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miners丨葉朗程

Observation

1,162

癲狗和魔鬼的共同點是,他們看起來比正常的你和我更加正常。

甚至乎,根據聖經記載,魔鬼的容貌是「非一般的美麗」。所以說,魔鬼與你同行,總是不著痕跡。

魔鬼的層次當然比癲狗高很多,因為魔鬼摧毀你,不為自身,純粹是,他的信念就是要破壞一切可以破壞的人和事。

相比之下,癲狗簡單得多;他們咬你,不是為了什麼信念,只是為了利益。

為什麼說這類人是癲狗?

因為癲狗的特性是,when they sense fear,they attack。

如果認為癲狗這個稱呼太過激烈,可以參考一個比較學術性的字眼:underminers。

其實不只是創業家,就算是初出茅廬的年輕人,也必須知道看清楚身邊的 underminers。

未解釋什麼是 underminers 之前,先跟你分享以下一個故事。

有一家初創企業,當時處於尋找 seed funding 的階段。

朋友認識這家初創的 founder,問我的基金會否考慮支持;看完初創的 investment deck,我的結論是不會支持,但看在朋友份上,也透過朋友給了這家初創一點建議。

一,就咁睇,佢哋嘅 business model 要用一百分精力先可以換到一分成績,要 execute 佢哋嘅 idea 好艱難,唔係勤力唔勤力嘅問題;

二,佢哋需要一樣嘢,就係一個好 niche 嘅 database,甚至可以話,有咗呢個 database,已經係成功嘅一半;

三,所以我覺得佢哋呢個階段要搵嘅,唔係一間 VC,而係一個 strategic investor,去提供呢個 database 畀佢哋。

一個 strategic investor 不一定是一家 VC,而一家 VC 的角色絕對比一個 strategic investor 更複雜,但這個題目不是重點,在此不贅。

聽完我的建議,朋友向我道謝,說會代為轉告,然後便再沒有提起這個 founder 了。

怎料,還未夠一個月,從另一個朋友 Derek 口中,我又聽到有關這個 founder 的事。

Derek 說:「我剛入股一家公司。」

原來之前那位 founder 真的聽取我的意見,找了一個可以提供那個 database 的 strategic investor,也就是我的朋友 Derek。

世界真細少。

見 Derek 一臉愁容,我便問他,入股的公司是否發展不太好?

「唔係,」Derek 放下一雙筷子說,「啱啱相反。」

「發展得好都灰?」

原來就是因為 synergy 太好,初創的生意膨脹得很快,隨之而來是應接不暇的後勤工作。Derek 入股的當初,負責注資和提供 database,但因為初創只有三個人,所以 Derek 也義務 (不在合作條款內) 派遣公司的會計部和 marketing 同事支援。

然後便出事了。

創辦人是一名英國女士,似乎很為自己是英國人而驕傲,十個短訊便會出現一次 「perhaps I am British with high standards」,我不是親眼看過也不信。

這位英國女士對 Derek 派遣的同事極度不滿,既說 marketing 做得沒有心,又說 accounting 做得沒有腦,最後當然是那句 perhaps I am British with high standards。

我心裏歎一口氣,但沒有表達想法,只是問 Derek:「咁你覺得你啲同事做成點?」

「真係做得唔好嘅,」Derek 說,「個 P&L 可以再詳細啲,個 marketing plan 真係好行貨,Betty (英國女人) 執咗好多手尾。」

本來我沒有想過出聲,直到 Derek 說:「所以其實 Betty 要求加一倍人工都好合理。」

「呢個死鬼婆係一個好典型嘅 underminer,」我終於忍不住。

何謂 underminer,看看這位女士便可清楚知道。

Undermine 就是「削弱」的意思,所以 underminers 就是不停貶低和批評其他人,從而鞏固或增加自己利益的小人。

如果你對自己的信心不夠,underminers 的大條道理會讓你覺得「錯真的在你」。

開始你是內疚,後來你想補救。

他們是「賊」,搶開有條癮,永不滿足;漸漸 underminers 的大條道理會變成「真理」,你便會發覺每天都只是為了贏取他們的認同而生存。

我們投資的初創,每一家的 founders 過著的日子都是生不如死的。

兩三個人困在一個細小的空間,一人分飾幾個角色,又是 CEO 又是 COO 又是 CFO 又是 VP of Engineering 又是 VP of Sales 又是 VP of Product Management 又是 VP of Toilet Cleaning。

每一天都是一個難關,公司發展得慢是難關,發展得快更是難關,因為發展代表轉變,轉變代表未知數,未知數就需要答案。

一個可以應付三百個客的 system 原來去到三百五十個客已經是超負荷。

一個可以控制二十個員工的 communication process 連應付三十個員工都會失效。

現在你看看這位英國人,有人畀佢洗,有人畀佢用,有人畀佢鬧,她的工作不是像 the Queen of Great Britain 多過一個 startup founder 嗎?

不要忘記,Derek 那兩位 accounting 和 marketing 本身的正職是協助 Derek 的公司;要是他們兩位真的可以完全符合另一家公司的要求,那不是犧牲了他們為本身的公司要付出的生產力嗎?

更不要忘記,Derek 給英國女人的 database 是生意做唔停的主要原因,靠人搵食還可以聲大夾惡是什麼道理?

如果 Derek 有修養,應該說:「沒有我,你什麼都不是。」

如果 Derek 沒有修養,便會說:「我叫你幫我含都得呀!」

出來做事,一定一定唔可以怕蝕底,但千祈千祈唔可以畀人蝦。

肯蝕底是歷練,畀人蝦是犯賤;什麼工作是練什麼工作是賤,由你的自信來判斷。

有人可能會問:過份自卑又怕被 underminers 欺負,過份自信又怕抓不住別人給你的意見,怎麼辦?

最老土的答案,當然是「中庸之道」最好。

硬要是從「過份自卑」和「過份自信」選擇一樣,一定要選擇後者。

不幸地,世上最成功的人永遠都是過份自信的。

說到最成功的人,其實他們全部都是 underminers,但他們不是癲狗。

無論是國際舞台上的政治競技還是商業社會裏的談判角力,我們都要靠 undermine 對方去達成我們想要的效果。

Undermining 是一支 AK-47,殺敵才用。

槍口對外是高手,對內才是癲狗。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