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專欄|公司秘書Com Sec牌值唔值得會計師CPA投資?|嘶憶

專欄

379

今日講下考唔考Com Sec牌呢個題目。究竟Com Sec牌值唔值得投資?CPA/Corp Fin人應唔應該考?

「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

有公司秘書Com Sec牌的公司秘書同業,唔多唔少都會質疑自己嘅價值。

「讀嘅嘢同都嘅嘢都唔相稱,Named Com Sec都係律師或者CPA擔正居多,我哋好似冇乜用咁。」

考完個牌人工仲係咁低,有咩用?

「冇用?咁點解,咁多CPA、Corporate Finance人,甚至係其他行業嘅人會考Com Sec牌呢我想問番你。」

Com Sec牌給予會計師的意義呢個問題,其實好多人心裡面都想知道答案,可以拎嚟做FAQ。

舉個例,呢個題目尋日有做緊CPA掛緊Named Com Sec的讀者PM問我,亦有身邊做到Local Firm會計師Partner的朋友不停思考的問題(佢考完一次CS,冇乜溫,靠背都拎到40幾分近乎Pass,跟住停咗又冇考)。

而同時間,我嘅補習學生,喺前日都仲同我講緊究竟今次考唔考Corporate Governance呢科試。我心諗,你畀完錢我補習,而家又唔想考?

咁點解佢「唔想考」?因為佢太忙,有老婆同個女、又有第二啲嘢讀緊,再加上公司又忙,喺「三管齊下」嘅情況底下十隻手都唔夠佢用,CG考試已經係排第四。

我同佢講,你聽埋我今堂個Study Summary先,呢個先係過去8堂嘅重點。我由頭到尾將啲Mind Map同佢Go through一次(佢上堂唔多唔少都會遊下魂,咁個個人都會啦,再加上個衰仔都未開始讀,由Day 1開始叫佢讀,佢都同講話公司有單Deal未Close,未得閒讀,連Mind Map都唔肯溫)

我:「你今次唔考,下年六月啲嘢又唔有少少唔同玩法架啦。」

佢:「哦,咁好啦,我決定考啦。」

好似小朋友扭計咁,明明應該差唔多大我一個轉。佢心裡面,仲有一份對自己嘅懷疑。

咁我明嘅,除咗Director會講Fiduciary Duty,一個老師、一個社工、一個醫生都應該要同學生講Fiduciary Duty,你同得一個學生補習,某程度上係會知埋佢一啲私人嘢。所以,凡係專業,都要有職業道德。而咩為之專業呢?除咗一般我哋認知嘅專業外,我認為所有行業都係專業。

咁好啦,我將由Day 1的Mind Map,再加上上堂前2個鐘特登起身畫的Mind Map(係,教就教3個鐘一次,但我備課都備咗一個半鐘,啲Mind Map都係咁嘅嚟)同佢完完整整Go through完一次之後。唔洗20分鐘都講完。

佢:「下,CG就係考咁多架咋?多謝你,將啲Topic分到咁細。」佢笑得好淫邪,好似諗到啲衰嘢。無啦啦同我握手。大佬,你要做「賊」自己做,我好人嚟架(笑)。

我:「我鋪排咗8堂,就係為咗呢樣嘢,你覺得呢科好似易嘅原因係因為我背後花咗好多心機同埋時間,去研究同埋重新組織過啲嘢點讀。我啲筆記唔完全跟Syllabus次序去安排。我有自己嘅一套Order。」

我:「To Teach, is to learn twice. 而家好似我學嘢仲學得多過你,你而家好似淨係畀錢我學嘢。」

我:「你唔好唔記得,過去8堂,頭2堂係Ice-breaking加玩Tip題練習,到真正教,都係6堂,18個鐘嘅事。仲未計,教教下書走咗去傾第二啲Com Sec或者唔關事嘅嘢。果到加加埋埋都有4、5個鐘。」

我:「嚴格嚟講,我用13個鐘已經講晒要考的東西。」

佢:「啲Mind Map畀我Scan晒一轉先,我今晚會開始讀。」

我:「你再唔開始讀(起碼畫下,讀下啲Mind Map),下堂我冇嘢做架啦。」

佢:「知道。」

鐵漢柔情,呢個就係佢將平時朝九晚五CFO身份放下,以學生身份同我交流的過程。我Day 1第一堂已經同佢講,我同你身份係平等,你可以當我Friend咁,我都有嘢唔識嘅,你亦有,大家互相交流嘅。就算係我教緊CG呢科,亦唔代表所有嘢我識晒,而你冇嘢叻過我,就好似Financial Reporting咁,我冇Accounting底你肯定熟過我,呢個係你考CG呢科的優勢。

我深信,教育本質就係「因材施教」,從第一堂破冰同學生建立咗互信後,第二堂做的東西就係玩Tip 題練習,畫一個學Road Map,縮細學習範圍,Setting the Right Tempo,然之後第三堂先真正開始教。

經過白老鼠測試後,行之有效。

點解會計師讀Corporate Governance讀唔入腦?

