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專欄|借錢花生以外的財政政策思考|渾水

專欄

167

連續講咗幾日一啲茶餘飯後嘅風波,想講返啲認真嘅財政政策。

很認真聽了,上個禮拜五商台881郭志仁和志雲大師訪問葉劉的片段,除了那些旗袍、J圖、我引發的風波後外,一面談論了很多極度沉悶的財政政策。花生永遠才是最吸引,政策係好沉悶的東西。

我是經濟右派,葉劉和新民黨是非常傳統的財政保守主義,他們提出的財政政策建議,包括大幅提高80%博彩稅和取消消費券,和我核心意識形態相違背。我是主張減稅、派錢,尤其是現在香港這樣的經濟狀況。

提高80%博彩稅涉及和馬會之間的溝通博弈,馬會罕有地出聲明駁斥,但馬會話事人並不是鐵板一塊。他們很聰明,不介意利益交換,加博彩稅可以,但要同時開放多元博彩項目,例如網球、欖球或者其他可以賭嘅項目。

唯獨減樓市辣這部份,相信是香港投資者頗為主流的建議,這點沒有什麼太大爭議和分歧。

我知道財政司司長現在周圍見不同的持份者,蒐集不同的意見,有幾個大方向是值得參考。

第一,成立一個專門監察加密貨幣和Web 3.0的機構。

早前證監會已經高調做了一個加密貨幣宣言,宣稱香港要成為加密貨幣中心。結果好景不常,加密貨幣連環爆出公司風波,正進入寒冬。時機有點不對,搞到好像雷聲大雨點小。

問題在於,為什麼要由證監推行?證監的存在,就是Web 3.0發展最大的障礙。其中一個例子,就是不清晰的監管和集體投資計劃條例。

集體投資計劃係一個尚方寶劍,陳茂波自己都用過,用來阻止李嘉誠出售雍澄軒。你可能會好奇,為什麼一個樓宇Project會涉及證監會監管?這就是集體投資計劃的神奇之處。入面嘅監管範圍實在無限大,現在基本上成為大部份Web 3.0的最大障礙,很多token和NFT計劃都沒有辦法在香港落地執行,就是因為這個條例。

證監會很多條例都是principle-based,簡單來講,就是不會告訴你什麼事情做得或者唔做得,但係你一做咗,睇你唔順眼,就會用嚟搞你。這就是條例不清楚的部份,老實說,執行上來也頗為主觀和人治。喺正常商業競爭下,通常會比競爭對手用嚟篤灰,增加業界營運成本。

證監會現有的資源和人力,是不足以應付加密貨幣的發展。最好建立新機構,搵新嘅專才和人員去執行這個部份,重新建立溝通橋樑,搞沙盒,搞番好啲條文,是應該把加密貨幣監管的部份和證監會切割,可以做好各自嘅分工。

第二,關於加密貨幣公司發牌,因為性質相近的關係,似乎都會落入證監會處理,例如從業員的牌照或者交易所發牌。現在證券最出名的1號牌、4號牌和9號牌,只要把內容輕微修改,切合加密貨幣市場,搬字過紙,基本上都可以用來約束加密貨幣從業員。

這是跟時間競賽,因為全世界都做緊,最好加快整個進程,搶先吃頭啖湯。

第三,回到我核心金融知識的部份,要做好資本市場。這幾年資本市場的政策搞到一鑊粥。香港搞時SPAC,賊過興兵,基本上整個潮流都玩完先至施施然地搞。不論是聯交所、證監會,大家都有很多溝通和官僚問題。永遠遲人一步。

現在不論主板和創業板,上市門檻過高,應該大幅降低門檻,方便更多公司來香港上市,尤其是現在財金官員鍾意去東南亞搵項目,我們現在的上市要求對比那些東南亞項目來講偏高。你要搵人哋錢,只能夠降低這些要求。

順便,應該回復簡易轉主板機制,令到創業板可以起死回生。

綠色債券還是銀髮債券,我都唔記得咗,居然成為係令中產輸錢的項目,是需要被檢討。政府公然割韭菜,匪夷所思。

第三,減印花稅,不論是股市還是樓市。感覺上,樓市減辣的意見比較一致,應該能夠推動。只是股市印花稅比較長鐵板一塊。

第四,開放數碼遊牧簽證。基本上唔難搞,台東、清邁或者一些歐洲國家都有類似條文,搬至過紙就可以,而且可以急速增加香港人才。

講呢啲嘢都係用嚟留一個記錄,我人微言輕,冇公權力,亦唔想有公權力,所以呢啲都係for自己參考,不是什麼提倡。覺得啱用可以攞去,千祈唔好Credit我。

IG: @muddydirtywater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