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哥之苦|葉朗程

Observation

712

本來打算吐吐苦水而已,但不經不覺吐了一條長江出來。

超級長氣,寫完之後卻有自療作用。

如果你也在今天這個環境中感到徬徨無力,也許同是天涯淪落人吐出來的苦水俱有輕微的洗滌作用。

好,來吧。

有幸在那個晚上眼光光看著道指急插的話,你一定會明白到,原來所謂離心力是坐定定在電腦螢幕面前都可以感受到的生理反應。

除了武漢肺炎蔓延全球,當然還有選擇攬炒的中東王室;一個人發爛渣,搞到全世界陪他一起燥底;這不是脾氣,是霸氣。

葉某有沒有被這霸氣震傷?話冇,都幾虛偽。但燥底嚟講,真是丁點兒也沒有,本來。

得閒再慢慢為大家詳述公司的人事架構,現在先簡單一點介紹:公司有十多人,所謂話事的有三個,我是三個之中資歷最淺的一個。

公司背後有一位老闆,平時只會有限度地干預日常事務,但定時定侯當然會跟我們三個開會攞下 updates。

這個星期的會議頻密了,原因也不用解釋。

今天又開會。

三個話事人當中,其中一個不在香港,所以只有我和話事人一號坐在辦公室,跟話事人二號和老闆視像會議。

向我開火 (燥底) 的,是不在香港那位話事人二號。

未入正題前已經由我的衣著 (t-shirt) 開始單單打打,說我真是 laid-back,「but totally believe」我對工作不會是這樣 laid-back,下刪一千字。

然後便單刀直插:they missed an opportunity to exit。

他說的 they,是在我 portfolio 內的一家初創;其實也不「初」了,企業今年四歲半。

那時候在我入職之前,這家公司本來是由一位前話事人負責坐 board 的。到那位前話事人離職之後,老闆把那家公司交給我處理。插我那位話事人二號一直對此事不滿,因為那時候話事人二號為這家公司找到一個 exit 的機會 (即係賣給另一家公司)。

但我認為不是時候,堅持不賣。

由我負責的這家公司,其創辦人幾天前 (即是 Dow Jones 插二千點的十二個鐘頭前) 向我表明,今年按季的生意下挫了接近八成。

話事人二號說 they missed an opportunity to exit,言下之意就是我沒有把握機會幫他們適時賣盤,到現在他們淪落到如此地步,想賣也賣不了。

我跟他重申當時不賣的理由,然後整個會議便是我和他兩個人互相禮貌地說了很多不禮貌的話。

只是開了一小時的會議完畢,感覺像過了半天。

人總有迷失的時候,開完這個會,便是我感到迷失的時候。

回到家,做了一件二十年沒有做過的事情:掟電話。(話時話,iPhone 真係幾襟掟,爆晒 mon 都仲用得好好。)

同人頂幾句嘴,使唔使咁幼稚掟電話?發洩完之後,我都給自己嚇一跳。

出去跑步,一路跑一路想,才意識到自己發洩,不是因為跟別人爭執,而是原來心底裏覺得自己真是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衰咗」是一種很難受的感覺,掟電話可能是心理上的自我保護機制。

但當思想再開闊一點,我反而忘了一樣很重要的東西。這東西很重要,叫 timeline。

先說商業上的 timeline。

投資方有投資方的 timeline,初創人有初創人的 timeline;當初投資方想 exit,是因為在投資方來說,那是一個合理的 point of time;但對於那家公司來說,才剛剛成功地 demonstrate 他們的 product market fit,前面一片光明。

再者,集資 (fundraising) 和賣盤 (M&A) 完全不同,而其中一個最不同的地方是:集資所用的 valuation 其實只是所謂的 funny money,即是有時可以吹到很大,因為人家看的是你未來的前景。

但到真正賣盤的時候,你賺幾多賠幾多現金流幾多,人家會清清楚楚地一分一毫跟你計足,所以分分鐘最後那個賣盤價,可能會比你之前一 round 的 valuation 還要少。那時候,公司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所以我認為再度集資比賣盤更合理。

今天的結果怎樣,不用重複敘述了。

但記住,這個只是今天的結果,不是最後的結果。

生意的 timeline 和人生的 timeline,都是由順境和困境交織而成的。沒有困境的試煉,沒有人可以走出一個順境來。Adversity keeps you focused,困境絕對是一個快速成長的機會。

但困境怎樣捱得過?人少少,跟你分享一個笑話。

曾經陪一位高人吃午飯,那是 2008 年。那頓飯,也有他的 CEO 和律師在場;個個愁眉苦臉,只有高人一個在微笑。

「可唔可以教下我,仲點可以笑得出?」

高人笑得更開懷,問:「Marcus,有冇食過偉哥?」

雖然問題係問我,但唔知點解坐喺我隔離個 CFO 差啲鯁親。

「冇,」我說。

「有朝一日,你試下。唔好就咁吞,咬碎佢。」

What the fuck…… 「好味㗎?」我問。

「就係唔好味,苦過弟弟。」

「咁點解……」

「我唔鍾意冇付出就有收獲嗰種感覺,」高人說,「食到成口苦晒,我覺得自己有付出過。」

好似有少少道理。

「咁咬碎同唔咬碎,之後嘅效果有冇唔同?」

「黐線,梗係咬碎勁好多。」

嘗過真正的苦頭,才會讓你變得真正的強大。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