點解讀唔入腦?會計師By Default將公司「好人當賊扮」。咁你呢種世界觀都岩呀,所有公司都係「賊」。以下,係一個曾經開過翻譯公司的朋友,而喺地產界打滾三十年的朋友(佢個人好Commercial Mindset,應該同CPA差唔多諗法)同我講的一番說話:

佢:「所有企業都係賊,因為企業必須牟利,壟斷,寡頭壟斷,欺壓小企業,搶市場;所有行為都係賊性,缺少賊性既你唔好做生意,良心只有死路一條。」

佢:「如果企業目標係薄利多銷,最後會俾市場殺死,薄利多銷行為只可以係一個口號,係一個宣傳,有智慧既高管應該意識到呢點。」

哦,我認同呀,人皆有賊性(慾望),如果呢個世界冇法律,好多人都會做「犯法」嘢去滿足自己慾望。

不過,就算有法律,人都可以喺合法情況下做一啲賊的行為,例如排隊打尖、嘴把上佔人便宜(言語暴力、欺凌),仲有一種我好討厭的,就係「時間小偷」。

即係果啲要人幫手但自己又冇用個腦分析過,將所有未經加工的腦內垃圾用把口講晒出嚟,要人哋做佢「肚裡面條蟲」,呢種人,職場大家遇唔少。如果,時間即係等於生命,浪費你時間嘅人即係縮短你壽命嘅「毒犯」。

正所謂:「要人幫,都要有誠意。」

如果,浪費人哋時間都係犯法的話,咁應該好多人都要捉去坐監,因為佢哋係「毒犯」,香港運毒/藏毒好大罪的,起碼坐10碌8碌的,某啲國家更加係死刑。你咁浪費人哋嘅時間,呢啲係屬於Consultation的範疇,要另外收費的。

講返正題,做得會計呢行咁上下時間嘅朋友都知道,企業要虛報收入、誇大收入、用Entertainment Fee避稅等等有形形式式的方法去粉飾一盤數。但數據「不會」說謊,有某幾項重要指標係冇得或者好難做假的,呢個你哋應該清楚過我,我唔拋書包,呢個唔係我專業。

講開又講,我都叫做做咗飲食業成年,用番飲食業分享下,去一間餐廳食嘢要知道的事實有以下幾樣:

第一,餐廳用嚟抹台果塊布(通常有幾塊嘅),同辦公室阿姐抹嘢塊布都係差唔多程度乾淨,都係「千人斬」,一布走天涯。衰的餐廳,啲布用足成日先夜晚拎去洗,好少少嘅餐廳,做完午市拎去洗,最好(已經係最好)的餐廳,就係覺得塊布污糟就洗,唔會用時間去計算。

第二,就算天口熱,喺餐廳應該要飲滾水。因為餐廳畀你啲室溫水真係水喉水嚟而且係無過濾的水喉水(好聽啲咪叫Tap 水,Tap水咪即係Tap Water,咪即係水喉水)。所以有啲人就算畀幾十蚊都要飲Distilled Water,不無道理。

你哋數口精的話,咪計下,一間餐廳邊到得嚟有時間準備咁多室溫水呢?當你一個客飲300ml水,100個客都已經係講緊30L水。你飲水我又冇錢賺,我點會特登煲水,再涼後去畀你飲?

咁餐廳會唔會用過濾水,過濾喉除咗成本問題外,仲有一大問題,就係出水慢,一間餐廳午市、晚市好似打仗咁,仲同你慢慢好似「痾尿」咁出過濾水?就算你肯,個客都肯定等到唔耐煩。

第三,餐廳從業員一般唔會得閒洗手(所以M記都算管理得好,SOP做得好,叫員工1個鐘洗手一次,做唔做到我唔知啦),收完碟,隻手又走去傳菜,可以講話係「交叉感染。」隻手唔污糟都算架啦,最多咪搵塊布抹一抹。

第四,講完「衰嘢」,講番啲好嘢。如果一個客投訴啲嘢食,例如牛扒太生,餐廳普遍唔會有時間去加料,因為已經忙到嘔。大家都係一心做好件事為主。加料只係少數被有心人士放大的行業「害群之馬」,咁行行都有呢啲害群之馬。

加料,就唔會,但好似藝術家脾氣一樣的廚房佬,就會好似女僕Cafe啲女僕咁,唸啲咒語,令到啲嘢食「變得好食啲」,女僕呢,就會唸「萌萌心動!」而一個廚房佬,佢哋就會問候你祖宗你十八代:

「呀你老味呀,Burger都話要一開二,識唔X識食架?」
「走唔X到辣架喎,不如叫個客食第二樣?」
「啲雞唔X係唔熟,太熟唔好食,係咪想食鞋嘢?」
「豬鞍近骨位係粉粉地色嘅,唔係唔熟,同埋啲骨位係難熟啲。」

