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者 ‧ 陳思銘|FI SPOTLIGHT

FI Spotlight

11,931

* 此欄由 Fortune Insight 主筆郭惠光撰寫;每月 FI 焦點人物,皆由他親自邀約及採訪。

選擇去外國讀書的香港學生,十個有九個都是於中學甚至大學時期才作出這個決定。很少人像陳思銘一樣,九歲已經負笈英國。

九歲,即是乳齒還沒完全換上恆齒,名符其實牙都未出齊的時候,Samuel 便要離開父母,隻身遠飛他鄉,獨個兒看著諾福克郡在嚴冬時候枯木凋零的畫面。

光是想像一下,已覺凄楚。

但凄楚還凄楚,有收穫的話,那份凄楚便有價值了。

渡過了十四個嚴冬,浸淫了四十二個學期的英式教育,經歷了五千天的外國勢力思想改造,陳思銘的收穫,是渾身英國佬味。

什麼是英國佬味?

舉個例:問陳思銘,年紀輕輕如此成功,有甚麼成功之道?

Fortune Insight

「大把後生過我嘅人已經 found (創辦) 咗間 unicorn (即是獨角獸,市值超過十億美元的初創企業) 出嚟,我點會算成功?」看到了吧,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英國佬味:你讚一個英國人,他不會說 thank you,他只會支吾以對,甚至像陳生一樣,死口不認自己有什麼過人之處。

膚淺一點,單是瞧見他戴著那隻價值港幣八十萬的勞力士古董腕錶,便可以肯定陳思銘是同齡間的 one-percenter,即是站在人口金字塔頂端那一個巴仙的一撮。

不過既然受訪者選擇牽強地謙虛起來,那麼記者也只好換個角度詢問同一個問題:作為創業家,有什麼心得可以跟那些希望創業的年輕人分享一下嗎?

果然,問題的字眼一轉,Samuel 剛剛緊鄒的眉心也放鬆下來;不喜歡被人請教如何成功,但樂於分享創業路的點滴。只是萬萬想不到,這位被西方文明思想洗了十四年腦的陳思銘,會將他的創業心得,建基於「獨裁」兩個字。

Fortune Insight

「開頭嗰年幾兩年,」Samuel 微笑說,「我真係幾獨裁。」眉清目秀的俊臉底下,折射出希特拉的影子。「公司嘅生意上得快,一定要請多幾個人應付。請人嘅目的好明顯係要解決當務之急嘅問題,如果我叫個同事做嘢,佢同我講我嘅方法未必好,然後我又要解釋畀佢聽點解我要咁做,邊嚟咁多時間?」

獨裁的化學作用,就是要提煉出「一個人話晒事」的效率。陳老闆分享的創業第一課,是起步時候的每分每秒,都要捉得特別緊。

「經驗唔夠人哋 (對手) ,資源唔夠人哋,網絡唔夠人哋,唯一有機會贏到人,就係時間。人哋一分鐘做到嘅嘢,我盡量用半分鐘做完,呢個係我唯一可以製造到畀自己嘅 advantage (優勢)。細公司嘅好處係比人靈活,但淨係靈活唔夠,行動都要快。行得快,轉身快,以快打慢,人哋 (對手) 都未有時間摸清楚你做咩,你已經跳咗去另一個階段。」

經過陳老闆美化之後,一眾「細公司」頓時變得很有前途似的。但實情是,今時今日,只要你有貨,只要你有一個 facebook page,只要你肯搵朋友笨,你隨時都做到生意,你隨時都開到一間「細公司」。問題的癥結所在,是開了細公司後,如何賺大錢?

