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專欄|2023年歐洲共同市場發展前瞻(一)︰瑞典掌舵,數位讓路?|Orientis

國際

108

2022年對投資者而言並不是很好的一年,本以為經歷3年新冠疫情隨著病毒變種致命率減少、疫苗接種率提高而回歸正常,市場憧憬各行各業出現「復仇式反彈」,環球經濟會出現穩定的增長。但年初俄羅斯與烏克蘭爆發戰爭,地緣政治局勢緊張令能源價格一度高企,以及環球供應鏈不穩,令西方出現近年少見的高通脹環境。聯儲局在本年多次加息以對抗通脹,而歐央行除加息及逐步取消不同的逆周期操作外,也提出新的金融政策希望磨平不同歐羅區國家的差距。高息口環境令歐洲共同市場的經濟增長不似預期,根據歐央行12月公布的經濟評估,歐央行預計2022年最終的實質經濟增長為百分之3.4,更表示歐羅區國家或在第四季出現經濟衰退,來年全年的經濟增長僅為百分之0.5,經濟前景似乎不甚樂觀。

儘管歐洲共同市場的前景似乎不甚樂觀,但這不代表投資歐洲變得無利可圖,反之如果深入了解歐洲共同市場未來發展,投資者大可早著先機投資一些具潛力的行業及資產,預先為未來的資產管理做好準備。因此,Orientis為大家帶來2023年的歐洲共同市場前瞻,希望幫助投資者了解來年歐洲共同市場的發展。而要了解歐洲共同市場 – 特別是上半年 – 的未來發展,我們可由歐盟理事會(EU Council)的輪任主席國瑞典的工作計劃說起。

「三頭馬車」計劃與瑞典的改變

不少本地甚至華文媒體常以歐洲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特別是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或外加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及德國總理蕭爾茨(Olaf Scholz)對歐盟未來發展的言論,作為分析歐盟未來政策的核心。誠然,法德軸心對歐盟整體發展有相當大的影響力,而歐洲執委會對於歐洲共同市場管理有法規提案權,自然在歐洲共同市場發展有著重要角色。然而,作為歐盟行政立法體系的另一核心歐盟理事會(EU Council)媒體常常不聞不問,因而往往忽略歐盟整體發展藍圖的優次重點改變,其實由這個半年任期的輪任主席國開始。

自《里斯本條約》改革後,為確保歐盟理事會能更好協調歐盟的長遠發展,歐盟理事會建立所謂的「三頭馬車」(Trios)制度,將歐盟理事會管治每3個輪任主席國任期為一個單位,而本屆的「三頭馬車」分別是法國(2022年上半年)、捷克(2022年下半年)以及瑞典(2023年上半年)。作為「三頭馬車」的最後一員,瑞典本應延續法國及捷克未完成的任務,但瑞典政府早前公布的工作計劃,卻發現當中的工作優次與法捷兩國有一定程度分別。

翻查法國及捷克兩國上任時提出的工作優次,兩國或多或少有列出針對「數位」(digital)的項目。法國針對數位議題的重點是數位平台問責及關係數位經濟的規管,因此在任內積極完成《數位市場法案》(Digital Markets Act) 及《數位服務法案》(Digital Services Act)的立法程序,令兩條法案最終在本年落實。至於捷克提出的工作優次計劃雖然沒有如法國一樣明確提出針對數位市場的工作項目,但她提出的工作計劃將數位議題分拆為網絡安全(cybersecurity)及數碼化(digitalisation)作為歐盟經濟戰略韌性(strategic resilience)的重要一環,當中更特別提到資訊科技供應鏈安全(security of IT supply chain)的重要性,因此2022年下半年的立法重點,就是推動加強歐洲網絡安全的《網絡韌性法案》(Cyber Resilience Act)及針對晶片供應鏈的《歐洲晶片法案》(European Chips Act)。

然而,瑞典政府新發表的主席國工作計劃,不但沒有將數位議題納入主要工作優次外,就是討論有關數位議題的內容也是乏善可陳,僅強調歐盟經濟的競爭力繫於成功的數位化(successful digitalisation)。當然,瑞典表示在任期會開展有關數位歐羅(digital Euro)及有關數位交易的消費者權益(consumer protection)的討論,但相對於法捷兩國將數位經濟及網絡安全放在工作計劃的當眼位置,瑞典僅將此重要的數位經濟議題放在工作計劃全文的一個段落之上,其重要性自然是不言而喻。

數位經濟回歸由市場帶動

事實上,瑞典提出的工作計劃重點依次為︰1) 安全 – 團結(security – unit),特別是希望強化歐盟成員國的共同行動(common actions)及團結區內外盟友;2) 韌性 – 競爭力(resilience – competitiveness),希望加強歐洲共同市場的競爭力,促進私人投資,以及早前提到的成功數位化;3) 繁榮 – 綠色與能源轉型(prosperity – green and energy transition),加快歐盟成員國的能源轉型,加強歐洲企業在綠色經濟的領導地位,以及推動歐盟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的發展;4) 民主價值及法治 – 我們的基石(democratic values and rule of law – our foundation),捍衛及堅持歐盟核心價值。由此可見,相對於數位經濟作為過去一年的發展重點,瑞典作為未來半年的輪任主席國,似乎是把綠色經濟、能源轉型及循環經濟,定為比數位經濟更重要的歐盟發展重心。

既然早前我們提出「政策紅利」(policy dividend)作為投資歐洲重點,瑞典對數位經濟的優次改變,是否意味著數位經濟在歐洲的投資價值有所下降?我們提供的答案是否定的,瑞典的優次改變並非代表數位市場在歐洲共同市場的重要性有所下降,而是代表歐盟對於數位市場監管周期暫時畫下句號,一些具爭議的議題例如人工智能、電訊基建、資訊管治等,在瑞典這個主席國任期最多是開始討論,意味短期內並不會有新的法規針對上述議題(除了有關健康資訊的議題,這將在下篇文章討論,暫按下不表)。因此,我們可以理解為,歐盟認為在過去一年有關數位市場、數位服務、網絡安全及供應鏈安全的立法暫時已足夠應對數位領域的發展。在數位市場而言,今後的發展將轉為市場主導及科研主導,以「次世代歐盟」(Next Generation EU)的資金推動歐洲企業發展屬於歐洲的資訊科技。既然歐洲的數位市場監管框架大抵定下,那投資者在投資歐洲數位市場時面對的監管風險及政策不確性將大大降低,反而有助投資者發掘當中的優質資產,以獲得「次世代歐盟」的政策紅利(policy dividend)。然而,監管框架大定也同時意味歐洲數位市場或將進入「戰國時代」,能否找到當中的優質資產甚至是滄海遺珠,考驗的自然是投資者對歐洲數位市場了解程度以及相關資產的資訊網絡。

陳偉信博士

Orientis研究總監

(三之一)

 

註:專欄作者的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