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專欄|盤點第二季經濟重點:俄烏戰爭對歐盟中短期經濟影響|Orientis

Business

143

踏入2022年的第二季,對投資者而言自然是要了解整體的投資環境有否出現改變,以及新改變會否帶來一些投資機遇及風險。因此,筆者接下來會為大家帶來我們認為3個對歐盟經濟發展及投資環境帶來轉變的重點,首先出場的自然是俄烏戰爭對歐盟的影響。

歐盟經濟增長預測

根據歐盟2月發表的冬季經濟預測(Winter Economic Forecast),歐盟去年錄得5.3%的增長,而預計在2022年及2023年分別有4%及2.8%的增長。而備受關注的通脹率亦比想像中理想,歐盟預期2022年及2023年的整體通脹率為3.9%及1.9%。而報告內容表明,隨著整體防疫政策及處理Omicron的特殊措施在2022年第一季逐漸解封,歐盟第二季將會迎來最大幅度的經濟復甦,當中東歐國家如波蘭、斯洛伐克、匈牙利、克羅地亞因去年投資更多科研開發,將會成為2022年經濟前景最好的歐盟成員國。

然而,冬季預測是在2月10日發表,即俄烏戰爭仍被視為「狼來了」多於實際的時候。因此,當考慮歐盟在第二季經濟增長因素,俄烏戰爭所帶來的短期及中期影響,便是其中一個思考方向 – 特別是前述這些東歐國家,有不少的邊境與烏克蘭相當接近,因此相對其他高增長國家如西班牙、葡萄牙、愛爾蘭及馬爾他等,她們面對的直接及間接影響會更大。話雖如此,現時北約及歐盟的安全政策著重於避免將歐盟捲入戰爭旋渦,因而行動主要以加強北約東部邊境為主,對烏克蘭提供間接的軍事支援(如情報、志願軍及武器等),因此俄烏戰爭的短期影響主要有以下三方面︰通脹、供應及難民問題。

短期影響︰物價、供應以及衍生的難民問題

執筆之時,布蘭特5月期油價為119.60美元,雖然較數星期前的高位回落不少,但整體而言油價問題對歐盟 – 特別是東歐地區的通脹影響甚深。事實上,即使沒有俄烏戰爭,未來的能源價格仍會不斷上升,原因是因為不少國家及企業希望盡快恢復經濟生產,對能源及石化產品的需求不斷上升。另一方面,根據美國能源資訊管理局的報告指出,不少產油國家因為基建老化或早前因應疫情減產的關係,短期內難以提升產油量以滿足國際社會需求,甚至有部份國家連2022年的產油目標也難以達到。至於另一個能源產品天然氣,歐盟現時的而天然氣價格為每百萬瓦特–小時(Megawatt-hour)190歐羅,幾乎是過年同期的10倍,最高更見近350歐羅,波幅之大自然是歐盟短期要面對的問題 – 特別是俄羅斯是歐盟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能源供應國。因此,歐盟早前與美國達成協議,美國將輸出更多的液化天然氣(Liquefied Natural Gas)予歐盟,同時也得到卡塔爾政府保證,即使其他國家願意以更高價格向卡塔爾能源(QatarEnergy)購買天然氣,該國仍會滿足歐洲市場的需要。事實上,根據卡塔爾能源的計劃,它希望在2028年可以平衡供氣額度予歐洲及亞洲,改變舊日「重東輕西」的傳統。

然而,較少人提及俄烏戰爭的影響是糧食問題。事實上,烏克蘭是全球最大的太陽花籽油市場,佔全球貿易一半,她也是其中一個出口糧食的主要國家,包括小麥(佔全球百分之10)、大麥(佔全球百分之13)及玉米(佔全球百分之15)。儘管現時歐盟表示它並沒有糧食問題,但由於歐盟也依賴來自烏克蘭的玉米飼料,預計部份農產品的價格亦會上升。另一方面,歐盟鄰近的北非及中東國家,她們均依賴俄羅斯及烏克蘭的糧食出口,而糧食不穩的情況會加速當地社會不穩甚至出現難民現象。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數字,3月底已有超過380萬名烏克蘭逃離家園,當中單是波蘭已有超過227萬烏克蘭難民。歐盟國家在處理烏克蘭難民問題上表現一致,包括啟動《臨時保護法令》(Temporary Protection Directive)讓所有逃往盟的烏克蘭人將自動獲得難民身份,可在歐盟居留至少一年。但在處理北非及中東的難民問題上,就難以想像歐盟國家的態度會如此一致。而不論是新增的烏克蘭難民或北非中東難民,他們對於接收國一方面會帶來新的勞動力,另一方面也會帶來新的社會問題,短期的效果是正面還是負面仍有待觀察。

