌,還有些轉玩啤牌,poker、廿一點、十三張。最近,又到聚會的時候,今次輪到佬編的家中。正苦惱賭甚麼時,眼角不經意睄到書櫃上的《龍頭鳳尾》。

《龍頭鳳尾》,是馬家輝幾年前出的小說,未睇的快去睇。當年剛剛出時看過一次,可能年輕,印象不深;2020年後再看一次,感覺完全不同,不知為何看完有點釋懷。有本續集《鴛鴦六七四》,還未捨得看,Anyway,重點是,無論是龍頭鳳尾,還是鴛鴦六七四,其實都是牌九的術語。

提起牌九,大家想起的可能是咬住支煙聚賭的公園阿伯、地盤佬,又或者黑社會。但好奇心重,就不會有無謂的潔癖,上網一查,才知原來一套三十二隻的「Chinese Dominoes」,有「天九」與「牌九」兩種玩法。

老實講,網上資料有限,佬編也不知道自己的玩法、計法是否就正確。但對一班喜歡賭博的人來說,少少阻礙根本不成問題。就這樣,那晚一路玩天九,一路爭論規則的合理性,不知不覺就夜深了。

天九四人一枱,玩法有點像鋤大Dee,唯獨是那陣江湖味,比起中學日日玩的啤牌,有種異樣的禁忌感。天九牌造型細小,每人八隻,左右手各執四隻就可以開局,基本上連餐枱都不需要,佬編當晚就是與朋友圍坐在梳化茶几,玩到面紅耳赤,對面住宅望過來,或會以為我們在幹甚麼不可告人的勾當也說不定。大槪這也是世人一般對天九牌九有誤解的原因。

F.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Sparkle Hong Kong ESG Index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