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專欄|寫在 busy art week 前夕的本土觀察|渾水

專欄

201

大概幾個月之前(因為成日飛,時間感差咗好多),我去咗星加坡第一屆搞嘅Art SG。

見識吓人哋做藝術固然重要,更重要係,見下一啲疫情冇見嘅老朋友。

雖然封關,但這三年我都喺星加坡一些知名畫廊(basel level)收藏了東南亞藝術品。認識我嘅朋友都知,我80%以上嘅收藏都係本地藝術家,剩返嘅包括一啲抗爭藝術,包括烏克蘭和緬甸。緬甸藝術家我唔怕麻煩,因為M+都有收,如果我出事,那邏輯上,陳智思有份煽動我。

因為幫襯過,好客嘅畫廊負責人搞咗一個Collector Dinner,我列席參與。感覺上,收藏東南亞藝術家的人都比較圍內,成間餐廳都係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人為主,50人入面我是其中一個香港人,結果每一個人都拉着我問香港的藝術搞成怎麼樣。大家都對M+/Para Site充滿好奇。

如果你問我香港金融搞得怎麼樣,我講24個鐘都講唔完。問我香港藝術搞成點,我只能夠唯唯諾諾,雖然M+並不是我最喜歡的博物館頭10位,但我還是勉強努力地說好香港故事。

這班新加坡收藏家朋友已經約好三月會來香港走一轉,雖然我唔算特別喜歡M+,但M+總算有一些symbolic meaning,引到一啲外國人願意過來望望。

我也有一些輕微觀察,除了喜歡比較新加坡和香港的金融外,新加坡和香港的藝術也經常被用來做比較。

這兩個星期,突然感覺香港成為了文化之都。無數畫廊開了新的展覽,光是黃竹坑,已經要花幾天時間去看。似乎香港真的復常了。我那些art的朋友也面露倦容,有點疲態, M+和Philips的party係有無數外國人客,氣氛比上年更加Vibrant。IG art memes Jerry Gogosian也調侃香港多咗好多人。

香港和新加坡,似乎各有各好。

最後分享一篇有趣的藝術報道,記者係一位我IG follow了很久的網友。其中一個引證香港的藝術圈復常了的論點 – 就是香港小姐麥明詩喺Para Site dinner一張引人入勝嘅相被廣傳,上了娛樂版。

相片是由我影出來,事後我也多次和搞手Kelly道歉,好像搞彎了人家的活動。不過如果這樣可以幫到大家,那我只好努力說服麥明詩小姐多點派福利,然後,我繼續精進我的攝影技術。

最近很忙,身體比較弱,經常腰痛,聽力又出現問題,所以原諒我,痛快閒記沒有update得那麽快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