不過,廚房佬罵完就算,咪又係要做。其實同大家喺寫字樓遇到不合理要求一樣,罵完老母,都係要做。作用類似打小人咁,都係為咗舒發一下情緒。

第五,你如果去餐廳(講緊同一間餐廳)食嘢,想享受更好的服務,搵一次非黃金時段去餐廳食嘢,少啲人食嘢,同事服務都會好啲。同一個人,喺忙到嘔的情況下,服務質素都會有所下降。

第六,要調味料、要牙籤、要口罩套、其他乜嘢要求,自己要好清楚自己要乜同埋知道合唔合理,而間餐廳畀唔畀到你(呢樣嘢可以問番去過間餐廳食嘢的朋友仔索料)。基本上,客人的要求,同事做到,都盡量配合,無留難之處,最多係有時懶惰,唔想郁。

我講咁多好似唔關事的東西,其實去表達的係,其實讀CG,某程度上即係讀「厚黑學」、讀人際關係、讀人性。

你可以當CG呢一科係一個人咁睇,CG讀的東西係讀人與人之間的利益衡突Conflict of Interest,即係一科讀「人性」的科目。CG係講原則,係一個「聖人」,講大愛、講道德。

可以抗衡番「公司皆賊」呢個概念,做賊都要「盜亦有道」、有原則,好似《怪醫秦博士》咁,取之有道。

除咗自身利益(即「賊性」),同時講下道德,呢個就係「人禽之辨」。

有番咁上下歷練的朋友仔,應該知咩係厚黑學。

「臉皮要厚而無形,心要黑而無色,這樣才能成為『英雄豪傑』。」

人性本惡,厚黑學係適合心存善念嘅人去讀。透過CG呢塊濾境,明白到世界險惡之餘,亦知道呢個世界亦有「真、善、美」的一面。只講個人利益,就會變「魔鬼」,而只講「真、善、美」,只會係「天使」,因為太過離地,所以唔存在喺地面。

唯有個人心存善念,知道呢個「世界難為正邪定分界」(呢首歌我鐘意),先能夠以「無死角」睇通呢個世界,如果心存邪念去讀,只會令自己睇嘢有盲點,跌入萬劫不復之境。

凡唔係非黑即白,所以,我哋要喺「魔鬼」同「天使」之間取一個平衡,呢個就係讀CG的核心精神,亦即係英國Codified而香港沒有明文規定但實際行緊的Enlightened Shareholder Value Approach。

而厚黑學,對於個人處事、職場發展、乃至管理公司團隊都係無比重要。咁我諗唔洗再講點解要考Com Sec牌。

CPA點樣鋪排自己考Com Sec試?

未夠資格行Fast Track Professional要考4科的話,考的次序如下:

Corporate Governance(「上帝」/「聖人」視角,萬物之母,其餘六科/三科嘅根基)

Corporate Secretaryship and Compliance(如果CG係「聖人」,CS就係「凡人」,即係平時日常操作,好多題目就咁背書、背Steps都得)

Corporate Law(先小人後君子,法律係最後手段Last Resort,去得法律層面即係已經反咗面,香港跟英國行Common Law,咁即係要背Case啦,唔背都幫唔到你)

Risk Management(考的東西是Corporate Governance Risk Management的Detail版,如果你CG考得好,Risk Management都實唔難,都係著重現解多於好似CS和Corp Law的背誦)

咁如果拎到Fast Track,可以淨係考CG同埋Risk Management就仲好,申請係On Case-by-Case Basis,睇你個人背景,要面試。

拎完Com Sec牌的朋友,好少會補返個CPA牌,多數係接住讀LLB/LLM/Corp Finance。

但考完CPA牌的會計師朋友仔,因為有Exemption(甚至行Fast Track),會考慮拎埋個Com Sec牌。

Corp Finance可以好獨立讀,但數底要好強,未必個個合適,傳統Com Sec數底弱。

做Deal需要依靠Corp Law和Corp Finance方面的人才。

要完成呢個鐵三角,起碼10年時間。

其中一位前輩(亦是我學生)交流,CPA出身、Corp Law底極強(有LLM),亦有豐富Corp Finance經驗,基於圖中的鐵三角理論,佢基本上係一個做Deal需要的「全能」人才。

但,佢都肥咗兩次CG考試,原因就係考試思維太Corp Law。

嘶憶:https://www.facebook.com/MemoriaSzeYik

註:專欄作者的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Fortune Insight 聯乘 《華爾街日報》推出全新訂閱計劃「FI Prime Plus」,只需輸入優惠碼「FIP30free」,即可免費一個月暢讀《華爾街日報》全網內容和Fortune Insight大部份收費內容
按此訂閱:https://prime.fortuneinsight.com/web/wsj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rtune Insight Prime x《華爾街日報》全新訂閱計劃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