Samuel 的公司位於銅鑼灣一棟商業大廈裏,面積四千呎,窗戶夠多,感覺開揚,遙望窗外是跑馬地的無敵馬場景。訪問時間在晚上,在街燈映照下,景色依然亮麗。記者看著這幕夜色,看得人也醉了,但陳老闆依然清醒,突然憶述當年找辦公室位置的心情。

Fortune Insight

「嗰陣我搵 office space 係極速,最細最平,即要,真係好心急快啲開門做生意。」Samuel 是想藉著當時找辦公室的心情,說明什麼人才適合做生意。「好似有啲人開網店咁,點解佢哋要開,因為佢哋想搵啲錢,因為佢哋見到其他人開又做得幾好。如果因為人做你就做,就算畀你生存到,都唔會做得大。適合做生意嘅人,一定有一個問題佢係好想解決。」言下之意,是切忌跟風?「跟風絕對冇問題,當時我入行嗰陣,已經有好幾間升學中心,我都係跟風。但我意思係,唔好因為人哋做得好而跟風,而相反你係要睇到人哋有啲乜嘢做得唔夠好,於是你選擇入行,希望解決到人哋未解決到嘅問題。」

英識教育成立於 2015 年,短短時間由三名員工公司變成三十名員工。不少行外人看到 Samuel 這個成功例子,都希望分一杯羹,甚至有上市公市撥出資源大搞升學中心,結果是後繼無力。「唔係我呢行難做,而係其他人淨係學到點做個 hardware (硬件) 出嚟,但係其實最值錢嘅嘢永遠都係 intangible (觸摸不到的)。」

好一句 intangible,原來生意人也喜歡講 feel。遊走辦公室的每個角落,確是又有一種不能言諭只能意會的英國風格。「英國 feel?其實我係覺得日本 feel 多啲。」以為 Samuel 最喜歡的國家是英國,怎料他說是日本;武漢肺炎未爆發之前,Samuel 一年去三次。喜歡日本,是喜歡日本人那種細心同一絲不苟。「Quality 係一個 abstract noun (抽象名詞),摸唔到。即係開間壽司點咁,由揀舖到裝修,快嘅,一個月已經開到;但係一個 world-class 嘅壽司師傅,淨係學整 tamago (玉子) 都要十年時間。」

陳思銘的壽司店比喻是想說,人人都開升學中心,你估人人都開到升學中心咩。直線抽擊不是紳士所為,兜個圈返轉頭依然擊中重點,Samuel 的英國佬味又再不經意地揮發出來。

來到公司成立第五個年頭,陳思銘仲係唔係一個獨裁者?回答前,他笑一笑,似是想答「唔係」,但最後還是吃了誠實豆沙包:「係嘅。」看他的 facebook 和專欄文章,總覺他跟同事的關係挺好的,實在不似獨裁者。「放低身段同隊友打成一片,係一回事,」他想了想說,「放下權力畀同事隨心所欲,又係另一回事。」

陳思銘補充,公司的日常事務,已經不用他介入;他定了規矩,同事便在規矩下自由發揮。去到關鍵時刻,真的有需要的時候,他才會出聲。

Fortune Insight

那麼,用獨裁方式統治一個國家又如何?竟然,對著這個問題,陳生不加思索便說:「可以係好事,subject to circumstances (是乎情況而定)。」什麼情況適合獨裁?「當年嘅新加玻,如果冇李光耀先生嘅強人手腕,冇可能打造到今時今日嘅新加玻。」恰巧地,李光耀先生也在英國受過教育,是劍橋大學法律系的高材生。「你見喺新加坡附近嗰啲國家 (印尼和馬來西亞),講民主一定比新加玻更加民主,但講到穩定,佢哋點會比得上?」

即是獨裁比民主好?「冇得咁講,各有好壞,一個獨裁者都有分好壞。純粹睇番世界歷史:好嘅獨裁者,以民生為依歸去獨裁;唔好嘅獨裁者,以鞏固自己權力為依歸去獨裁。當你以權力為依歸,就會講過唔算數,搬龍門,亂改法律,最後影響民生。」

陳思銘口中的獨裁,就像那件玉子一樣,可以是人間美味,但學藝不精,可以好難啃。

「獨裁同無賴,係兩回事。」

Fortune Insight

TEXT & INTERVIEW:郭惠光(Fortune Insight主筆)
EDIT:Elaine Wang
PHOTOGRAPHY:PMan Tam
LIGHTING : Stone Leung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