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姐與細佬|葉朗程

專欄

1,916

從來未試過在讀書時期好好對待一份 project,但那次中史科的安史之亂分組工作,我尤其認真對待,因為我每次都好期待去呢位同學屋企開會。

因為,「屌,你家姐咁索嘅。」

本來是漫不經心的一句讚美,怎料我的同學反應出奇地大。「我警告你,你要打飛機你自己返屋企睇鹹碟,你唔好侮辱我家姐。」

CLS,駛唔駛呀?後來我明白到,因為自己冇家姐或者妹妹,所以永遠都唔會明白點解呢啲男仔咁怕自己啲 friend 對自己家姐妹妹有非分之想。

自此之後,非分之想仍然保留,但當然沒有再提及過。

所以,很多年後的今日突然間收到這個朋友家姐的短訊,我絕對有理由打醒十二分精神。

「Hi Marcus,how’s it going?」

我戰戰兢兢得來帶點興奮,興奮得來又帶點戰戰兢兢,想了一會,便回:「At this moment,I am doing great,因為啱啱收到你 message。」

佢藍剔我之後,我九秒九 delete。

「Haha too late,」她回覆,「睇咗。」

上帝早已預備,我不需要運氣,擺明畀佢睇完先 delete,咁我當然扮傻仔:「好尷尬,你當我唔係 send 畀你得唔得?」

球來球往一輪,她終於入正題,原來她有句很難開口的話,想問我應該怎樣跟她的下屬表達。

情況是這樣的:她在一家超級無敵大規模的公司工作,身份是一個超級無敵大部門的主管,在她之下有兩位同級的下屬,就叫他們做副總裁吧。

副總裁一號做了十一年 (家姐做了十三年),副總裁二號做了六年。

因為很多原因 (其中一個原因是家姐想找一個明確一點的「繼任人」,好讓家姐跳槽之後,這個繼任人可以順利取替家姐位置,而另一個原因是家姐實在覺得副總裁二號無論各方面都比副總裁一號優勝很多,職級一樣但人工還要比副總裁一號更低,有點兒說不過去),家姐決定 promote 副總裁二號為高級副總裁。

問題是,點同副總裁一號開口?

「明與唔明之間,」我說。

「唔明邊度?」

「唔明點解你要問我,」我加了一個滴汗 emoji。

「我細佬話你乜嘢都有 idea,講到好似麒麟才子咁,我想學吓嘢啫。」

「愧不敢當啦,」受之無愧才是真話。

「你邊日 lunch 得閒?」

講正經嘢梗係食 lunch,但如果想借醉行兇……「哎呀,呢幾日 lunch 都約咗人,如果你急,不如 happy hour?」

她欣然接受,但我也小心駛得萬年船,頗淆底地確認了一點:「你可唔可以唔同你細佬講你約咗我?」

看了她的拇指 emoji,我立刻鬆了口氣。

我們相約在,yes,where else,可以遙望匯豐大廈,那個葉某所向披靡的主場。

佢一行入嚟,所有麻甩佬好似餓咗半個世紀咁望到實:秀氣芬芳,玉肌雪膚,眉宇間絕無半點嬌弱之態,嘴角一個微笑卻又是如此楚楚動人,is she really fucking forty four?

點了喝的,點了吃的,吃了很少,喝了很多,她問我下次會去什麼地方旅行,我問她我去什麼地方她才會陪我去旅行。她說「你大把人陪啦」,我說「我要同一個我 click 到嘅人去因為我要嘅係靈慾之旅」。

「你同我去真係靈慾,」她在嬉笑,「係零蛋個零。」

「You never know,」我在淫笑,「零後悔都係呢個零。」

「幾時入正題?」她保持禮貌。

「我已經喺正題,」我繼續無賴。

「到底你有冇 idea?」

人會失望或者憤怒,永遠都是一千零一個原因,就是期望與現實有嚴重落差。一號對自己的期望太高,你給他的現實太差,所以當你升二號唔升一號,一號反枱是必然的。

有什麼辦法令佢不但不反枱,反而感激你?簡單,你將佢嘅期望調到最低點,低過你將會給他的現實,那麼當你給他那個現實的時候,他反而會因那個現實比期望好而多謝你。

她的表情夾雜著驚訝與讚嘆,頰邊漾著淺淺梨渦,想說什麼但又猶豫著,眼珠繞了一圈,終於清一清嗓子道:「Finance 嗰邊每年都想我 cut budget,暗示完又明示話我哋個 department 多人。Ronald,咁多年同事,我頂到一定頂住,但 Francis 真係好勤力,乜都肯學,進步得好快,如果真係要交人,你覺得我應該點?」

果然是美貌與智慧並重,我講到咁抽象,佢都明我想點,仲即刻諗到一個咁好嘅 opening。「You are genius,」我欣賞地看著她,「請繼續。」

「有待進步嘅人,我會畀時間佢進步,但而家做得已經好好嘅人,如果我唔升佢職,我對佢直情有一份歉意。」

對這些聰敏的女人就是有種說不出的衝動,盯著她好一會兒,我說:「一百分。」

「咁容易一百分?」

「我話你個樣。」

「認真啦!」

「我而家好認真,好認真,好認真咁諗緊,聽朝我哋會喺你屋企定我屋企食早餐。」

正當我期待著她的回覆,我突然聽見有人大叫了一聲「葉朗程」。聽到聲音已經讓我背脊冒出冷汗,之後一個身影像鬼魂般突然出現在我身旁,那隻鬼爪狠狠抓住我的右膊。

「你……你又話唔會同你細佬講嘅?」我沒有正視那隻鬼魂,只是無助地望著這個背叛我的女人。

「我真係冇講喎,」她裝無辜的表情讓人心寒,「我淨係同佢講我約咗人 happy hour,但我真係唔講得約咗邊個,咁囉。」

她開心地拿著那個 Lady Dior,非常 lady 地給我一個 good bye hug,臨走前在我耳邊說:

「我聽朝唔 join 你喇,因為我估你個早餐要喺瑪麗醫院食。」

= = = = = = = = = = = = = = =

口水太多,不能用文字盡錄,而有些口水也不適合在一個完全公開的平台分享,所以這一年都在摸索 podcast 的可能性。搜集素材不費吹灰之力,反而如何分門別類才是學問。最近開始有點眉目,這個 podcast 頻道暫定叫做 OH M.Y POD。係,M.Y 即是 Marcus Yip,希望今年九月十五號左右可以在 F.I Prime 這個收費平台開始。#OhMYPod

註:專欄作者的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