中期影響︰俄烏戰爭加速歐盟的產業改革

誠然,因為俄烏戰爭,不少投資者對投資歐洲難免有少許遲疑,畢竟戰爭從來被視為地緣政治及經濟風險,因此歐盟的投資前景難免受到影響。戰爭的確從來都是一個重大的政治及經濟風險,而俄烏戰爭政治及經濟風險是明顯的︰它對全球能源及糧食供應帶來負面影響,它對歐盟未來物價指標帶來負面影響,而戰爭陰霾亦影響全球投資信心及經濟氣氛,對歐盟商品及服務出口自然有也一定影響 – 而這些都可以從債券息口,商品價格得以量化並加以觀察。

然而,歐盟每一次的經濟及政治改革,幾乎都是由戰爭及危險所引發;即便短期內俄烏戰爭必然對歐盟帶來衝擊,但這些衝擊實際上也帶來相對應的機遇。第二次世界大戰促成歐盟前身 – 歐洲煤鋼共同體(European Coal and Steel Community)的成立,既是希望將西德「納入正軌」以防第三次世界大戰出現,也是希望以官僚取代政治管理經濟資源的使用,將其經濟效益最大化;2009年的歐債問題也重創當時的歐元區及歐盟經濟,但換來的是歐元區更為徹底的改革,令歐元區重新成為一個更為強勢及穩定的貨幣聯盟。

首先是歐盟軍工企業的發展。自俄烏戰爭爆發後,歐盟國家的國防及安全政治出現根本改變。以德國為例,德國在戰爭初期曾被取笑只送5000頂頭盔予烏克蘭,到後來總理蕭爾茨(Olaf Scholz)宣布德國將打破不向衝突地區輸出武器的慣例,向烏克蘭輸出武器以對抗俄羅斯,甚至願意為烏克蘭特事特辦,加速整個審批程序,這對於德國社會傳統而言是難以想像的。更重要的是,蕭爾茨宣布德國聯邦政府將向德國聯邦國防軍(Bundeswehr)注資1000億歐羅,希望徹底地將德國軍力現代化以應付未來出現的地緣政治危機。而投資的其中一個重點,是與法國共同研發未來空戰系統(Future Combat Air System,FCAS)。而根據歐盟早前公布的《歐盟戰略司南》(A Strategic Compass for the EU),歐盟未來的其中一個戰略目標,是希望達到「技術自主」(technological sovereignty),即大部分的軍工及數碼科技均由歐盟國家及企業開發並擁有,包括計劃協助國防企業籌募私人資金,利用歐洲投資銀行(European Investment Bank)支持軍工企業的發展,以及對國防及相關科技企業提供稅務優惠。

其次是能源市場的改革。俄烏戰爭的直接衝擊是歐洲能源市場的穩定,因此,歐盟打算加速其能源市場的改革,提出REPowerEU政策,進一步推動生物能源、綠氫及可再生能源的發展。而其中一個重點項目,是地中海綠氫夥伴計劃(Mediterranean Green Hydrogen Partnership),希望多個地中海兩岸國家可以合作共同發展綠色氫能。而不少歐盟國家如葡萄牙、西班牙、希臘等均打算借這些來自歐盟的支持及資金,進一步發展其綠色氫能產業。

因此從中長期角度歐盟整體的投資環境會出現結構改變,但這些改變(甚至改革)只會增加歐盟的自主性及穩定度,變相提供一個更好的投資環境及機會值得投資者考慮。

(三之一)

陳偉信博士

Orientis 研究總監

文章轉載香港唯一歐洲投資教育公司Orientis

歡迎訂閲Orientis的免費歐洲投資電子報以獲取更多Orientis最新活動和歐洲發展動態資訊!

Fortune Insight 聯乘 《華爾街日報》推出全新訂閱計劃「FI Prime Plus」,只需WSJ官網原價三分一價錢,即可同時暢讀《華爾街日報》全網內容和Fortune Insight大部份收費內容
按此訂閱:https://prime.fortuneinsight.com/web/wsj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rtune Insight Prime x《華爾街日報》全新訂閱計劃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