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鞋|葉朗程

專欄

19,275

每一個組織或機構都有或大或小的擦鞋文化,所謂的物極必反,就是過份地「大」或過份地「小」都會有反效果。

太大的擦鞋文化會踢走有能之士,這個是 common sense。

一講到文化,一字咁淺,都係嗰句,是 from the top down 孕育出來的。

上面那位喜歡出風頭,下面那位要做的就簡單了,不斷煲大佢 ego,對外擦對內擦,天天放任胡亂擦。

不要誤會,這些愛出風頭的老闆不是不理公司業績,而是他的 ego 跟公司業績一樣重要。

所以做下屬,條數就好易計。擦鞋花多啲時間定做好公司業績花多啲時間?問嚟都多餘,基於捨難取易的大前提,擦鞋的人遠遠會比做實事的人多。咁係咪代表公司一定會冧?又未必,睇吓做實事嗰班人「實」到乜嘢級數囉啦。

但完全沒有「擦鞋」是不是又會帶來極高效的企業文化?可能係,不過只顧高效而忽略人性,那個工作環境也不是理想的工作環境。

有家投資銀行,得㗎喇,唔使講名,全世界都識。如果入到呢間銀行,就算天生個樣衰到世界盡頭都唔需要整容,因為攞住呢間銀行嘅卡片直情好似噴咗成枝神仙水喺塊面咁,柒頭瞬間逆轉。

這家銀行信奉的哲學好簡單,正如一位在六七十年代擔任這家銀行的高層所言,最緊要懂得 stay greedy for a long time。對,不只是 greedy,而是 greedy for a long time。不過不過不過,千千萬萬要記住,銀行家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明刀明槍 greedy 便是低層次了,所以那個貪念要隱藏,那個攻擊性要隱藏,那個目中無人都要隱藏。

曾經有位明日之星,厲害了,加入這家銀行只有兩年時間,已經 contribute 了他所任職部門的 20% revenue,風頭一時無兩。心紅了,便越界了,有次想繞過一位高層去 close 一個 deal,而那位高層更是協助明日之星當年成功進入這家銀行的主要人物。

結果是非常直接的:明日之星被開除了,開除他的也不是那位「被得罪」的高層,而是其他高層的一致決定。比起貪念,他們更在乎尊重。

以上故事的道理就是,擦鞋其實就是識做,而「識做」不一定是「主動去做」,更多情況是「專登唔做」。得罪人一次,之後擦一萬次都補唔番。

但要說到最終極挑戰,便是有些不做不做還需做但做了又有可能得罪老細的情況。

香港有很多私人會所,有啲好容易入會,有啲有錢就入到會,有啲要有錢仲要有面先入到會。其中一間會所由一個大家族創立,會所成立至今最少四十年,而這個大家族就是出名低調而且家族裏頭人才濟濟。

早前疫情措施還未完全解除的時候,我見識到一次有質素的老細和有質素的員工之間的精彩互動。

會所裏的 coffee shop 每逢週末都有 lunch buffet,因為疫情關係,每次出去攞嘢食都需要戴口罩。那天其中一位家族成員也是 coffee shop 內其中一位客人,佢出去攞嘢食嗰陣唔記得戴口罩。

老細在自己的地頭橫行無忌不是完全說不過去,而作為員工不敢出聲又是情有可原,但竟然一位名牌上寫著 Leo 的經理,可以一臉不亢不卑地走過去,然後禮貌地對這位老細說一句:「唔好意思郭生,攞嘢食要戴口罩。」

值得表揚的不只是 Leo 經理的率直,而是老細之後的反應。他滿面歉意,連聲 sorry,回去戴回口罩後再走過去 Leo 身旁,輕輕拍了他的肩膀一下,眼神極為 appreciative,說了一句 thank you。

有個咁嘅老細,做員工有乜辦法唔感恩;有個咁嘅員工,做老細嘅又點會唔感激。

擦鞋是我這種世界仔的強項,強到有機會問鼎諾貝爾獎,但我其實最怕就是愛被擦的老細,因為根據經驗,渴求被奉承的,胸襟都很窄。
= = = = = = = = = = = = = = =
口水太多,不能用文字盡錄,而有些口水也不適合在一個完全公開的平台分享,所以這一年都在摸索 podcast 的可能性。搜集素材不費吹灰之力,反而如何分門別類才是學問。最近開始有點眉目,這個 podcast 頻道暫定叫做 OH M.Y POD。係,M.Y 即是 Marcus Yip,希望今年九月十五號左右可以在 F.I Prime 這個收費平台開始。#OhMYPod

註:專欄作者的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